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7 除恶务尽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230 2020.07.31 13:09

  “三姐!”

  林中响起两声凄厉的悲呼。

  苏鸿信一招得手,惊觉两股急风自身后袭来,当下缩身倒地一翻,而后蹬地站起,又是两个急跃空翻,待拉开距离,方才止步喘息。

  树下,使燕青巧打的两人正抱着地上的犹有余温,仍在抽搐的尸体哭嚎不停,而后看着苏鸿信恨怒交加,眼神怨毒。

  “呸!”

  一口带血的唾液吐在了沙尘上,苏鸿信眼神阴沉,就觉得自己半张脸都似没了知觉,伸手一碰,赫然已高高肿了起来,一条血口斜飞而落,当真是好厉害的一脚,差点要了他的命。

  还有胸口上传来的痛楚更是让他觉得五脏都似纠结在一起,要不是千钧一发用“断魂刀”挡去一些劲力,只怕他先前就得死在当场。

  想不到,除了邪门术法,这些女人竟还是得了真把式的武林高手,果然非同一般,不可小觑。

  等打完了。

  苏鸿信就觉得自己这条命真就像是从鬼门关里捡回来的一样,心有余悸。

  不过,这种和高手厮杀的酣畅淋漓,却是让他很畅快,只像是他骨子里,就流淌着这种向往江湖,快意恩仇的东西。

  他调整着气息,舒缓着全身的筋肉,以此来平复身体上的伤痛,脚下慢慢踱着步子。

  “你敢和黄莲教作对,大姐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一人双眼发赤,语气恶狠的道。

  苏鸿信一掀眉,道:“你那个大姐,就是黄莲圣母吧?哼,那婆娘养恶妖惑人,又以活人喂养这畜生,等杀了你们,我自会送她去阴曹地府和你们相聚的,黄泉路远,也算是有个伴。”

  一听到恶妖二字。

  两个女人却是“啐”了一口,神情歇斯底里,恶声道:“胡说,我们供奉的可是龙王爷,你不尊天地,不敬鬼神,来世一定变作猪狗,不得好死!”

  看着她们恨不得择人而噬,咬牙切齿的模样,苏鸿信似有无奈的叹了口气,两柄爪刀在指间飞旋转动,他轻声道:“唉,骂吧,毕竟你们也快死了,我让你们多骂几句!”

  他说着话,神情豁然化作狰狞恶笑,上身微伏,已如一只豹子般俯冲出去,双手爪刀正反相握,只在三四步开外,整个人骤然蹲伏在地,挺腰出腿,右腿立时贴地扫出,霎时掀起漫天枯叶。

  右腿方落,左腿再出,苏鸿信双腿左右变化,腿势连绵不绝,连环扫出,平地只似掀起一阵旋风,激起无数枯叶烂壳。

  那两个女人见状,口中俱是各自厉啸怪叫一声,豁然翻身腾起,双腿一左一右,扫向苏鸿信的面门上身。

  武夫争斗,一横一竖,这可不同于现世的表演套路,更不像是电视电影中演的那般,还能打的有来有回,往往一招半式,就能见生死高低。

  狮子搏兔,尚需全力,何况生死相搏。

  苏鸿信丝毫不敢大意,他扫出的地堂腿乍然一收,上身往后一倾,避过二人双腿的同时,两只爪刀便如镰刀般勾向二人脚踝。

  亲眼目睹了自家三姐的死状,晓得了这兵刃的厉害,这两个女人却是不敢硬接,二人旋即在空中彼此单掌互推,借着反冲之力硬是生生横移出去一截,避过了爪刀,而后扑地一翻。

  一人几个快步飞赶,拾起了地上那面卷起的黄旗,只“嘿”了一声,握着旗杆便舞了个枪花,反身对着苏鸿信的脑门就扎,杆头上,赫然是嵌着一个不起眼的枪头。

  “呀呀呀呀——”

  口中是厉喝连连,就跟那唱大戏的一样。

  另一人却是在自己腰带上一解,再一抖,竟然抖出了一条丈二来长的绳镖,抬手一甩,“哗”的绳上所缀镖头霎时便扎了过来,像是条咬来的毒蛇。

  原来,竟都懂几手兵器啊。

  苏鸿信瞥见迎面就来的枪头,嘿声嗤笑道:“你这枪法,是搁戏台上练的吧?”

  头一歪,枪头“噌”的便扎在了他脑袋先前的位置。

  再见那绳镖追来,苏鸿信立时横着身子滚了出去,但见耍枪的女人口中仍是“呀”个不停,脚下快赶急追,枪头每每都是险之又险的擦着苏鸿信的身子扎在地上,扎的火星四溅。

  猝然,陡见那使绳镖的女人,一抖镖声,只像是软鞭一样,当空一抡,竟然裹住了苏鸿信的双脚。

  女人身形一沉,双臂缠绳一拽将之绷的笔直,苏鸿信翻滚之势立止,整个人更是被拉直了身子,直挺挺的躺在地上。

  “啊!”

  耍枪的一步赶上,厉喝着朝苏鸿信心口就捅。

  可不想。

  倏见一道乌光横空划过,那长枪的枪头猝然离了枪身,从中而断。

  原来,翻滚间,苏鸿信已将“断魂刀”重新拾起了,长枪一断,那女人脸色惨然,低头一瞧,她的肚子,也被这一刀给破开了,刀伤深入三四寸,肚肠都能看见了。

  苏鸿信反手立刃,二十来斤的断魂刀硬是被他使的如绣花一样,自双脚间一过,那缠着的镖绳迎刃就断。

  “啊你奶奶个腿,吵死了!”

  单手一撑地面,苏鸿信面露森然冷笑,腾空翻起,抡臂一刀横过,还在瞧自己肚子的女人,立马断首倒地。

  剩下的最后一个。

  眼见三个姐妹全死了,竟是头也不回的就跑。

  苏鸿信杵刀在地,冷眼静看,丝毫没有阻拦的意思。

  可那女人跑出不到八九步,脚下陡沉,接着一股剧痛袭来,立马惨叫一声,低头一瞧,正是被苏鸿信埋的兽夹咬住了,一时间血流如注,她却还在挣扎欲逃,满脸冷汗。

  苏鸿信腾出右手,脚下往后一压,足尖一勾,半截旗杆已被他勾起接在手里,五指一拨,旗杆在空中一转,他眼露杀机,右臂猛然发力,只扬臂一抛,枪杆立时“嗖”的飞了出去,如箭矢离弦,不过眨眼,已自那女人后心传入,自胸前穿出,贯身而过。

  “我大姐二姐她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唔……”

  女人口中血水直流,嗓音含混,扭头仍满是怨毒的瞪着他。

  随即,扑倒在地,双眼瞪圆,死不瞑目。

  天越来越冷了。

  冷风一过,掀起点点晶莹雪花。

  又下雪了。

  苏鸿信提起地上的刀,神情慢慢恢复平静,抿了抿嘴,他又瞧了瞧夜空里飘散的雪花。

  转身走入了之前的棺材,合上了棺材盖。

  与此同时。

  天津城。

  黄莲教的总坛内。

  但见圣母庙中几位盘坐在地的仙姑而今俱是脸色惨变,望着神坛上高挂的白色旗幡又惊又怒,这旗幡原是有八,分别代表着“黄莲教”的八位仙姑,可就在先前,四杆旗幡,却是接连凭空燃起,转眼化作尘灰。

  “三妹她们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