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5 黄莲教众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266 2020.07.29 23:43

  很快,这便到了晚上。

  时值乌云蔽月,阴阳交转。

  林中那些个昼伏夜出的禽畜,自是如脱了樊笼一样,发着古怪诡谲的动静,林间更见诸多鬼火飘闪明灭,像是一只只闪动的眼睛,在空中时起时伏,好不诡异,令人毛骨悚然。

  夜风沁凉。

  荒草怪藤间更偶有野猫窜跳,兔奔狐走,钻入某些个无主的孤坟旧墓。

  不远处的一个坟头上,斜倚的棺材里,就见这棺材板上,有两个刚被刀尖钻出来的新鲜孔洞,后面隐有一双眼睛一眨一眨的,偷瞧着外面。

  棺材里面,苏鸿信半蜷缩着双腿凑两窟窿眼后面时不时瞧上一眼,怀里则是捧着半斤凉拌的猪头肉,还有什么牛肉干、烧刀子,边吃边喝,像是一点不在意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边吃他还边骂:“狗日的,真他娘的让我在这侯了一天,千万别让我逮到,不然,非得把这群孙子的皮给扒了!”

  躺棺材里,这要是放在以前,那指定是不吉利到家了,晦气盖顶。但现在,苏鸿信人、神、鬼、妖,该见的都见了,更是杀了不少,加之一口恶气胸中藏,何况还背着祖宗利器,自然是不忌鬼神,横行霸道,再说了,真要遇上鬼,谁跑还说不定呢。

  不过,这躺棺材里面,确实比外面暖和多了,苏鸿信打着哈欠,就那么半撅着屁股,贴棺材板上往外瞧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上没睡好,还是这会儿酒给喝多了,被那窟窿外溜进来的小风一吹,苏鸿信只觉得有些个困乏。要不说人不能太安稳了,这会找到这么个风水宝地,没一会,苏鸿信眼皮就开始打架了,那叫一个困啊,整个人就跟磕头一样,在棺材板上连着磕碰了好几下。

  最后干脆身子往后一躺,这就睡了起来。

  迷迷糊糊的时候。

  苏鸿信突然就听棺材“嘭”的一声,像是有人在外面敲了一下。

  他双眼一睁,下意识就要翻身站起,却是睡忘了自己还在棺材里,一头这就怼棺材板上了,疼的他是呲牙咧嘴。

  许是听到棺材里的动静,外面那东西敲的更猛了。

  “嘭嘭嘭……”

  一连串的,绕着棺材敲。

  苏鸿信揉着额头,伸手小心翼翼的把棺材盖顶开一条缝,就见这缝隙外,突然贴过来一双猩红的眼睛,呲牙咧嘴。

  “汪汪汪——”

  原来是条野狗,许是闻到了棺材里的肉味,这才在外面连爪带撞的。

  苏鸿信先是往后缩了缩脖子,然后恶声道:“滚!”

  没成想那野狗真就“呜嗷”一声给跑开了。

  苏鸿信又放下棺材盖,他眼露思索,下意识摸了摸胸口的位置,昨晚上,似乎也是这么个情况,还有之前在那火车上,每每自己心头杀意戾气剧增的时候,他胸膛上的这兽,好像总能有所异样,似在共鸣。

  想着事,苏鸿信搭眼又瞧瞧外面,可这一看,他嘴里差点就要骂娘了,就见那只逃开的野狗,居然朝巨獒的尸首奔了去。

  “嘿,你大爷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见了鬼,满地的兽夹陷阱,愣是一个都没触发。

  眼瞅着,那黄毛的土狗就开始撕咬起巨獒的尸身了,顷刻血肉横飞。

  苏鸿信瞧的皱眉。

  不行,他还指望这巨獒的身子掉大鱼呢,这要是被吃了,那他今天说不定就得白熬了。

  伸手把身边的刀一握,就想着出去。

  可怎料陡生变故。

  黑夜中乍见那野狗的脑袋上,突然炸开一朵血花,立马就趴地下发出声声低微的悲鸣。

  苏鸿信立马把脸都贴棺材板上了,一双眼睛恨不得飞出去瞧个清楚,可这窟窿眼钻小了。

  “啥情况啊?”

  急得他是又扭头又歪头的,想要看清外面的动静。

  “叮铃铃……”

  林间,忽然响起一阵诡谲飘忽的铃声。

  苏鸿信精神一震,眯起左眼右眼看,只来来回回在那巨獒周围的一片地方看了大半天,没人啊,这动静是哪来的?

  突然。

  他忙一伏身子,眼睛却是斜着往上瞟。

  好嘛,敢情都在树上呢。

  只见那林木的树干上,居然趴着两个女人,腰系黄缎,劲装穿着,赫然都是黄莲教的打扮。

  这两个女人他有些印象,那日在运河上,八位船头跪伏的女子里,似乎就有这二人。

  不止两人,陡见一面巨大黄旗似风筝般自林中飞了过来,黄旗平展,而旗布上,还有另两个女人双脚连踏,似登萍渡水般飞了过来,看的苏鸿信好不讶异。

  二人只到巨獒尸身上方,把那黄旗一卷,与另两人汇于一处,如壁虎游墙一样,倒贴着树干,眨眼便游爬了下来。

  干脆利落。

  落地后,翻身一滚,也不嫌弃那恶臭腐味,竟然赶到巨獒的尸首旁,伸手就掏进了巨獒的肚子里,只把肚肠心肺全一股脑的挖了出来。

  “没有!”

  一人急声道。

  说完,地上还在悲鸣未死的黄狗,已被另一人抬脚勾起,只凌空抬腿一劈,“啪”,黄狗豁然拦腰断开,肚肠五脏洒了一地。

  苏鸿信看见这一腿,心头一震。

  “嘶,这娘们儿耍的是燕青拳啊!”

  可能很多人对这门北方拳法不是很了解,但它还有个别名,叫作“迷踪拳”,这可是“黄面虎”霍元甲成名的手段。

  苏青这下已是愈发肯定自己的猜测了,这巨獒,果然是有人故意养的,就是不知这狗宝是个什么名堂了,不过看这四人的模样,八成很重要。

  “五鬼带回去的消息,肯定是那人得了去,圣母正在闭关,这事儿还得咱们办!”

  四人面色难看,正商量着。

  突听。

  “咣咣咣……”

  不远处的一个棺材里,突响起一阵轻微的响动,像是敲门一样,响声间隔有序。

  时值午夜,何况还是在这荒山野岭的,怪鸟悲鸣,孤魂夜哭,偶有狼嗥,这几个敲门似的声响,简直清晰的不能再清晰了,便是这四个身怀技艺的女人,也都如触电般扭头来看,分明是受到惊吓。

  四人相视一眼。

  “哼,孤魂野鬼,也敢在我们面前放肆,正好抓来问个清楚!”

  忽见一人手中一震,原本被卷起的黄旗,霎时展开,旗布上赫然画着无数古怪符印,歪歪扭扭。

  黄旗横空一卷,竟又飞了起来,四人齐齐一跃,已是如先前那般故技重施,踏着旗布,朝着棺材飞了来。

  四人甫一落地,立见两人抬手便去掀棺材盖。

  别看二人身子娇小,可这力气却大的吓人。

  整个棺材盖瞬间“砰”的震飞起来。

  可迎面而来的,却是一股血腥气,但见一团乌红如墨的血水,顷刻自棺材里洒了出来,淋了四人一身。

  “黑狗血?”

  女子惊疑之声未落。

  棺材里,一人已是提刀凌空跃出,抬手就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