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7 猫和耗子(求推荐,求收藏,求书单)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543 2020.07.07 10:38

  这“断魂手”三字一出口。

  那角落里披头散发,形如乞丐的汉子还没怎么着,趴地上吐完了正在呻吟的瘦汉已是瞪大了眼睛,啥话不说,嘴里惊恐的“啊”了一声,脸上已是面无人色,裤裆里更是散出了骚臭,竟被吓得屎尿齐流,至于另外两个捂着肚子跪倒的人,也差不了多少。

  只道他们为何这么大的反应?

  要知道这下九流,并不是就指特定的九种职业,而是说的诸多混迹于市井底层,那一拨人的统称;旧时封建王朝,这世上人,多喜欢将天下行业分出个高低贵贱尊卑,而这下九流,便属于其中的贱业,最下等的存在。

  但尽管同为下九流,其中也不乏很多行业彼此敌对,是为死对头。

  而这“刽子手”与“采生折割”那可真就是猫和耗子一样。

  自古以来,打从宋朝开始,律法之中便已有记载,凡是“采生折割”者,皆属重罪,无一例外,俱受凌迟酷刑,更狠的那是剁其肉,碾其骨,不留全尸。

  苏鸿信他爷爷也曾说过,这清末民初,世道大乱,活着已是极难,但各行百业却是空前繁盛,其实说到底也不过时势使然罢了;日子苦,多少人那是被逼的卖儿卖女,人心险恶,免不了有人不走正道,总想些歪门邪道的法子。

  其中,最让他记忆犹新的是两件事。

  他老家背倚秦岭,留下过不少奇闻怪谈,就他太爷爷那会,据传山里出了条修炼有成的白蛇。

  有人便动了心思,妄想以供奉野仙亡魂来发大财,这白蛇就是其中之一,喜好血食,从牛羊牲畜到童男童女,贪得无厌,弄得天怒人怨。

  恰逢他太爷爷领着全家老小从京津逃难至此,一听这,二话不说,提着“断魂刀”就上了山,足足过了三天三夜,最后浑身是血的带回来一张五六米长的白蟒皮,当着全村人的面一把火烧了,当时说是黑烟滚滚,恶臭难闻啊,十里外都能闻见,人畜闻之无不头晕眼昏,呕吐不止。

  这些本都是他爷爷闲时讲的,以往听起的时候,苏鸿信只当故事来听,一开始还能听个新鲜,可日子久了,人长大了,自然不可能相信这些东西。

  但现在。

  他已有些不得不信。

  另一件,就是这“采生折割”。

  乱世当头,不少“下九流”的行当也跟着变了味儿,三三两两沆瀣一气,尽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就譬如这“牙婆”,拐卖妇女,与那“虔婆”伙同一窝,尽是把良家女视作牛羊猪狗,或卖入青楼妓院、或卖与他人,可谓猖獗一时。

  这里头,“采生折割”便是与那些“打絮巴”的凑到一起,做的事更是让人闻之色变。其中就有种叫作“造畜”的手段,变人为畜,当街表演牟利,当真是丧尽天良到极点。

  他爷爷就曾隐晦的提到过,以往但凡刑吏遇上此等恶事,必是斩尽杀绝,悬首高挂,明正典刑。

  可想而知,这“刽子手”的凶名是何等霸道,苏鸿信起初也有点拿捏不稳,只是试着报了个他爷爷教他的春典,没想到,竟然把这几个吓成这幅鬼样子。

  莫说是这些“采生折割”的,哪怕寻常只会乞讨要饭的乞丐,但凡懂点这里头的门道,只要遇见刽子手,那也得被吓尿了,绕着走。

  苏鸿信以前何曾遇到过如此触目惊心的恶事啊,他只当这些都是故事,如今初见,方知人间恶,人心毒,确实该杀,杀得好。

  “啊……断魂手……刑门中人?”

  瘦汉听到名头,便已是被吓得的肝胆俱裂,都他娘哭出来了,鼻涕眼泪一大把。

  正嘶声嚎着。

  一条腿已呼的凌空扫踢过来,不偏不倚,正中他太阳穴。

  瘦汉话语立止,眼仁里瞬间漫起一条条血丝,身子立马就瘫软了下去。

  不止这一脚,苏鸿信脚下不停,啪啪又是暴起两脚,地上跪着的两个人,脖颈嘎巴一声,头一歪,这就死的干脆利落。

  然后,他反手锁好了煤厢的门。

  苏鸿信望着角落里正站起来的乞丐,脚下缓缓踱着步子,既然已经不能善了,那他就干脆做绝一点,斩尽杀绝。

  “小杂种,好狠的手!”

  那人阴恻恻的道。

  苏鸿信脸上露出一副憨厚腼腆的笑。“实不相瞒,这还是我第一次和人交手,不对,你们还算是人么?”

  “哼,刑门早已没落,姑且不论真假,就算你真是又能如何?想要学人家做好事,那也要看看你的斤两!”

  这汉子一站起来,面貌便清晰了几分,只见此人脸颊右侧落着一大片紫青色的胎记,蓬头垢面,一双鹰隼般的阴鸷眸子像是会发光,恨不得择人而噬。

  苏鸿信脚下缓缓踱步,嘴上道:“路不平有人铲,事不平有人管,我就算不是刑门中人,看见了,也要杀你!”

  他说的很认真。

  “好!”

  一声尖啸,苏鸿信乍觉劲风扑面,但见近处一条鞭腿化作急影,已凌空扫来,像是响鞭般在耳边炸起一声响。

  他心中警惕大作,气息一沉,双臂曲肘抱头,只听“砰”的一声,一股大力自右臂传来,苏鸿信整个人身子一歪,已横移了几步,撞在了车厢上。

  不等站定,他忙往旁边缩身一躲,再见一脚已如枪如锥般贴着他门面,戳在了车厢上,发出一声震响。

  “谭腿?怪不得这么大的腿劲儿!”

  苏鸿信边往旁边闪身,双脚一前一后,已来回换着步子,边舒展着有些发麻的右臂,曲肘护头,左右踱步,眼见那人借着一脚之力,凌空翻起又朝他踢来。

  他上身一拧,左肘已是回身捣了出去,与那一脚撞个正着,“砰”的一声闷响。

  一肘捣出,苏鸿信似也打出了戾气,胸中更是恶气横生,虎吼一声,暴起发难,两个猛步欺上,右膝一提,左脚一蹬,一击膝撞似流星般自平地升起,撞向那人胸膛。

  那人双眼一凝,两腿一分,竟是凌空使了个一字马,左右双脚已稳稳卡在煤厢一角的缝隙间,悬空一稳,他同时再起双手,一手压向苏鸿信的膝盖,一手扣指成爪擒其脖颈。

  “小子,去煤炉里做碳吧!”

  狞笑响起。

  苏鸿信却是神色沉凝,淡淡的光亮中,他忽然露了个有些狡猾的笑。

  “去死吧你!”

  握住的右手中,指缝间豁然亮起一抹一指长短的寒光。

  只在对方探手来抓的同时,这抹寒光已灵活的在其手腕转了一圈,瞬间皮开肉绽。

  不及汉子惨叫。

  刀光一翻,已是如蝴蝶灵巧翻飞往上,没入了对方的咽喉,刀光一缩,一注血箭立时溅在了他的脸上。

  苏鸿信踉跄落地,望着地上“扑通”落下,犹在抽搐痉挛的尸体,眼神变幻,像是有些后知后觉的惊慌无措,他抹了把脸上的温热,看向了煤厢的前方。

  然后目光一沉。

  原来,这里已是接近火车的头部,一股滚烫的灼热扑面而来。

  他走过车厢,眼前赫然是一个巨大的火炉。

  发红发蓝的焰苗从那炉口冒了出来。

  苏鸿信转身,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已多了两具尸体,迟疑中,一咬牙,将之抛了进去,等将四具尸体都处理干净,他才像是脱力般坐了下去,喘着粗气。

  车窗外,大雨好像停了。

  但就着微微的火光,苏鸿信才发现原来是进了隧道。

  缓了缓,他深吸了一口气,忙转身离开。

  只是他却没看见。

  便在他转身的同时,车窗外的隧道里,黑暗中,那一一块块凹凸阴暗的山石上,隐隐约约,竟浮现出了一张张惨白惨白的面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