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1 殿中恶魂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231 2020.08.02 23:27

  夜风沁寒。

  急奔,飞掠。

  苏鸿信拎着“断魂刀”,沿路走,刃口上淌下的血水愣是在地上滴出一条血线。

  过了“龙王殿”,眼前所见,已不似前院那般烟笼雾绕,群星晦暗,明月未显;但见四五十步开外,三座殿宇伫立在昏暗的夜色里,中间凸,两边矮,盈盈火光下,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三殿竟是绽出一团耀眼霞光,宛似仙灵显圣,把苏鸿信也唬了一跳。

  越近,他越是放缓了脚步,眯着眼,再定睛瞧去,那宫殿便又恢复如常。

  “障眼法?还是别的?”

  三殿内,光亮稍弱。

  苏鸿信猫着身子,踮脚而行,握着刀柄的右手指缝中,早已是被血液粘住了,他一紧五指,步伐陡停,只翻身腾挪一转,已是到了三殿前的石阶上,石阶共有五层,殿门紧闭,门内似是还能听到一些稀碎声响,窸窸窣窣的。

  等小心翼翼的溜到主殿的墙根下,只说他正准备往里瞧呢,可脸色一变,像是闻到了什么奇怪的味道,视线四下一扫,伸手便蹭了点墙上的颜料,低头一嗅,狭眉瞬间就皱了起来。

  尸臭?

  这颜料怎么会散着一股淡淡的尸臭,但又不全是,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庙里的香火味儿熏得久了,生出一种苏鸿信从没闻过的味儿,隐隐有种香味儿,贴近麝香。

  几口闻的他是大为惊奇,

  带着几分疑惑,苏鸿信又从墙上刮下来一些颜料,在指肚上摩挲了会儿,突然,他猛似记起什么,忙将脚一抬,就见鞋底的纹理间,早已被一些黑白交织的粉尘给填满了,伸手刮擦了一些,一对比,两物竟然极为相似。

  苏鸿信的脸色登时难看非常。

  他鞋底的这些,是在那盘山岭子的狗穴里,踩碎了不少人骨,骨粉融着血泥,嵌进了缝里,就跟踩了狗屎一样,一身的臭味儿,有大部分,是从鞋底发出来的。

  他又看看手里的颜料,虽是细腻无比,但,这他娘根本就是磨成了粉的人骨啊,骨粉染墙?怪不得这里怨煞冲天。

  这“黄莲圣母”可当真是好事多为啊,恐怕颜料里还融合了别的东西,才生出这般变化。

  “唔啊……嗯啊……”

  正自心惊间。

  主殿里冷不丁传出几声极其诡异的响动。

  苏鸿信闻声先是心生警惕,然后潜至主殿的窗户前顺势就偷偷往里搭眼一瞧,可他就看了一眼,一双眼珠子瞬间瞪圆,目眦尽裂,只似瞧见了什么极为惊人的场面,连呼吸都下意识的屏住了。

  就见这殿中有四个背影,正围在一起,埋头吃着东西,吃的还不是寻常食物,竟然是一堆已剁碎了,捣烂了的血肉,那是阿贵。

  这四个背影像极了饿死鬼投胎一样,蹲在地上,双手捧着阿贵的肚肠,狼吞虎咽的生嚼嘶咬着。

  但真正让苏鸿信心惊的却不是地上血肉模糊的尸体,而是那是个背影,四个女人,劲装打扮,他视线一斜,背后立马泛起一股莫名寒意,因为他已是瞧见了四人那张怪诞可怖,阴森惨白的脸。

  那已不是活人的脸,四人俱是披头散发,瞳孔漆黑一片,眼眶周围的脉络像是蛛网外扩浮出,七窍流着墨汁般的污血,大头吞嚼着手中的血肉。

  这竟是他在盘山岭子里杀掉的那四个仙姑。

  听着它们狼吞虎咽的动静,饶是苏鸿信心理素质再好,也确实有些反胃。

  “骨碌碌——”

  吃着吃着,突见一人的脑袋竟然从脖子上掉了下来,嘴里仍是自顾“唔啊”的嚼着血肉,腮帮子一鼓一鼓的,看的人毛骨悚然。

  苏鸿信心头一狠,妈的,做人是恶人,这做鬼竟还是恶鬼,一口恶气只在他胸中激荡来去,难以平复,把他的眼睛都激染的发红,灯火一映,如现血光。

  “死!”

  他却是不想再偷偷摸摸的进去了。

  索性手中断魂刀一横,便从窗户口扑了进去。

  那四个仙姑的鬼魂正自吃着地上的血肉,乍听身后突起杀声,颈上的头颅,径直从前转到了后,生生扭转了一百八十度,迎面便见有一人正提着把被鲜血浸染成乌红色的长刀站在梁柱下的阴影里

  见刀识人,那女鬼口中“呀”的凄厉尖叫出声,语气怨毒恶狠的道:“是你?”

  苏鸿信面相狰狞,他步步走出,厉声道:“看来,只要了你们的命太便宜你们了,今儿晚上,小爷就让你们魂飞魄散,再也不能害人!”

  “偿命来!”

  滚到地上的那颗头颅,豁然飞了起来,张嘴嘶吼着,一头的头发根根如蛇飘起,朝苏鸿信飞着咬来。无头的身子,则是紧随其后,惨白阴森的双伸起便抓,剩下的三鬼紧随其后。

  “哼!”

  眼见这四只恶鬼竟然还敢迎上,苏鸿信心头冷笑,手下刀势再疾数分。

  若是人,或许他还要忌惮三分,可要是鬼,敢在他面前横,当真是不知死活。

  那头颅一来,张嘴就咬,面相怪诞可怖,五官像极了扭转拉扯过的麻花,都扭曲了,阴白的像面团捏的一样。

  剩下的三只恶鬼,真可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纷纷尖啸厉吼着扑来。

  “识得老子手里这是什么刀么?”

  苏鸿信咧嘴大笑。

  那四鬼早已是被怨恨冲昏了头脑,乍听苏鸿信这么一说,方才似后知后觉般留意到他手里的刀。

  “断魂刀?”

  话音一落,已到苏鸿信面前的那颗头颅便被劈个正着。

  只如一搓纸灰,本是阴森可怖的鬼脸顷刻一分两半,而后化作一团森森鬼气,连同无头的身子,立时凭空散开,被苏鸿信手上的戒指尽数吞食。

  剩下的三鬼见之大惊,可迎面便见一股恶风煞气扑来,苏鸿信提刀就上。

  眼见他凶煞无匹,三只恶鬼齐齐尖啸开口。

  殿中立生阵阵阴风。

  “叮铃铃——”

  苏鸿信这时才看见,这主殿门头上,斜插着一杆“招魂幡”,幡头上悬有一铃,被这阴风一激,响个不停。

  他却浑不在意,自己既然都没想藏了,便早有被发现的准备,但现在,他非得把这剩下的三只恶鬼宰了再说。

  眼见苏鸿信逼来,三鬼瞬间各自化作一团鬼气,飘忽不定。

  苏鸿信猛将手中“断魂刀”一横,口中暴喝道:

  “着!”

  立见黑刀已被掷飞出去,“咣”的一声,正好钉在了梁柱上,刀下一团鬼气随之现出身形,尔后在惨叫中如灰飞烟灭,转眼不留痕迹。

  他一刀掷出,飞身腾空便扫出了双腿。

  “啪啪啪——”

  腿风击响。

  两只恶鬼被当空扫下。

  苏鸿信一拔断魂刀,已是狞笑再杀。

  殿外,传来了飞快的脚步声。

  恶战在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