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3 神秘莫测(求推荐,求收藏,求书单)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756 2020.07.03 14:03

  ……

  ……

  ……

  刺眼,吵闹。

  这是苏鸿信回神后的第一个感觉,他像是刚睡醒一样,身体不受控制的抖了个激灵,睁着茫然的眼睛,但马上又触电般的偏过头,皱了皱眉,这才眯眼透过指缝看向光亮照来的地方。

  随着视力渐渐适应,就见摇晃的车窗外,是不停倒退的山川河流,远山之上,挂着一轮金黄色的太阳,它散发的光与热让人难以直视。

  苏鸿信像是有那么一刹那没反应过来,茫然四顾,耳边全是嘈杂的吆喝夹带着斥骂与抱怨的声音,吵的他脑仁儿都快炸了。

  “火车?”

  他已经有些看清了自身所处的环境。

  好家伙,黑压压的一片,一眼瞧过去,过道上全是望不到头的人;人挤人,人压人,化作一条拥挤喧嚣的洪流,往后面不停的挤着,这感觉就像是当年他五六岁的时候,被父母带着挤绿皮火车赶春运一样,不,比那还要挤。

  小孩的哭声,女人的骂声,汉子的吆喝声,简直就跟煮沸了一锅热水似的,嘈杂极了;逼仄拥堵的车厢几快让人喘不过气来,各种异样刺鼻的气味混在一起,只像是摔进了臭水沟里。

  但让苏鸿信真正傻眼的,是这些人穿的衣裳。

  男人们大多穿着小褂,有的头上顶着瓜皮帽,有的索性赤膊袒胸,贴身短打,还有的,长袍、马褂、中山装,竟都能找出来几件,女人们则是穿着旗袍,有的穿着袄裙,颜色单调的像是他们家以前褪色的老旧照片。

  不光是人,就连火车都好像褪去了一层颜色,脱落的车漆,生锈的窗户,脏乱的各色衣裳,只似打泥堆里赶过似的,连空气中都仿佛混合着无数的尘埃、煤味,充斥着一股旧时代的颓败感。

  听着窗外的阵阵轰鸣,还有火车碾过铁轨的响动,苏鸿信的心也跟着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忽一瞪眼,他就瞧见有人居然还留着辫子,脑门前刮去的一片正冒着青黑的发茬,乌黑油亮的大粗辫儿盘在头顶,汉子敞着青布小褂,扛着一个灰蒙蒙的大包,黝黑结实的胸膛上,亮着一片浓密黝黑的护胸毛。

  而他自己则是挤在车厢的角落里,然后随着涌动的人流茫然无措的一直往前挪着,沿途他一双眼睛就没停下来过,好奇的四下打量,还真是瞧了个新鲜;这可不像电影电视里演的那样光鲜干净,耳边轰鸣不散,车厢摇晃的厉害,好像挨着火车头,空气中都感觉飘着煤渣,浑浊的让人难受。

  混乱、拥挤、无序、颓败……

  而且,太挤了。

  渐渐回过神的苏鸿信,被人流挤得是头晕脑胀,差点就要骂娘了,事实上,不少人已经开骂了,嚷着各地的腔,那是从头骂到尾,还有孩子的哭声,女人的叫嚷声,不知道谁暗地里抓了一下人家屁股,惹得一阵破口大骂。

  都不用苏鸿信抬脚,他已经是被推搡着走过了几节车厢,好在越往后,这些人也都散了去,一个个长出一口气,像是溺水得救了一样,连苏鸿信也暗自松了口气。

  等轮到他的时候,傻眼了,他何时经历过这样的场面。

  一愣神的功夫,那些看见位子的人,就跟恶狗抢食一样,好几位都动起手来了。

  苏鸿信默然无言,干脆一人挑了个安静点的角落,坐了下来,也懒得再走了,缓了口气,他望着手上的黑色戒指,神色复杂古怪,不用想就知道问题是出在了戒指上。

  可这会,任他擦了又擦,瞧了又瞧,还搁嘴里咬了几口,差点没把牙给崩咯,全无反应。苏鸿信又似记起什么,忙动手摸了摸自己身上的东西,手机什么的都不见了。

  不过。

  “嗯?”

  有东西。

  等手再拿回来的时候,苏鸿信瞧的一愣,手心里握着的赫然是张纸质车票,颇显古旧。

  上面的墨迹甚至都没干透呢,还都是繁体字,视线只往上头一搭,等看清了印的是什么后,他已是如遭雷殛般僵在原地,魔怔了一样,嘴里痴痴的道:“宣统二年,三等座,汉口至卢沟桥……”

  但紧接着,苏鸿信一瞪眼,就瞧见那些字迹笔画忽然扭动游走起来,重新变成一句话——“活着抵达终点!”

  “这什么意思?还是说抵达终点站我就能回去?你倒是说明白点啊,你他妈的!”

  骂骂咧咧的嘟囔着,等他再仔细看的时候,那行字就像是从没出现过一样,苏鸿信又反反复复看了看车票,见再无异样,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放回了兜里。

  半晌,就听逐渐回过味儿的他,有些匪夷所思的呐呐道:“还真是奇了!”

  举目环顾,望着周围陌生的一切,苏鸿信这心里头虽说是有种忐忑慌乱,但也不全是;过了一开始的手足无措,这感觉很奇怪,不知道是不是打小听他爷爷讲清末民初的故事讲的多了,耳濡目染,对这种离奇诡异的经历,苏鸿信起初的慌乱肯定是有,可等缓过来,心里头竟还隐隐的有种说不出的好奇和期待。

  他脑子里想着事,远山上的太阳不知不觉已落了大半,昏暗的暮色渐渐笼罩向大地,阴沉的可怕,乌云渐渐厚重起来,十有八九是得来一场大雨,而且空气潮热滚烫的厉害,多半是三伏天的日子。

  迷迷糊糊,也不知过了多久。

  苏鸿信被火车剧烈的震颤摇醒了过来。

  这会外面已经彻底暗了。

  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人,是个胖子,圆头大耳的,满面油光,一身的肥肉,手里正啃着只鸡腿,嘬着骨头,滋滋有声。

  等啃完了,他顺手又取过一只包好的烧鸡,可刚热切的打开,圆脸立马一呆,然后破口骂道:“他娘的,鬼遮了眼,居然着了道,拿老瓦来糊弄老子!”

  就见这玻璃纸里包的哪是什么烧鸡,黑腿黑嘴的,分明是只脱了毛的乌鸦,身子瘦短,没个半斤八两的肉。

  骂骂咧咧的,这人居然也能下得去嘴,看的苏鸿信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要知道乌鸦可是吃腐食的。

  就这么会功夫,窗外已经下起了大雨,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激在车窗上,外面的一切,瞬间都模糊了。

  “唉,妈的,这破天儿早不下晚不下的,偏偏这时候下雨,老天爷可得保佑路上别出个什么事儿!”

  胖子嘬着骨头,瞥着窗外自言自语道,他体态臃肿肥圆,稍稍一动,立马汗如雨下,身上套了个肥大的无袖褐色布褂,汗渍斑斑,往那一坐,一搭腿,就跟个弥勒佛似的。

  “出事?能出什么事?”

  胖子搭眼看去。

  看见问话的是身旁的年轻人,咧嘴嘿嘿一笑,油光沁亮。“一看小兄弟就是第一次出远门,这种大雨天的,要是中途遇到路断了、桥塌了、再倒霉点发洪水了,那可一点都不稀奇,一两天的路能耽搁你十天半月下来,要是再倒霉点,遇到点邪性的事,说不定命都得搭进去!”

  他越说,声音压的越低。

  这问话的自然就是苏鸿信,眼神隐晦的一番变幻,颇有些好奇的问:“邪性的事?啥意思?”

  胖子略微沉默了一下,想来是一个人坐的久了,耐不住烦闷,见苏鸿信搭话,他先是掏出个手帕,擦了擦头上的汗,才悄声低语的道:“小兄弟听过打生桩么?”

  打生桩?

  胖子浑身肥肉一抖,神神秘秘的道:“过一会,可就要到邙山隧道了,听说……”

  苏鸿信越听,这心也就越往下沉。

  刚才他还没明白过来,这会听到这话心头猛的一突,这不就是老一辈嘴里的活人祭么。

  传说这世间山水,皆有灵性,说的可不是那什么神灵仙佛,而是寄于其中的山精野怪,鬼仙亡魂,以往倒也听过,不过那些事早就有些年头了,说的是这开山修路,挖河架桥的时候,但凡遇到些离奇怪事,挖山的山塌,铺桥的桥断,就说明是这些东西在作祟,想要好处,而且得是活人。

  窗外这会是风雨大作,电闪雷鸣。

  苍白的闪电撕裂长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苏鸿信就看见窗外模糊的雨夜中,好像站着一条条影影绰绰的人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