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8 偶得利器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251 2020.08.01 00:14

  翌日。

  清晨。

  “三妹,我一定要给你们报仇,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盘山岭中,响着一声声凄厉嚎叫,尖利刺耳,像是杜鹃泣血,个中藏着的怨恨与怒火,听的人不寒而栗。

  但很快,这嚎叫又变成哭声。

  一群人的哭声。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

  远处的雪地里,一人正小心翼翼的偷瞧着。

  除了苏鸿信还能有谁。

  而那些哭的,全是女人。

  连同黄莲圣母在内,剩下的,便是那日在运河上瞧见的另外四个女人,据说这黄莲圣母座下有八位仙姑,各个都身怀奇技,非同等闲,皆有刀枪不入之能,通神驱鬼的手段。

  苏鸿信到现在,心里还有些余悸未消。

  得亏他提前准备了黑狗血,也算是心血来潮,想到了这么一茬。

  那四个娘们儿本就手段不俗,真要是再来个刀枪不入,请神施法的什么玩意儿,他这一百多斤的肉,八成就得交代了。

  趁着天还没亮,苏鸿信就赶忙收拾了东西,从棺材里爬了出来,远远的就匿在雪里,瞧着这边,果然,这就等到了这一幕。

  “老三都那么厉害了,老大、老二还不得要了命,还有一只水妖!”

  苏鸿信暗自观察着,想着对策,他虽说嫉恶如仇,却不是莽撞无脑的人,何况还受了伤,得恢复恢复,养足了精神再作打算,而且,这两天,这些人怕是会疯了一样,全城搜找他。

  不过,他刀下从无活口,也没人知道是他做的,但鬼就不一定了,对方可是懂得养鬼驭鬼的手段。

  苏鸿信眼神晦涩,嘴里吐出的热气,愣是把面前的雪地都化出一个坑来,眉毛、头发,连睫毛上都凝了一层冰霜,那雪水顺着衣领子往里一淌,就和冰刀子割过肉一样,冰寒刺骨。

  趴了两三个小时,冻的他嘴唇都白了,一个激灵,他心里已打定主意。

  这两天先不回城,他还得在这乱葬岗里凑合着过一段时间,反正干粮也有,等伤势恢复些,再慢慢潜进城里,他可还记得黄莲圣母在天津城的势头,出点差错,估计一人一口吐沫都能淹死他,说不得能当街把他烧了。

  等那些人哭够了,亲眼见对方收拾完地上的尸体离开后,苏鸿信才“嘶”的吸着凉气,从雪地上爬了起来,忙掸着身上的雪,又喝了几口烧刀子,冻得发麻发木的身子才算是暖和了一些。

  又在棺材旁埋了些兽夹陷阱,然后缩着脖子,哆嗦着生了一团火,驱着身上的寒,烘烤了大半天。

  这条路上,却是少见来人,苏鸿信中午的时候,偷偷溜回过天津城,但没进去,只远远瞅了一眼,就见城门口有两个黄莲教的弟子正四下打量着过往的行人,当即心道不好,又退了回来,看来这事儿还真让他给猜中了,得从长计议。

  连着下了两天的雪,雪势有大有小,天气一下冷的连林子里的乌鸦都冻死不少,苏鸿信就钻棺材里,避风躲雪,白天除了睡觉外,时不时去瞧瞧城门口的动静,然后和城外赶集的老乡换点吃的。

  这一躲,硬是躲了小半个月,躲得他是蓬头垢面,就和乞丐一样。

  下过几场大雪,罕见的迎来了晴天。

  这天。

  苏鸿信蹲树杈上,手里咬着几块柿子饼,一双眼睛则是阴厉非常的看着树下的“乱葬岗”,目光闪烁,像是打着什么主意。

  这里,是盘山岭子的深处了。

  关键是他太闲了,日子一久,实在是耐不住寂寞,总想找些事儿做,恰逢这野狗群又出来了,便想着斩尽杀绝,永绝后患。

  结果寻着踪迹过来,却是把他吓了一跳。

  也不知道这狗穴里死了多少人,那可真就是遍地白骨,加上坟头无数,封土都被刨开了,露着一个个簸箕、背篓大小的坑洞,黑窟窿里,还能听到几声清晰的呼噜。

  看着地上随处散落的白骨,连苏鸿信也跟着心惊,这要是胆气弱的来走一遭,怕是魂都得吓没了,空气中都散发着一股浓浓的尸臭腐味,就好像发霉了一样。

  不光是骨头,还有尸体,有的已被啃食干净了,有的看上去好似刚死了没几天,还很新鲜,地上还散乱着各种各样的东西,银元、首饰、或是一些别的物件,发霉的腐烂的食物,残肢断臂,森森白骨,都落在腐叶烂壳里。

  “他妈的,爷非得把你们全收拾了!”

  脸色阴沉,苏鸿信一扫四周。

  可突然,他一眯眼睛。

  就见这一具白骨的身旁,隐约遗落着一个东西,当下直接从树上翻落,走近了一瞧,才见这居然是一把毛瑟步枪,像是根烧火棍一样。

  “嘶!”

  苏鸿信伸手拾起。

  步枪怕是落这有些时候了,枪管子上都有了锈迹,零件也多有磨损,恐怕用过一段时间了。

  伸手试了试枪栓上弹,眼见还能用,苏鸿信慢慢咧开了嘴。

  “哈哈,当真是天助我也,刀枪不入,我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

  他又埋头四下找了找,直从一堆破烂的布片里零零散散找出来七颗用布包裹着的子弹。

  “看样子,这好像是清兵的衣服,估摸着是被这群畜生给叼了回来。”

  正欣喜非常呢,苏鸿信忽然一止笑声,脸色一僵,邃见面前不远的窟窿里,一双泛着血光的眼睛正死死盯着他。

  旋即“呜嗷”一声,呼的就扑了出来,一条通体白毛的野狗。

  苏鸿信只退出一步,刀都没拔,抬腿便是一记横踢,正中那野狗喉骨。

  “嘎!”

  狗叫一散。

  这野狗便翻滚了出去,再也没爬起来。

  趁着天还没黑,苏鸿信拾着毛瑟步枪,又回去了一趟,把那些兽夹全给带了过来,在每个窟窿口都摆了一个,还不够。

  就见他翻上树杈,对着底下的“乱葬岗”就是一阵鬼吼鬼叫。

  原本钻坟坑里熟睡的群狗,瞬间醒来不少,闻声就往外窜,可刚到洞口,立马就有悲鸣惨叫的,被兽夹夹个正着。

  一见血,所有野狗像是疯了一样,逮着受伤的就扑咬而上。

  整个“乱葬岗”瞬间乱作一团,群狗争相撕咬,血肉横飞,场面可谓是血腥无比。

  苏鸿信则是在树上研究着手里的步枪,这东西可不像他电视里见到的那样,老旧非常,他可真怕关键时候卡壳哑火了,那他可就真是死不瞑目啊。

  等树底下的动静渐渐散去些,他才低头瞧了一眼,但见地上的土都被狗血染红了,残肢碎肉散乱一地,散发着一股扑鼻的恶臭。

  苏鸿信端起枪,对着地上一趴在血泊里吞嚼肚肠的野狗一瞄。

  只一扣扳机。

  “啪!”

  枪膛里瞬间冒出一股硝烟,那野狗额头炸开一朵血花,随即应声就倒。

  苏鸿信这才真正笑了出来。

  他望着剩下的几只野狗,反手一抽背后断魂刀。

  “来吧,送你们一程,完事儿了,小爷今儿晚上就去把那几个婆娘料理了!”

  说罢,提刀纵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