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6 神功护体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145 2020.07.24 19:11

  听到传来的动静。

  苏鸿信脸色一沉,看了看趴在肩膀上的波斯猫,眼睛倏然一眯。

  那波斯猫正慵懒的舔着爪子,可被苏鸿信阴厉的眸子一扫,立马像是弹簧一样蹦到了空中,弓着身子,一身白毛“唰”的齐齐倒竖了起来,像是受到了莫大惊吓,“喵”的一声,窜到了房头上,瞬间跑的没影儿了。

  远处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听动静还不是一人。

  院子倒也不大,进门就是个小院,贴墙两间瓦房,院心还有个屋子,绕后是一条石板铺出的走道,连着后院,这声音就是从走道那头传来的。

  苏鸿信当机立断,把瓦房墙根的三具尸体全都拖到了暗处,自己则是猫着身,听着响动。

  就听几个声音正自说道:

  “诶,太太,快瞧,吉祥果在房顶呢!”

  “哎呦,我的小祖宗诶,你快下来吧,可别摔着了!”

  “太太,要不用棍子把它赶下来——”

  “啪!”

  “我可告诉你,这可是我的命根子,今儿晚上它要是不下来,你两就给在外面侯着,什么时候下来了,什么时候再进屋,要是让我发现你们拿棍子赶它,我非得把你们皮都扒了,听见没有?”

  “呜呜,太太,我听见了!”

  苏鸿信听着声,口中提气,脚下一纵一落,一个闪身,人已在两三米开外,轻盈无比,落地后足尖再是一点,飞扑纵跳,动作行云流水,只在光暗交错间几个起落,便已到了后院的入口。

  搭眼一瞧,就见二三十步开外的地方,两个小丫鬟正在夜风里瑟瑟发抖的守着屋檐上的那只波斯猫,任凭她们怎么招呼,那波斯猫就是不下去,最后干脆一趴,歇那了。

  两丫鬟却是都冻哭了,一个半张脸还在肿着。被凉风一吹,两人搓着手,又是呵气,又是跺脚的,眼泪鼻涕流个不停。

  苏鸿信视线一偏,但见走道尽头还有两间屋子,最大的那间正亮着灯,一个女人前脚刚进去,听之前的口气,估摸着就是这“李府”的太太了,只是听先前那话里话外的刻薄劲儿就能明白是个什么玩意儿。

  苏鸿信又等了会,见四周再没什么动静,脚下发力急赶,干脆也不藏了。

  那两丫鬟还在跺着脚呢,嘴唇冻的发白,冷不丁听到身旁传来一阵轻微响动,正想去瞧,一只手便已迅雷不及掩耳的在她们细颈上轻轻按了一下,二人立马软到在地,不省人事。

  等伸手把她们放好。

  苏鸿信大步一跨,朝着那灯还亮着的屋子赶了去。

  离的近了,就听里头传来一阵惹人脸红的呻吟娇呼,苏鸿信抬手一拨门扇,“嘎吱”一声就从缝里滑了进去。

  进门一瞧,入眼就见床上白花花的一片。

  白天瞧见的那位李老爷......

  不想一股凉风袭来,李老爷脊椎一寒,身下的女人则是花容失色的望着屋里多出来的苏鸿信,尖叫惊呼了一声。

  “你、”

  她刚一叫出声,苏鸿信停也不停,手中两柄爪刀正反相握在手,已割向李老爷的后颈。

  乍觉背后寒意,李老爷便已惊觉不妙,再见身下女人惊恐的模样,他竟是想也不想,单手将那女人的脚踝一擒,低喝一声,竟将之整个抡了起来,从床上抛了出来,砸向苏鸿信。

  见到对方居然来了这么一手,苏鸿信心里已是暗道失算,这李老爷,不简单啊。

  再见一白花花,光着身子的女人撞来,惊呼尖叫中更是连抱带抓,苏鸿信就地一滚,已躲了过去。

  但他这一躲,女人这便横着身子,一头撞在了墙上,“嘭”的一声,头颅迸裂,尖叫戛然而止,墙上已溅射出一团血迹,恐怕她做梦也没想到,前一刻还和她巫山云雨的男人竟转眼要了她的命。

  再说苏鸿信一滚躲过,也不站起,手中爪刀只斜斜往床上一送,立时插向李老爷的腰腹,可让他吃惊的是,刀尖落下,那皮肉竟然只凹陷下去一个小坑,而后仿佛遇到一股巨大阻力,再难寸进。

  “咦?”

  他口中惊疑。

  趁此机会,李老爷利落的提好裤子,翻身一跃,已从床上跳下,伸手自床板下面抽出一把寒光闪烁的刀来。

  “还真是个练家子。”

  苏鸿信一击未能得手,当下后撤开来,扫了眼地上那脑袋开花的女人,又一掀眉,看向了李老爷。

  但见此人个子不高,却是膀大腰圆,一身筋肉不甚分明,然四肢粗壮如牛,面色黑中透亮,下颔还冒着一片新生的短髭,粗硬如针,往那一站,活像是一尊黑面神。

  他赤裸的胸口上,竟还纹着一尊杵刀而立,拂髯睁眼的关公像,那关公一张脸如涂朱漆,凤眼狭长如刀,被灯火一映,似有寒芒隐露,活灵活现,端是威风凛凛,杀气逼人。

  他问。

  “兄弟是哪条道上的?可是有什么需要帮衬的地方?能帮的话咱一定不含糊!”

  迎上苏鸿信阴厉冷笑的眸子,不知为何,李老爷总觉得浑身凉飕飕的,几句话的功夫,手背上已是冒出来一层鸡皮疙瘩。

  苏鸿信这会是蒙着脸的,他嘿嘿一笑:“你也别废功夫了,外面的那三个,估摸着这些年做惯了狗仗人势的勾当,没遇到过狠茬子,身上的东西都生疏了,杀他们的时候,都没用第二刀,至于帮衬的,好说,就拿你的命吧!”

  李老爷面沉如水,他脸本就黑,现在更是黑成了锅底,手握钢刀,厉声骂道:“他妈的,你也不去天津城里打听打听咱的名头,敢来我这寻晦气,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告诉你,爷爷我可是黄莲教的护法,修有神功护体,有圣母庇佑,刀枪不入……”

  苏鸿信一听。

  “神功护体?难不成这便是那刀枪不入的把式?”

  但随之嗤笑一声。

  “就那婆娘也敢号称圣母娘娘?赶巧,我也正想见识见识,那刀枪不入的神功是个什么名堂!”

  苏鸿信收了爪刀,反手已是把断魂刀提在了手里,裹刀的红绸一抖,亮出了黝黑的刀子,他冷冷道:“瞧好了,爷这柄刀,横行无忌,哪怕你就是真神仙,今儿也得躺下!”

  那李黑子只瞧见面前亮出来的鬼头刀,再听到苏鸿信的话,瞬间脸色一变,失声脱口。

  “断魂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