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6 狭路相逢(求推荐,求收藏,求书单)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124 2020.07.14 19:44

  “大哥,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徐三的大哥了,咱刀山火海也跟着你一起闯,下油锅也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同生共死!”

  胖子边揉着摔痛的地方,边龇牙咧嘴的嚷道,看来多般是吓破胆了,这会见苏鸿信居然能驱鬼,真就是一副死乞白赖的模样,跟块臭膏药一样。

  “你这变脸的功夫倒是练的入了化境了!”

  苏鸿信嘴角一抽。

  “同生共死就别了吧,就你这长相,你说四十我都嫌少了,别到时候一口气没咽下去,把我也带上!”

  胖子一梗喉咙,撑起身子,满是认真的道:“哪能啊?我今年才十八,也就是长得显老!”

  苏鸿信又扭头上下瞥了他一眼,撇嘴不语。

  但他立马一笑,笑的戏谑,狡黠。

  “之前说我怂,你说说,现在咱俩谁怂啊?”

  哪想徐三不要脸的嘿嘿一笑,居然是承认的干脆利落。“我怂,当然是我怂!”

  他边说着。

  一伸手,这就拍着车厢的另一端门。

  “砰砰砰——”

  “把东西都赶紧挪开,一群怂货,没事了!”

  胖子扯着嗓子嚷道,只好似自己能降妖除魔一样。

  敢情这一节节的车厢,全都分隔了开来。

  苏鸿信忽然把脑袋往徐三身边一凑,颇为神神秘秘的悄声问:“胖子,想不想报仇?”

  “报仇?报什么仇?”

  徐三一愣,但他马上反应过来,又听苏鸿信继续道:“放心,我给你撑腰!”

  “真的?”

  一双圆眼当下亮了亮,在他眼里,只当苏鸿信是那种不显山露水的江湖豪侠,鬼都能骇退,还怕区区几个毛贼,他磨着牙,下定决心,恶狠狠的道:“报,当然得报,那老婆子下手忒狠了!”

  苏鸿信只是含蓄的笑了笑,他话锋突一转。

  “当然是真的,不过就咱们两个人没什么排场,你再去拉几个人手,待会把那伙人一劫,那可是一笔大财啊,以后去了京城,吃香的喝辣的,兴许还能取个老婆,攒下点家业!”

  这话一出来,徐三别的没听进去,“老婆”两个字倒是听的清楚。

  “娶老婆!”

  他双眼已不是亮了,简直都快发光了,站在原地急不可耐的摩拳擦掌,但一张胖脸马上又苦恼了下来。

  豁然,他一拍脑门儿,转过身,朝着角落里正挤在一起的五个汉子屁颠屁颠的赶了过去,凑到跟前,也不知道嘀咕了些什么,等他再回来的时候,那五人也跟着来了。

  “这五个是我同乡,都是好汉子,会些粗浅把式,家里苦日子看不见头,就想着去北平城闯闯!”

  徐三介绍道。

  苏鸿信却瞟了瞟几人拳眼上的老茧,眼神不可查的变了变,这拳茧硬黑如铁,大的都快有蚕豆大小了,这是练家子啊,就是不知道会不会真功夫。

  所谓的真功夫,就是真传、绝技,不得真传,那就是隔行如隔山,不得门道,难窥精要,只能在门外面转悠,所以别看有的人拳眼生茧,都以为那是高手,其实,差了一大截。

  不过对他来说倒是意外之喜。

  “我早就看那群蟊贼不顺眼了,坑蒙拐骗,太过下作,既然有人出头,咱兄弟五个也来做回仗义的豪侠,干了!”

  当先一人,浓眉虎目,宽肩阔背,穿着个汗渍斑斑的背心,腿上是条灯笼裤,脚下是一双千层底的破布鞋,留着一头狗啃似的头发,长短不齐。

  见苏鸿信盯着他脑门儿看,汉子立马不好意思的笑笑。“嘿嘿,之前留着辫儿,头一回出远门,想着就自己动手剪了!”

  他又指指另外四人。

  “我叫陈虎,这几个都是跟我的兄弟!”

  说话做事,都带着股豪气。

  苏鸿信暗自点头,乱世当头,人命卑贱不如狗,世道难,活的也难,有恶,就有善,这几人倒是有几分豪侠的脾性。

  他沉吟了一下,想了想,还是决定提醒道:“既然这样,那我也敞亮一回,要小心,那伙人不简单,狠茬子留给我招呼,你们替我掠阵就行,必要时再动手!”

  陈虎点点头,就听他默然道:“老家的爹娘早就在去年冬天饿死了,我们五个也都无牵无挂,今天既然管了这事,咱这命也就系裤腰带上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就算龙潭虎穴也都要去闯上一闯!”

  “好汉子!”

  苏鸿信听的一股热血只在肺腑间翻涌。

  快意。

  “真没事了?”

  这会儿,车厢另一端的门终于打开了。

  里头探出个脑袋,偷摸四下一瞟,见真没什么动静,才放心打开门,小心翼翼的问:“前面也都安全吧?”

  “我就是从那边过来的,司机死了,司炉也死了,赶紧找人替换上!”苏鸿信道。

  “啊,我是副司机,我这就过去,这可是什么事啊,饭碗怕是保不住了,去让后面的也都把门打开吧,没事了!”这人年过花甲,带着顶黑色的帽子,面带忧虑,身上乃是件笔挺的西服。

  苏鸿信起初也没在意,本是想着转身就走。

  可就在二人相错而过的瞬间,他左手上突然传来一阵沁寒凉意,当下一止步。

  “等等!”

  老人一顿足,转头疑惑道:

  “怎么?”

  苏鸿信也扭过头,回顾眯眼仔细瞄了他一眼,忽然咧嘴一笑。“你这一身笔挺的西服,怎得脚上套了双布鞋啊?”

  老人闻言,眼神一变,下意识就低头去瞧,但又似反应过来,脖子僵在半空,半低着头,嘴里忽然一笑,说了一个字。

  “好!”

  然后他抬起头来,入目所见,就跟换了张脸一样,似笑非笑,脸上全然没了先前的疑惑怔楞,而是眯眼抿嘴,唇角上扬,那模样只似是成了精的老狐狸,他声音陡变沙哑。“就是你坏了我的事?杀了我那不成器的徒弟?我还以为你会躲躲,想不到,竟然还敢迎上来,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苏鸿信嘴咧的更大了,面露狞笑。

  “徒弟?你说的是那采生折割的狗东西?小爷把他当碳烧了,至于躲,就凭你?那“造畜”的手段,恐怕就是你用的吧?敢在老子面前打絮巴,非得办了你!”

  苏鸿信其实也万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凑巧,这可真是狭路相逢,双方想一块去了,都是想要迫不及待的除掉对方,这倒是省事了,也免得他来回去找。只冷笑一声,一双眸子阴厉的在老人身上溜溜来回一转,而后一抱拳,左拳右掌相扣,眼中杀机毕露,语气森然道:“五湖四海天下行,三教九流辨分明,敢问,您老是在哪条道上捞食的?敢不敢报个字头,留个腕儿?也容我杀了你后,有个印象!”

  老人“咦”了一声,脸色一变,惊疑道:

  “江湖春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