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8 精神病院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290 2020.07.20 20:36

  雨势越来越大。

  苏鸿信有些蹙眉,他瞥了眼面前的五个人,脚下往左一动,五人也是往左,往右,五人跟着往右,登时一掀眉,冷笑道:“给你脸了,这是你家的?”

  足尖一仰,面前雨线已是纷纷溃散,一条鞭腿当空一扫,正中一人胸膛。

  “砰!”

  可这一脚踢出去,苏鸿信心头不由一凛,只觉得脚下仿佛踢到了铁板,对方疼不疼他不知道,他自己左脚已泛起股酸麻。

  见他一动手,五人已是直挺挺的平地一蹦,双腿笔直不曲,竟然蹦起半米多高,一双手平举在胸前,掌心朝下,在空中抡臂一扫,带起呜呜劲风,看的苏鸿信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瞧见五人的动作,他闪身后撤,嘴里惊疑不定道:“僵尸?”

  一击落空,五人这会连蹦带跳的,看这架势,不是那僵尸是什么,双脚沉沉落地,溅起层层水花,带起的步伐声沉如重击。

  “砰砰砰——”

  苏鸿信眼中惊疑豁然一扫而空,眼神阴厉,左脚已在巷道墙壁上借力一蹬,而后身子高高纵起,运足了气力,一口气凌空连踢数脚,

  一刹那,五人胸口就听“啪啪啪”暴起一连串短暂且急促的脆响,而后倒掀飞出。

  短短的几个呼吸,苏鸿信已像是落汤鸡一样,他抿了抿嘴唇,双手往腰后一摸,再拿起来,两只手上立见一缕八九寸长的寒光溜溜急翻飞转。

  寒光一定。

  两柄爪刀已在手中。

  眼角煞气一纵即逝,苏鸿信不退反迎,眼见五人又“呼”的蹦起,他上身一缩,倒地一翻,爪刀反刃往上,刀光连闪,已是贴向了一人的脚踝,刃口沾之即走,奈何阻力不小,苏鸿信就感觉像是割在了水牛皮上一样。

  手下刀势随即一变,刀尖一剜一挑,那蹦跳的人,突然像是崴脚一样,趴在了地上,脚踝上正流着黑血,恶臭难闻,脚筋已断。

  眼见一招得手,苏鸿信嘴角露笑,狞色乍现,两柄爪刀在他手上简直运使如飞,像是两只翻飞蝴蝶,就是动作不太好看,在地上连滚带爬,左闪右躲。

  十几分钟过后。

  五个人这会是手脚俱断,趴在地上难以动弹。

  “你既然这么想躲,我却偏要找到你!”

  他嘿一笑,戒指上黑光一亮,地上五具僵尸已被吞了个干净。

  看了眼自己从头湿到脚,苏鸿信沉着脸一提伞,转身赶出了巷子。

  夜色初降。

  雨势渐小。

  他一口气也不知道追出去多远,等停下的时候,一瞪眼,像是看呆了,也看傻了,嘴里喃喃道:“有没有搞错啊,这躲的地方也忒尿性了吧!”

  眼前,赫然是一个大门半掩,冷清幽静的院子,像是那种老式的家属大院,贴着水泥砖的门头上,还挂着个醒目的牌子。

  “蓝天精神病院!”

  他面露纠结,蹙着眉头,似在犹豫要不要进去,但转念一想,自己实在是有太多的东西不清楚,不明白,急于求人解惑,心思一定。

  当下绕过看守的门卫,顺着围起的院墙绕了一圈。

  夜色渐浓,挑了个位置,邃见他退出几步,提着一口气,双脚连蹬竟是在墙上直直往上奔出两个箭步,而后双手一扒,已摸到了墙头;腰腹再一提,下坠之势一缓,十指发力一按,挂着的身子立似缩身的猿猴般翻过了几快三米的院墙,落地后顺势就地一滚,再看去,人已似只猫儿般钻进了墙根下的阴影里。

  “叭——”

  不想刚缩在一个窗户底下,就听头顶冷不丁的冒起一声喇叭响,一口气差点没缓过来。

  “咣——”

  正准备猫着腰走呢,耳边又是一声巨大的锣声。

  震的他耳膜生疼,一震嗡鸣。

  两老头凑窗户前一个吹着号,一个敲着锣,身后一群老太老太太嘴里跟着哼哼唧唧的,全穿着蓝白相间的病服。

  “余大爷,这破锣怎么又被你们拿出来了?该吃饭了!”

  一个女声冒了出来。

  苏鸿信下意识呼出一口气。

  听到里面的动静,他小心翼翼的正准备凑窗户前瞧瞧,可这一转头。

  就见三张干瘪褶皱且满布褐斑的老脸,睁着有好奇空洞的眸子,凑在一块,正直勾勾的探着脑袋瞧着他,两个面无表情,一个吃吃的发着怪笑,嘴里面瞧不见一颗牙,想来没了咀嚼的气力,连腮帮子都凹下去了,像是晒干的橘子皮。

  视线就这么迎面对了个正着。

  饶是苏鸿信已见过了鬼怪妖邪,可这会,被凉风一吹,他居然抖了激灵,咽下一口唾沫,脸部的肌肉都有些发僵,然后颤着声小声道:“嘘!”

  就见那吃吃怪笑的老头忽然像个孩子一样“呜呜”哭着。“我要尿尿,我要嘘嘘——”

  另外两个更邪门,有些外鼓的双眼忽然瞪的溜圆,像是眼珠子都快要落下来一样,嘴里“嗷”的嚎了一嗓子。

  “有鬼啊,有鬼啊——”

  叫声尖利刺耳,苏鸿信听的头发都快立起来了。

  “卧槽,这鬼地方!”

  他踮着脚已是溜的飞快,一秒都不想再待下去。

  “吃饭了,都赶紧来吃饭!”

  直到里面传来呼喊声。

  苏鸿信眸光一转,当下顺着声音就摸了过去。

  这大院里,除了门口的灯,用的居然还是老旧的钨丝灯泡,昏黄的光亮黯淡模糊,再加上雨氛,像是蒙上了一层纱,总让人觉得不自在。

  他心里泛着嘀咕。

  那家伙真能待这破地儿?

  也就在这时。

  苏鸿信心头一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视线鬼使神差的就瞧向二楼的一个窗口。

  他刚往上瞧去,眼中就见个黑影急缩了回去,像是个受惊的兔子一样。

  还真是能躲的。

  这院里的楼只有三层,苏鸿信一瞧四周,趁着没人注意,已是飞身蹬地一跃,一脚踩在窗沿上,手脚并用,攀着防盗栏,几个腾挪就到了那个二楼的窗户下,一个翻身就进去了。

  但等进去,他却一愣。

  屋里,是一个小小的房间。

  钨丝灯泡昏暗极了。

  幽幽的光亮下,角落里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

  白色的床边,一个穿着病服,留着齐颈短发的少女正晃着双脚,对着他嬉笑,手里还捧着摔脏的蛋糕,她却吃的很香,很仔细,也很珍惜。

  墙上,贴满了一张张纸人,常人大小,像是全家福一样,两个大人,牵着一个小女孩。

  “你——”

  苏鸿信正要说话。

  可他眼角余光就见墙上的纸人,突然动了一下,一双双眼睛已扭头齐唰唰的朝他看来。

  毛骨悚然。

  然后。

  满墙的纸人,都从墙上走了下来。

  “哗啦!”

  身后的窗户忽然合住了。

  原来上面也有两个纸人,这两个纸人,一个眯眼似在哭,一个弯嘴似在笑,红唇细眉,脸如大饼,诡异妖邪,手里各拿着一把尖刀,薄薄的身子,突然朝苏鸿信扬刀砍了下来。

  纸刀一过,他手中的伞,已是无声断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