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0 夜闯神庙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225 2020.08.02 14:41

  这“圣母庙”,乃是三进的殿宇,分以前、中、后三殿。

  前殿所供奉的,是那运河龙王,名为龙王殿,中间殿宇共有三间,左右各一偏殿,供奉的乃是八位仙姑,四四两分,各居左右,而主殿,供奉的便是黄莲圣母。

  至于后殿,则是黄莲圣母等人平日里待的地方。

  几间殿宇无不粉饰的极为艳丽,红墙青瓦,墙上又绘有诸般缥缈云海,霞气升腾之景,也不知是何等奇物作为颜料,火光一映,竟是时有霞光绽放,再加之庙中香火鼎盛,整日里烟笼雾绕,恍惚间,便似仙灵显圣,好不诡异。

  自打天津出了个“圣母庙”,城中诸如道观、寺庙,基本上不是拆的拆,就是倒的倒,要么便是里头的道士和尚都饿的改投“黄莲教”了。

  就连那直隶总督面见“黄莲圣母”都得行跪拜见礼,家中更是供了一尊常人高低栩栩如生的黄莲圣母像,日夜祷告。至于城中的人,就更不用说了,自天明至日暮,供奉者数不胜数,信徒无数,络绎不绝,独享一城香火,每日所得的供奉与香火钱,早已是非斤两可以计算。

  可想而知,这势头是何等的惊人。

  据说白日里,这圣母庙外,简直人山人海,挤都挤不进去,无数人跪伏在地,焚香祷告,可谓是遍地香火,还有的人饿都快饿死了,竟不惜长途奔波而来,只为得个保佑,求道灵符,结果这一跪啊,愣是再没起来过,死都要死这“圣母庙”前。

  这样的事,在天津城早已是司空见惯了。

  再说院子,一条石径自门口一直通往龙王殿,乃是庙里的中轴线,长约五十米,宽有四米,两侧每隔十数步便立有一半人高的石台,其上灯火长明,久燃不熄,院中则是遍地插满了未燃尽的香烛,纸灰在夜风中盘旋飞转,久久不落。

  院中寂静无人声,唯有远处的殿中,隐有诵念经文的声音,墙头上则是插满了一杆杆迎风飘扬的黄旗,其上尽是画着古怪的符文,在风中猎猎作响,呼呼卷荡。

  除此之外,这后殿还有一口老井,传说此井可直通龙王爷的龙宫,往日里有不少香客信徒都听到那井中时常传出莫大水花激溅的响动,仿似有庞然大物在其中盘踞,一个个都是敬畏莫名,直呼龙王爷显灵。

  总而言之,这“圣母庙”在天津城可是被传的神乎其神。

  时值夜色正浓之际。

  “呼!”

  骤听一声轻低的吐气,已见一条黑影灵活如猴似的自墙头窜下,落在墙根下的阴影里。

  一双眼睛四下打量。

  要说这院子,倒也不小,但如今地上的香烛未灭,任凭风势如何变化,这些香火便似一团薄雾愁云,在院中飘荡盘旋不散,像是冬日里的雾天一般。

  可他不细瞧还不要紧,双眼甫在烟雾中一扫,立见一张张扭曲怪诞的面孔厉声呼啸着朝他迎面扑来。

  苏鸿信也不躲,只把“断魂刀”往身前一横,那些人脸立时又溃散成灰雾,化作一股阴风,吹拂而过。

  “好浓重的的怨气!”

  他紧皱眉头,这些却非是孤魂野鬼,而是人死后残留的怨念、煞气、恶气等诸般世间秽气,人肉眼是看不见的,那盘山岭子里也有秽气,可这里的竟然都快凝成实质了,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白天的时候阳气盛倒还好,可一到夜晚,只怕这“圣母庙”方圆百米无一活物敢靠近,过来的时候,苏鸿信愣是连一声动静都没听到。

  一时间,他心头杀意愈发炽盛。

  脚下一窜,已是窜到那石径上,一猫腰,整个人蹲在石台下火光微弱的地方,像是夜猫子一样轻巧无声,径直往那“龙王殿”潜去。

  自从他得了“谭腿”的练法,虽说尚未潜心习练,但好在他身体底子不弱,依着谭腿的运劲法门,一双腿确实比以前灵活了很多。

  越往前,这雾气也就越淡。

  苏鸿信脚下起落更加小心翼翼。

  好在没要多久,这便到了龙王殿。

  殿门半掩,其内可见盈盈火光,

  苏鸿信只匿在门外的台沿下搭眼一瞧,就见里面的蒲团上,正坐着五个身穿白衣,头裹白巾,额系黄绸的“黄莲教”弟子,面前围着的矮几上堆满了大鱼大肉,一个个只吃的满嘴油腻,大呼过瘾。

  未免万无一失,苏鸿信又变着方向,把殿里四下瞧了个清楚,确实只有五人。

  可他这一来。

  就见一人忽然停下了嘴,然后抽动着鼻子,厌恶道:“怎么突然这么臭,是不是买回来了臭鱼烂虾?”

  其他人一听,也是吸了口气,好家伙,立马全都把嘴里的东西呸的吐了出来。

  “他妈的,这也太臭了,找找!”

  “好像不是买回来的东西出了问题,这味儿是从外面飘进来的!”

  ……

  说着话,殿内突听叮咣一声。

  五人闻声瞧去,就见这矮几前居然落着一根黄澄澄的小黄鱼,眼睛俱是齐齐一亮。

  “嘶,金条!”

  最跟前的二人,一侧身子便低头伏身去抢。

  就在这个时候,一条黑影已自门扇外的阴影中滑到了火光底下。

  不光是人,还有刀,三尺来长的鬼头刀只划出一道乌光匹练,带起令人头皮发麻的呜咽风声,当空便抡扫而过。

  剩下的三人这会儿也都被那小黄鱼吸引住了目光,一个个伸着脖子去瞧,耳畔就听风声一过,三人眼前的一切,便骤然翻转起来,而后瞧见三具没有头的身子正坐在矮几旁,似曾相识,越来越远……

  剩下的两人正笑着商量怎么分小黄鱼呢,可抬起头来,迎面瞧见的却是三具无头的身子,断颈处血如泉涌,只溅了他们一脸。

  三颗瞪着双眼的头颅,则是抛飞而起,然后滚落在地。

  但那刀光却没停,一旋而过,只旋出一个大圆,复又顺势劈了回来。

  另一人刚抬头,立时葬身刀刃之下,被从头到尾被劈成两半,肚肠洒落,血如泼墨。

  “刺啦!”

  刀刃落下,带出筋断骨裂,布料撕碎的异响。

  最后的那人,浑身染血,像是吓傻了一样,眼睛木然的看着摔在自己怀里的半具身子,那手里还拿捏着一根小黄鱼,他瞧的神情发僵,牙关打颤,舌头都似打结了,看向那顷刻间连斩四人的刀。

  斑驳乌黑的刀身上,血水倾斜直流,似一注血箭,浇在地上。

  那人一张嘴渐渐长大,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了。

  可那刀刃陡翻,顷刻,也步了四人的后尘,头颅滚落之际,依稀瞧见一人提刀自走向龙王殿后门,飞快没入夜色。

  却是到死都没看清谁杀的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