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9 少女蛮蛮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242 2020.07.21 12:08

  断伞坠地,断口处更是平齐。

  苏鸿信瞧的一阵惊疑,忙闪身避过另一柄砍来的纸刀。

  眼前的场面好不诡异。

  他居然被一群纸剪的人给围住了,幽幽灯光下,瞧着一张张用彩笔画着鲜明五官的面容,苏鸿信背后隐隐冒着凉意。

  而那些纸脸上,隐约凝聚着一团黑气,化成一张面孔。

  少女的脸色很白,脸上还有没来得及擦拭的泥点,病恹恹的,像是久不见阳光的阴白。

  她不说话,只低着头吃东西,一张脸仿佛落在了阴影中,不见表情。

  苏鸿信倏然凝目,他已是看见,对方的手上赫然也有一枚戒指。

  眼见纸人步步逼来。

  他一皱眉。

  “等等——”

  奈何这小丫头浑似听不进去,也不抬头,也不说话。

  纸刀再来,更是把他的话生生打断。

  “哗、哗、”

  纸刃破空,带出异样的声响。

  满屋子都站着纸人,薄薄的身子,一步一步,朝他围来。

  苏鸿信连躲带闪,可这屋内空间狭小,几个转身腾挪,他身上就已经见红了,当下似也来了真火,杀性渐起,眼中戾气弥现,嘴里“啐”了一口。

  “蛮蛮,要吃饭了——”

  可就在他要准备动手反击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声音。

  那些原本逼来的纸人,突然纷纷又退了回去,重新回到了墙上,变成了一张张贴画。

  苏鸿信也是神情一僵,看着扭动的门把手,扭头就走,脚下急赶,一个起落,人便轻灵矫健的翻出了窗户,消失在夜雨中。

  “咔——”

  门开了。

  一个高瘦的护士走了进来。

  “我让你吃饭你没听到么?”

  护士的眉毛很稀、很短,细长的眼睛,鼻梁两侧还落着不少雀斑,下巴很短,圆圆的脸。

  “我让你不说话,你哑巴了?”

  恶狠狠的语气中,护士已伸着手,在少女的手臂上连掐带拧,眼露凶光,笑的很是狰狞,也很是得意,少女本是白皙的手臂,立马青一块紫一块,似是因疼痛而不停发抖;但护士忽然双眼一瞪,看着少女手里的蛋糕,像是只尖叫跳脚的母鸡一样,厉声道:“蛋糕?这蛋糕谁给你的?”

  少女还是低着头不说话。

  “我让你不说话,让你不说、”

  女护士整张脸已开始有些扭曲,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与病态,她伸手一挥,已将蛋糕拍在了地上,然后歇斯底里的扯下了少女的病服,像是鞭子一样,疯狂的抽打着,直到那一片片稚嫩且雪白的肌体上满布着淤青伤痕。

  “你就是个贱种,没人要的可怜虫,还敢给我脸色看,我让你装哑巴,让你装……”

  狰狞的吼声和鞭挞的响声混杂在了一起。

  楼上楼下,居然还是那么的安静,像是没人听到,也没人知道。

  女护士的脸上,渐渐涌起一丝异样的潮红,眼露癫狂与狞笑。

  像是打够了。

  她突然走到一张张贴在墙上的纸人前。

  “我给你说了多少遍了,不准你在墙上贴这样的垃圾,下次再敢这样,我就让你全吃了,你个小杂种——”

  护士恶毒的骂着,然后伸手就要去撕扯下来。

  可她脸上的笑,突然僵住了,一双细眼慢慢瞪大,连嘴巴也开始张大,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惊骇恐惧,一步步往后退着。

  因为,那满墙贴着的纸人,只在她恐惧的注视下,都慢慢扭过了头,色彩明艳的纸脸上,那些画出来的五官,好像依稀动了动,眨眼在笑。

  “纸人活了?”

  女护士一屁股瘫坐在地,颤声道。

  她看向床边。

  一直低着头的少女正伸手拾起地上的蛋糕,若无其事的吃了起来,娇柔的身子像是还在因先前的抽打鞭挞而轻微颤抖,然后抬起了头,那是一张有些清秀好看的瓜子脸,秀眉明眸,像是远山秋水。

  少女的眼睛很大,也很清澈,清澈的几乎都能倒影出屋内的一切。

  她忽然一笑,舔了舔嘴角的奶油,嬉笑道:“尤阿姨,这些可都是我的朋友!”

  女护士面容煞白,她颤声惊道:“这些都、都是你干的?你个小杂——”

  话到一半,她忽然意识到什么,脸色忙变,眼中泛泪,哀声乞求道:“蛮蛮,是阿姨不好,对不起啊,饶过尤阿姨这会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少女甜甜一笑。

  “好啊,那我就饶过你这一次!”

  女护士闻言一喜。

  “真的么?”

  可少女的下一句话却让她如坠冰窟。

  “但以前的怎么算呀?”

  少女眨巴着眼睛,像是很好奇她会如何回答。

  “唔,要不这样吧,咱们来玩一场游戏吧!”

  女护士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忙急问道:“什么游戏?我玩,我玩!”

  少女明眸一眯,笑道:“就是以前你们和我玩的那个游戏,捉迷藏,就在这个院子里,以前总是我输,但现在,换我来找吧,天亮之前,你们要是没被我找到,就算你们赢!”

  女护士一怔。

  “我们?”

  少女点点头:“嗯呐,院子里的所有人都要参加!”

  女护士这回早已是被吓得颤栗不停,裆下散出一股骚臭,面无人色,她已想到了过去做的一些事情,哑声问少女:“那、那惩罚是什么?”

  说完,她又忙道:“你要是想报仇,不如打我吧,怎么打都行!”

  少女一摇头,嘟着嘴小声道:“每回都是你们制定规则,这一次,该换我了!”

  只在护士忐忑不安中,她沉吟片刻,似在思考,然后眼睛一亮,拍手嬉笑道:“有了,那就用你们的命吧!”

  女护士瞳孔渐大,因为墙上的纸人,都已慢慢探出了身子。

  “就给你们一分钟的躲藏时间,要躲好哦!”

  女护士两股战战,强忍着恐惧,夺门就跑。

  “快快快,那小杂种居然能——”

  边跑她还边嚷,只是语无伦次,没有完整的说辞。

  少女起身,光洁的身子上淤青一片,她慢条斯理的穿着衣裳,似是已经习惯也已经麻木,然后轻声道:

  “游戏开始了,去招呼他们吧!”

  一张张纸人纷纷从墙上走下,手提纸刀,面上挂笑。

  ……

  苏鸿信回到了家。

  他洗了个澡,躺在沙发上,脸色有些阴晴不定,想来想去,最后一翻白眼,望了眼手上的戒指,喃喃道:“得嘞,咱以后就单干,天王老子管不着!”

  半夜的时候,他姐回来了,闭着眼睛进的门,那叫一个困,二话不说,鞋一脱,味儿冲的,都把苏鸿信熏醒了。

  “弟,晚安!”

  门一关,一头就冲进了卧室,转眼,鼾声大作。

  第二天,深夜。

  九月初三。

  苏鸿信等了一天,他背好了“断魂刀”,准备好一切。

  “来了!”

  瞬间,屋内四下的阴影像是一股巨大的黑色潮浪,从四面八方涌来,将他吞噬了进去。

  正好一个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