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0 恶相毕露(求推荐,求收藏,求书单)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543 2020.07.10 12:28

  只说他反手一抽。

  “啪!”

  谁成想还真就被他抽个正着。

  耳畔炸起一声凄厉鬼叫,整节车厢的灯都跟着闪烁不停,老鬼瞬间散作一团黑雾,呼啸一过,掀起阵阵阴风,落到远处。

  但苏鸿信的心也跟着凉了。

  这一巴掌,虽说是把那老鬼从肩膀上掀了下去,可同样也暴露了自己能看见鬼的事实。

  一瞬间。

  一老一小,两只黑洞洞的眼窝,齐刷刷的全朝他瞧了过来;再看窗户外,那玻璃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昏暗的隧道里挤出了一张张扭曲的鬼脸,大大小小,全都盯着他,看的人如坠冰窟,那是头皮发麻,这哪是什么隧道,分明就是一鬼窟啊。

  苏鸿信这会已不是脸上见汗了,心头一个激灵,后心都湿完了,干涩的一咽唾沫,脸上神情似哭似笑,那是笑不出来,也哭不出来,难看到家了。

  造了孽了,怎么这种邪门的事全都让他给撞上了。

  可这祸事临头,眼见避不过去,只那起初的惊慌一过,苏鸿信反倒看了眼手上的戒指,恐怕自己能看见鬼,能打中鬼,也多是拜它所赐。

  打的中就好了,他就怕真像是电视里演的那种看得见,摸不着,那可就是死的不明不白;苏鸿信额头见汗,嘴里却朝地上啐了口唾沫,眼角煞气弥现,咧嘴一笑,自言自语的笑骂道:“看来我今儿真是走大运了,见了真把式不说,还能见一回你们这些个孤魂野鬼,我倒要瞧瞧,能有多厉害!”

  这刚说完。

  那一老一小两鬼,嗖的一没,化作两缕黑气,没入了身旁惊慌恐惧的娘俩体内。

  “遭了!”

  苏鸿信心道不好。

  但见刀疤女人眼神先是晕晕乎乎,转瞬眼瞳已是乌黑如墨,恶狠狠的瞪着他咆哮道:“你敢打我?”

  一声沙哑的苍老声音,尖利的像是夜枭一样,听的人天灵盖都能弹起来。

  那女孩也在其怀里对他咯咯发着阴笑,浑身上下冒着丝丝常人看不见的鬼气。

  车厢里原本还好奇张望的乘客,这会冷不丁见到这么一幕,再听那声音,简直是被吓个半死,有的干脆是边往远逃,这裤裆里已尿了出来,流了一地,还有的索性身子一软,从座椅上滑到地上,撅着屁股,像是个埋着头的鹌鹑。

  “你敢打我——你敢——”

  刀疤女人正发着嘶吼,可突的,一只大手豁然按在了她的脸上,而后,竟是被生生提起。

  “爷打的就是你!”

  苏鸿信冷笑一声,大步狂奔,只提着女人轻飘飘的身子奔出五六步,右臂筋肉一抖,已是抡圆了,将其狠狠按在了墙上,巨大的冲击带起“砰”的一声闷响。

  他紧紧扼着女人的咽喉,阴沉道:

  “出不出来?”

  “不、不出来——嘿嘿嘿——”

  女人身形受到钳制,双脚悬空,四肢挣扎,口中发着苍老声音,还带出阵阵阴笑。

  那个被小鬼附身的女孩这会翻到了地上,呼的又凌空飘起,双手一探,朝他脖颈掐来。

  苏鸿信抬腿就是一脚,右腿凌空扫出一道黑影,那小东西“哇”的一声,就落到了地上,他却不敢太过大力,只是将其扫到了地上,生怕连这孩子一起被他踢死。

  女孩坐在地上,先是撒泼打滚,然后居然哇哇大哭起来,嘴里发着童声。

  “滚!”

  苏鸿信眼中凶光毕露。

  这俗话说,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欺善怕恶,更是连鬼也不例外,何况苏鸿信手中杀生不少,随身自带一股煞气,如今杀性大起,更是再添三分恶。

  此刻姑且不说他是不是装的,但确实有些效果。

  那孩子浑身哆嗦一颤,口中哭腔瞬间消失,苏鸿信立见一缕黑气飘出,化作那个扁头长舌的娃娃,畏畏缩缩的立在远处。

  苏鸿信又看向刀疤女人,可这一瞧却是一愣,就见女人脸上的那几条疤,这会居然掉了下来。

  好嘛,敢情这还是画的。

  但他却没功夫想别的,女人嘴里还发着嘿嘿阴笑,眼中漆黑一片,哪还有半点眼白,眼窝周围一条条漫起的细小血管脉络更似根系般呈网状散开,如被墨染,好不惊悚。

  “老子让你笑!”

  苏鸿信脸色一冷,抬手就是两个巴掌,然后厉声道:“出不出来,要是不出来,我今天让你连鬼也做不成!”

  “出来了,我这就出来——”

  惨叫惊恐的声音从女人口中响起,一团黑气更是紧接着从其体内冲出。

  只一瞬,正在挣扎动弹的女人立马瘫软下来。

  苏鸿信试了试鼻息,还好,活着,只是昏了过去。

  地上的女孩这会也是昏着。

  苏鸿信扭头,只被他阴厉的目光一扫,那一老一小两只鬼,瞬间惊慌怪叫一声,身形一散冲出了车厢。

  可还不等他缓口气呢。

  一个先前撅屁股躲起来的汉子,这会见没了动静,正探头探脑的往外瞧,可这就瞧了一眼,他双眼豁然瞪的溜圆,嘴巴更是张的老大,一张脸瞬间一僵,再没动静,竟然是被活活的吓死了。

  不仅是他,就连苏鸿信也是看的双眼陡张,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这车厢的顶部。

  正倒趴着一个光头赤膊的大汉,胸前纹着一只虎头,正是先前的那个虎爷。

  而且这姿势还十分古怪诡异,他四肢对折往后,背朝上,面朝下,反着身子在上面爬着走呢,比跑的还快,如履平地,正好和那被吓死的倒霉鬼打了个照面。

  嗖的一下,便奔到苏鸿信头顶,探手就朝他天灵抓下。

  苏鸿信脊背一凉,心头大惊,他气息陡沉,双膝一曲,整个人向后一仰,就地使了个铁板桥,避过了这一抓。

  可那虎爷却是悬空不落,飘着再压一截,五指上鬼气森森,竟然顺势掏向他心口。

  一股阴寒凉意陡然袭身。

  苏鸿信双眼蓦的一红,暴吼一声。

  “嘿!”

  他双手撑地,腰身一扭,右腿已是提起,一脚倒勾扫出,正中那汉子太阳穴。

  “啪!”

  虎爷立马横飞了出去。

  可苏鸿信却阴沉着脸,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活动了一下右脚脚踝,适才那一脚,只让他觉得仿佛踢在了铁板上,和前面那两个一老一小的根本天差地别。

  这虎爷口中怪叫一声,凌空又飘到了车顶,像是不受丝毫影响,见苏鸿信也在看他,他面朝下的脑袋忽然一扭,扭转了一百八十度,从下拧到上,从前拧到后,倒悬着望了过来,一张脸阴惨惨的,白的好像泡了十天半月的烂肉一样,不见丁点血色,一双眼同样漆黑一片,眼眶周围的筋络血管全都浮了出来。

  苏鸿信冷冷笑道:“嘿,这可真是个技术活!”

  他眯眼细瞧,但见这汉子被一团浓郁鬼气所罩,三张阴森面孔接连交替浮现,怪不得这么厉害。

  突的。

  “啊!”

  虎爷猛一张嘴,大嘴几乎咧到了耳根,恐怖的尖啸瞬间传开,车厢两旁的玻璃无不破碎。

  窗户只一碎,立见一缕缕黑气从车窗外冲了进来,一张张阴森鬼脸,掀起阵阵阴风,呼啸来去,群鬼出穴。

  苏鸿信心头一颤,只将那娘俩塞到椅子下,转身站起,他一歪脑袋,伸手在脸颊上一擦而过,瞥了眼手上带回的血水,咧嘴面露狞笑,恶相凭生,满目凶光。

  又似察觉到什么,目光再一垂,却见胸口的衬衫已被抓出几条豁口,干脆伸手一扯,衬衫应声而碎,就见昏黄的光亮下,苏鸿信袒露的胸前竟是被照出一只通体漆黑,似虎非虎的恶兽刺青,呲牙咧嘴,凶光毕露,恨不得择人而噬。

  然后,他对着那虎爷勾了勾手指。

  “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