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9 邙山隧道(求推荐,求收藏,求书单)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232 2020.07.09 12:07

  “怎么了?”

  见苏鸿信鬓角冒汗。

  刀疤女人有些奇怪。

  她顺着苏鸿信的目光瞅去,自然也看见了那三人,起初她还不明所以,只觉得对方就是走路姿势奇怪些,可当她看见三人踮着的脚后,脸色也跟着变了。

  脚跟没着地。

  这是“鬼相”啊。

  “嘘,别看他们!”

  苏鸿信见她眼神发直的瞧着,突然小声道:“咱们往后面走!”

  只说这三人为何踮着脚走?

  苏鸿信可瞧的清楚,他们身后都贴着一团看不清的鬼影,双脚正在底下垫着呢,黑影一动,这三人也跟着抬脚,可这尸体发僵,腿不能曲伸,只能一左一右的往前挪,所以看着十分诡异。

  而且,就算没有鬼影,死人起身也不是什么好兆头。

  他正说回头呢,可就这一回头,差点把他心跳都吓没了。

  面前,一张煞白煞白的阴森老脸,扭曲拉长,伸着长长的脖子,近在咫尺,就差那么几寸的距离,黑洞洞的眼窝里流淌着污血,四目相对,直勾勾的盯着他,好悬差点没亲上。

  然后,在苏鸿信木然的眼神里,整个脑袋忽的一歪,脖子像是断了一样,在胸前拧了一圈,依稀间,苏鸿信甚至还能听到那颈骨“咯咯”的动静。

  “我可去你姥姥的吧!”

  苏鸿信眼角抽搐,头皮都在发麻,手臂上全是冒起来的鸡皮疙瘩,可他还是强忍着心里的悚然寒意,没敢表现出来,牙关紧咬,像是什么都没看见,神情僵硬,又一点点把头转了回去。

  可嘴角立马也是一抽。

  原来那小鬼这会已凑到女人的肩膀上,对着她怀里的女孩吐着外翻的舌头,嘻嘻鬼笑不停。

  女人小心翼翼的抱着孩子,一转身,见苏鸿信正神情古怪的瞧着她,只觉得心里发毛,瘆得慌。

  “你瞅我干啥啊?”

  声都变了,带着一丝哭腔。

  她哪知道苏鸿信现在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

  “呜哇!”

  突然。

  怀里的孩子从熟睡中惊醒,瑟瑟发抖,缩着身子,埋着头,一指她左肩膀往上的位置,嘴里颤声惊恐的道:“娘,他的舌头怎么那么长啊!”

  就这一句话,女人脸色也跟着白了,鬓角也跟着冒冷汗,哭都吓回去了。

  苏鸿信抿了抿发干的唇,眼里闪过一抹煞气,他一解领口扣子,心里正想着,管他是人是鬼,先打了再说。

  但车厢后面这时却响起一阵吵闹,之前瞧见的那个裹脚老太,这会领着一群人,风风火火的走了过来,直奔苏鸿信他们而来。

  瞧见这一幕,苏鸿信那是不惊反喜,只如看见救星。

  他拉着女人的手,忙往后退。

  “跑?我倒要看看你们能跑哪去,既然死都要凑到一块,四奶奶我就成全你们这三只短命鬼!”

  那个裹脚老太嘿嘿一笑。

  苏鸿信索性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把刀疤女人往肩上一扛,小孩往怀里一抱,转身大步疾走,一个借力,朝着那三个拦路死鬼奔去,眼看就要撞上,他双脚只在身旁的座椅上一蹬,在女人的惊呼中从右侧座椅上方跃了过去,掠过了那三个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

  车厢里熟睡的人,这会也都大多被动静吵醒了,而且火车还停了。

  睁眼就见有人健步如飞,凌空而跃,一个个都是瞪大眼睛,看的神情茫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四儿,你们三个是不是他娘的傻了,怎么不拦住他?”

  眼见苏鸿信已到了另一头,贼群里突然走出来个精悍赤身的光头,凶神恶煞,肌肉隆起,吊着一双阴恻恻的三角眼,胸口纹着一只偌大的虎头,嘴里嚷着地道的京腔,望着面前一点点挪步的三人,一个箭步,对着三人“啪啪”挨个就是一大嘴巴子。

  三人齐齐应声一倒,没了动静。

  可这光头汉子却是一个激灵,接着头一垂,双手耷拉着,站那一动不动,脚尖一踮一沉,虚浮欲倒,像是喝醉了一样。

  身后的贼众全都看傻眼了。

  “虎爷?您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有人问。

  自称“四奶奶”的裹脚老太也是紧皱眉头,她望着地上倒着的三人,心头隐隐升起一丝不妙,扭头向着旁边一人使了个眼色。

  “阿五,你去瞧瞧四儿!”

  那人瘦小如猴,点点头,已机灵非常的凑到跟前,只探手往地上三人面前试了试鼻息,然后一个趔趄跌坐地上,失声道:“死了?”

  众人又是一惊。

  “虎爷,他三就是做的再不好,您好歹也留他们一条命不是,咱一条道上捞——”

  阿五一骨碌爬起,刚低低嚷了两句,突然眼珠子一瞪,差点没掉出来。

  就见他面前的虎爷,整个人突然直直往前一倒,身子挺的笔直,双脚更是绷的笔直,脚尖点地,可只倒下去一半,突然就那么生生斜着身子,停在了半空中,下巴离地不到两尺,偏偏就是倒不下去。

  “咕嘟!”

  阿五的眼神瞧的发直,嘴里的话和着唾沫全又给吓得咽回了肚子里。

  就听他结结巴巴道:“虎、虎爷,您这是练、练的什么把式啊?这也忒绝了!”

  那四奶奶一伸手拽着他的衣领就将其扯了回来,铁青着脸没好气的骂道:“瞎了你的狗眼,这八成是遇到撞客了,车子到哪了?”

  “邙山隧道!”

  听到贼众的搭话,裹脚老太脸色更难看了。

  “诶——咯咯咯——”

  陡然,那光头虎爷的嘴里冷不防冒出来一阵女人尖细的笑声,阴恻恻的声音,听的人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然后他倾而不倒的身子忽的凌空一翻,从地上翻到了空中,在所有目瞪口呆,惊恐万状的注视下,像是蜘蛛一样,倒挂而立,站在了车顶上,嘴里发着尖笑。

  “诶呦,我的爷爷呦!”

  瞬间,车厢里先是陷入一片死寂,然后所有人全是哭爹喊娘的离了座往后跑,连带着那群贼众一个个也都面无人色,连滚带爬的扭头往回跑。

  苏鸿信可没工夫管那些人的反应,他往前穿过一节车厢,等看不到那群鬼东西,才松了一口气。饶是他小子再胆大,这会也不免口干舌燥,一口气可当真是松的差点没尿出来,被外面的凉风一刮,背后立马起了层白毛汗。

  再听到身后传来的动静,八成又有别的变故。

  “千万把孩子看好!”

  他对着身旁的女人提醒道。

  可谁知,话刚落,耳畔袭来一股阴风,就像一注冷水淋到脖子里似的,只在他领子里打了个转儿,惊的他浑身一个激灵,强压心中忐忑,苏鸿信就这么僵着脖子慢慢扭头一搭眼。

  好家伙,肩膀上正架着张阴惨惨的老脸,猝然,这老鬼下巴一坠,就好像脱节了一样,一张嘴大的都能塞进去个西瓜了。

  苏鸿信头皮一炸,吓得差点没跳起来,反手就是一巴掌。

  “去你妈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