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7 善恶有报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115 2020.07.25 13:06

  苏鸿信冷笑。

  这“断魂刀”乃是杀人过百的杀生刃,饱饮人血,怨煞缠刀,是为杀生无忌。

  四大捞阴门的,扎纸人、缝尸人、仵作、刽子手,其中刽子手那可是凶名最盛,但凡能摸出来一把“断魂刀”的,那就是实实在在的人间阎罗,下九流全都得避着走,鬼神都得绕道,一句话,太凶了。

  就之前城外遇到的那一群成了精的黄皮子,乱世当头,这些畜生早已是无法无天惯了,其实它们真正怕的可不是苏鸿信,而是他亮出来的刀子。

  他老苏家的这把刀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刃口上的煞气浓郁的都快化成血了,野仙亡魂最怕的就是这种,一刀下去,立马魂飞。

  其实不光如此,清末民初这会儿,世道乱,各行百业空前繁盛,诸多下九流更是数之不尽,鱼龙混杂;其中不乏心术不正的,供奉什么野仙亡魂,或是修炼各种邪术道法,暗地里做着伤天害理的勾当,一些个修出了气候,寻常的刀,那是砍不死的,可这“断魂刀”不同,甭管什么人神鬼妖,只要在断头台上走一遭,那就都得死。

  这李黑子听苏鸿信一说,一身汗毛都竖起来了,他紧了紧手里刀,恨声道:“刑门的茬子?我这些年可是没少往你们那送东西,连直隶总督见到圣母娘娘也得规规矩矩跪下,你敢杀我?”

  “废什么话,爷杀的就是你!”

  苏鸿信横刀在手,右手一挽,手里的断魂刀呜的已带起一股让人头皮发麻的呼啸,横斩了过去,李黑子瞧的眼皮狂跳,可许是生死当面,他一咬牙,居然挽了个刀花,手中钢刀已是直直迎上。

  “铮!”

  两刀纵横相遇,立起一声金铁交击的清鸣,火星点点。

  苏鸿信一刀斩落,刀身一拖,带出一片抓心挠肺的声响,眼见对方有胆招架,他狞笑一声:“好的很!”

  双手握柄,运足了气力,只把那李黑子逼得连连倒退,直至退到墙边,退无可退,他这才忙闪身抽刀,侧身一滚,回手就是一刀照着苏鸿信背后劈下。

  “嘿!”

  苏鸿信面朝前,可身后就像长了眼睛,右腿似如蝎尾倒钩,自下而上一踢,正中李黑子手腕。

  “啪”的一声。

  哪想他这一脚踢下,李黑子竟是不觉痛楚,右臂只晃了一晃,苏鸿信却是忘了此人那刀枪不入的古怪手段,眼见得背后钢刀就要劈下,他左腿一曲,整儿身子瞬间贴墙扑倒,落地一瞬,反手已把“断魂刀”横在了身后,刃口一立,双刀再遇。

  “给爷躺下吧你!”

  苏鸿信横刀格挡的瞬间,他厉声一笑,曲起的左腿只似金鸡独立般往后一蹬,正中李黑子的右腿膝盖。

  他虽刀枪不入,可这一腿乃是蹬在了关节处,整个身子一个踉跄,立马又栽出去一个大跟头。

  苏鸿信单手撑地,借力凌空翻起,一个猛步赶上,又是当头一劈,那李黑子一口气还没缓过来,眼见耳畔惊起一阵骇人刀风,瞬间又在地上滚了一截,断魂刀斩落在地,火星四射。

  苏鸿信提臂收刀,看着灰头土脸正自杵刀起身的李黑子不由嗤笑道:“你这驴打滚的功夫可真是练的不错!”

  “他娘的,小畜生,真以为爷爷是怕了你!”

  李黑子脸色阴沉,语气恶狠,一双眼睛亦是暴现凶光。

  他厉吼一声,单腿凌空一踢,身旁的桌子瞬间横飞过来,苏鸿信闪身一避,迎面就见一把钢刀贴面削来,李黑子神情狠厉,可一条腿却猛的自下方飞了上来,李黑子心思全都在那“断魂刀”上,哪想苏鸿信还来了这么一招,预料不到,只见那条腿正好踢在了他的下巴上。

  “啪!”

  李黑子脑袋瞬间往后一倾,整个人都倒掀了出去,在空中身子一折,然后狠狠地摔到了地上,溅起不少土尘。

  苏鸿信则是摸了摸自己脸颊上面多出来的一条浅浅血口,慢慢落下右腿。

  李黑子一个鲤鱼打挺跃起,嘴里啐了口血水,揉着下巴,惊怒道:“谭腿?”

  他脚下踱步,刀花只一挽,翻身一倒已是贴着地面,滑溜的像是个泥鳅,连翻带滚,朝苏鸿信下三路攻来,身形一过,刀身再掀,屋里瞬间是尘土飞扬。

  苏鸿信一拧眉。

  “我说呢,光在地上打滚了,原来是地躺刀!”

  他说着话,脚下已是在挪步,双腿一左一右,连环急闪,那李黑子手里的刀光,只在他脚踝间翻转紧追,像是快要挨上,可挪出不到五六步,苏鸿信突然大步一赶,蹬地一跃,身子横空掠起。

  眼见如此,李黑子却是不惊反喜,武夫厮杀,最忌以高打低,易露空门,他蹲身在地,手中刀子掀刃上挑,不想苏鸿信眼露冷笑,双腿凌空一分,断魂刀已是往下劈去。

  双刀赫然再遇。

  可那分开的双腿,却已落在了李黑子在双肩上,苏鸿信口中双眼杀机暴现,口中虎吼一声,气息一沉,双腿已是陡然发力,只将李黑子的脑袋一夹,腰身一扭,而后往前翻身一滚,等站直了,回头去瞧。

  那李黑子已是横着身飞了出去,撞烂了门扇,翻到了走道上,这竟然还没死,他连滚带爬的就往外跑,苏鸿信提刀紧追赶上。

  二人一追一赶,转眼从后院追到前院。

  一个猛步赶上,苏鸿信横踢一扫,正中李黑子腿窝,他翻到在地,口中又是呼救,又是讨饶,只亡魂皆冒的往门外跑。

  哪想大门一开。

  他却是“啊”的叫出了声,僵立原地,身子如遭雷击,一张黑面转眼煞白,眼神发直,像是瞧见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嘴里磕磕巴巴的道:

  “孙、孙寡妇?”

  只这一耽搁。

  一刀横空斩过。

  但见李黑子项上人头登时高高抛起。

  无头的身子仍是站在原地,而后双腿一曲,竟然跪倒下来,断口处血如泉涌,砍下的脑袋则是凌空翻了几翻,不曾想,最后竟然又稳稳落回到断颈上,好不诡异。

  李黑子双眼瞪圆,一脸惊恐之色,已是毙命。

  望着眼前这一幕,苏鸿信只将断魂刀用红绸裹好,又瞥了眼门头上挂着的尸体,片刻光景,他再瞧去,那双血红的眸子,竟然已经合上了。

  门外夜风幽幽。

  苏鸿信也没说什么,擦了擦脸上的血,径直没入夜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