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1 家中琐事(求推荐,求收藏,求书单)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022 2020.07.17 18:26

  ……

  这世上有很多不为人知的门。

  有的门沟通着阴阳,有的门囚困着神魔,有的门可追溯太古之初,阻隔着难以想象的存在,有的门则拦挡着天外异类、地外文明,还有的门,贯通古今未来,勾连着不可思议的维度……

  而它们,都想要进来。

  亘古至今。

  从来如此。

  想要窥破这天地的真相么?

  那就努力活下去吧!

  然后,杀光它们!

  杀!

  ——————————

  “唔——”

  一声梦醒般的呻吟。

  苏鸿信像是被某个声音惊醒,突然睁开了眼,身子下意识抖了个激灵,仿佛做了个可怕的噩梦,吓了一跳。

  他呆呆的望着熟悉的天花板,耳边似还回荡着那渐远、渐散的京腔、以及叮叮咣咣的锣鼓,和天南地北的吆喝,还有那个神秘的声音,好一会儿,才渐渐回过神来,眼中有了光亮,有了焦距。

  窗外仍是黑夜。

  大雨瓢泼,一片寂静。

  冷风幽幽,掀起一股子扑鼻的土腥味。

  弄堂里还亮着光。

  回来了。

  苏鸿信呼出一口气。

  他直身坐起,眉头紧皱,先是检查着自己的状况,手上的伤口还在,衬衫还是民国的,兜里的小黄鱼还在,背后包扎的伤口还隐隐作痛。

  真不是梦。

  “人间守门人?这算是加入组织了么?”

  苏鸿信看着戒指喃喃自语。

  而且,他发觉自己的脑海里好像凭空多了一些东西,像是不属于他的记忆,从模糊迷惘到渐渐明了清晰,零星点点的记忆,开始拼凑的完整。

  眸光闪烁,苏鸿信看着那个戒指,试探性的道:“治愈!”

  下一刻,立见那戒指里突然冲出一缕缕晦暗不明的黑气,像是跗骨之蛆般盘旋缠绕,钻入他的血肉之中,手臂上的伤口,连同背后的伤势,开始肉眼可见的在愈合,转眼不见踪影,丝毫不损。

  苏鸿信一掀眉。

  这倒是意外之喜。

  不光如此,他打了个响指。

  “抽取!”

  话音刚落。

  眼前陡见光怪陆离之景,火车上的一切,这会儿就像回放一样,在他眼中飞快倒流变幻,喷薄的蒸汽、弥散的煤粉,还有那片褪色颓败的天地,逼仄、拥堵的人流,以及一张张死在他手中的鲜活面孔,最后定格在了一个脸上落着青记,眉眼阴鸷、披头散发、形如乞丐的男人身上。

  那个“采生折割”的男人。

  紧接着,苏鸿信脑海中似有一个冷厉声音暴起,一个个招式动作纷沓而来,烙印心中,清晰无比。

  “十二路谭腿!”

  “手是两扇门,全凭腿打人,手打三分,脚踢七分——”

  苏鸿信一撇嘴。

  “真他娘抠搜,就给这么个玩意儿!”

  他可是有些惦记尤四爷的请神法,可惜只能抽取一种。

  不过,嘴上嫌弃的不行,苏鸿信自己已经迫不及待的站起,左腿撑地,右腿瞬间往上一蹬,擎天而立,来了个竖劈叉,扭腰提跨,再是凌空一翻。

  “啊哒!”

  立见腿影翻飞,劲风呼呼。

  却听。

  “砰!”

  灯管碎了。

  “卧槽!”

  等苏鸿信蹑手蹑脚,做贼似的凑到窗户旁瞥了眼堂屋,见没什么动静,才松了一口气。

  “对了!”

  他突然记起来什么,取出手机。

  一看上面的时间,这会还不到凌晨两点,八月初三,星期六,不由心中暗松。

  看着手机上的时间,迟疑了一下,他随手在搜索页打了“邙山隧道”四字,可好半天,找到的,全都是与“京汉铁路”有关的事,大多只是寻常的简介,开山铺轨的记载,根本找不到他想要的东西。

  皱了皱眉,思忖半晌,他最后又输入了“宣统二年发生的大事件”,然后翻着浏览器,一双眼睛紧盯着屏幕,来回搜寻,但让他失望的是,从头翻到尾,什么都没找到,许久,见仍旧一无所获,才算是死了心。

  “看来,找时间还得自己过去一趟!”

  苏鸿信蹙着眉,心里暗自盘算着,有的东西不亲眼见上一见,他绝然是不罢休的。

  窗外大雨急落,落在瓦上,噼里啪啦的直响,空气燥热的厉害。

  后半夜,

  也不知道怎么熬到天亮的,苏鸿信硬是没有半点睡意,打着哈欠,可偏偏就是睡不着,干脆在屋里偷摸练了半夜的腿法,他得到的只是练法,说到底,还得自己下功夫。

  天将将亮的时候。

  苏母推门进来了,就见自己的儿子坐床边大口喘着粗气,满头大汗,那模样就好像是做了一场噩梦,脸色白的吓人。

  “做噩梦了?”

  苏鸿信一愣,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嘴里下意识的“嗯”了一声。

  “你爷活这么大岁数,苦也受了,福也享了,要不是因为这档子事,按规矩就能办个喜丧,你也别太难过了!”苏母柔声劝道,毕竟亲人去世,伤心难过这是难免的事,加上平日里这对爷孙又亲近,只以为自家儿子接受不了,太过伤心。

  “我知道!”

  听他妈这么一说苏鸿信神情一黯。

  他又问:“我爸回来没?”

  苏母应道:“没呢,昨夜雨大,打电话说是在你表叔家留宿了,估计等会就回来,你也收拾一下,披麻戴孝!”

  苏鸿信“嗯”了声。

  苏母又道:“那行,天亮了,出来洗脸吃饭,你姐她们过会就应该回来了,趁着这个功夫,她说帮你介绍几个女朋友,说是把照片发给你了,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话锋转的极快。

  一听“女朋友”三个字,苏鸿信瞬间头大,干脆往后一躺,躺成个“大”字,顺便还打了个滚,嘴里有些不耐的嚷道:“哎呀,妈,我知道了!”

  “每回都这么说,二十好几的人了,几年大学读下来,一个女朋友都没谈到,你说你有啥用,村里跟你同辈的都二胎了——”

  “嗯嗯,知道了,知道了!”

  见儿子有气无力的声音,苏母眼里的心疼劲儿立马没了,没好气的招呼了一句“赶紧起来”,转身又出去了。

  苏鸿信无奈。

  他随手拿起手机,翻着上面的信息,六个姐姐,一个没落。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