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2 一个怪梦(求推荐,求收藏,求书单)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101 2020.07.17 20:23

  “你们做过梦么?”

  “梦里有没有梦到过这样的一个人。”

  “一个总喜欢缩在阴影中。”

  “他总是在笑!”

  ……

  女人坐在电脑前,脸色苍白,伸手飞快在一个灵异论坛上打下这么几句话,发了个帖子。

  然后颤颤巍巍的捧起已经有些凉了的咖啡,喝了一口,原本一双秀气水灵的眼睛,这会眼仁里早已经是布满了血丝,黑眼眶重的不行,面容憔悴无比。

  她叫苏梅,是个杂志社的编辑。

  最近她遇到一件怪事,很诡异的怪事,她做了一个梦,而且连着五六天都是同一个梦,梦里的场景虽然不同,但她无论做什么梦,却总能梦到一个人。

  每每想到这个人,苏梅就觉得有种阴寒袭来,浑身发冷,她又倒了杯热水,发红的眼睛则是落在了面前的素描本上,上面有一个人,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大片阴影,漆黑的线条交错凌乱,几乎涂满了整个册页,而在阴影中,隐隐约约,像是有那么一个人。

  这个人的姿势很奇怪,像是蹲着,又像是坐着,看上去高的有些诡异,驼着背,弓着身,长长的头发遮住脸,半垂了下来。

  他的下巴很尖,半露的嘴像是在咧开。

  他在笑,咧嘴大笑。

  没有声音。

  一颗圆溜溜,瞪大的眼睛,在发丝间若隐若现,大的像是没了眼皮,眼球周围还弥漫着一条条猩红的血丝,看上去很模糊,瞪着她,看着她。

  苏梅像是看入了神,突然身子一抖,手里的热水洒了出来,她颤着气息,然后又看向论坛。

  就见多了两个评论。

  紫天:“就你这几句话,我已经能构思一个灵异故事了!”

  宁七:“男的?说不定是想要微信号呢?最近夏天了,猥琐男特别多,女孩子出门要小心!”

  苏梅默然苦笑,她已经给身边的几个朋友都说了这件事,但是没人信她,都觉得是她工作压力大,为了找素材,睡眠出了问题。

  可这都是真的啊。

  何况她还是个灵异社的编辑,胆小的哪敢做这类工作,平常遇到一些离奇古怪的传闻,她都会付之一笑,因为她觉得,这些怪事都是杜撰的、不存在、莫须有。

  但自从做了这个梦,她已经有两天没敢合眼了,精神上的压力,还有心里的恐惧,几乎让她崩溃。

  素描本一翻,第二页,也还是满篇的阴影,但相较于之前的那一张,却要更模糊一些,满篇的黑色线条,充斥着一种绝望和压抑,看上去也更远一些;这一张,画上的人,正站在一个路灯的阴影下,像是个蹲着的猴子,头发好长好长,都快要垂到地上了。

  还有第三张,那是更早画的,看上去,就好像远远的站着个驼背的老人,正在看她。

  这个人,似乎每做一场梦总能离她更近一些。

  好像快要碰到她了一样。

  不能让他抓住,绝不能,不然,肯定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苏梅心里都在颤抖。

  无论她在哪里睡觉,在工作室,还是在家,只要她睡着了,她总能看见这个人,不,她甚至已在怀疑这个究竟是不是人。

  不是人。

  她真的是困极了,也累极了,毕业后,她很珍惜这份工作,可这段时间的状态,主编已经对她不满,如果再不好好休息,她恐怕要被人当成神经病了。

  “阿梅,下班了,走了!”

  “嗯,我忙完就走!”

  听到同事的招呼,苏梅应了一声。

  她一面强作精神,一面整理着素材稿子,顺便再看看论坛的帖子。

  又有人回她了。

  夜雨飘灯:“别睡觉,千万别睡觉,不然被它抓住就完了!”

  苏梅双眼瞪大,俏脸一紧,像是抓住个救命稻草一样,忙回复的问:“你知道些什么?帮帮我!求求你,我说了,都没人信!”

  她激动的都要哭出来了。

  可当她看见那个人的回复后,一张脸瞬间一白。

  夜雨飘灯:“我帮不了你,因为,我也梦到了!”

  苏梅心里一凉,回道:“它是什么东西?”

  夜雨飘灯:“我不知道,但之前我们有三个人梦见了它,现在,其他两个都死了,死的很诡异,你一定想象不到他们的死状,现在,就剩我了,我已经好几天没睡觉了,也都没人相信我的话,他们都当我是精神病,还想把我整精神病院去!”

  苏梅心中忐忑的回道:“你那两个朋友是怎么死的?”

  对方这次回过来的,是一段语音。

  苏梅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开了,一个吃吃的诡异笑声传入耳中,像是还带着一丝丝断断续续的电流声。

  “嘿嘿嘿,你肯定想不到,一个人居然能自己把自己的心肝脾肺肾全挖空了,还把脑袋塞进了肚子,把自己缝成了一个球,另一个我是在他家下水道里找到的,一身骨头,像是被抽光了,软的呀,就和面团一样,被拉的细长,都变形扭曲了。”

  苏梅听的毛骨悚然,不寒而栗,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对方又回复了:“我也快了,我怕是撑不下去了,那两个人都是在第七天死的,你是第几天了?”

  苏梅颤着手回道:“五天!”

  她浑身发凉。

  会死?

  还是那么恐怖的死法。

  “你有他的画像么?我把它画了出来,你看看是不是同一个!”

  她又回道。

  夜雨飘灯:“接视频吧!”

  苏梅没想别的,赶忙点了个视频邀请过去。

  很快,接通了。

  屏幕上只是漆黑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周围却是泛着鲜红。

  苏梅问:“你人呢?”

  对面回过来一条语音。

  她一点开。

  里面就听响起一阵奇怪的声音。

  “咔咔咔——”

  这声音听起来很奇怪,就好像是什么东西在不停磕碰,又像是磨牙一样,不断发出怪响,断断续续,也没一句话。

  苏梅听的心里有些发毛,她盯着屏幕上显示的图像,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有些印象,可到底在哪见过呢?

  工作室的同事都走光了,寂静无声,只有音箱里不停冒着那个磕碰的古怪声音,隐隐带着丝丝的电流,有些诡异。

  苏梅心里泛起一阵不安,伸手就想去拿水杯,可目光突然扫到了素描本上的东西。

  瞬间,像是明白了什么,她一张脸已变得煞青。

  颤着手就要去关视频。

  可突然,视频里的画面变了,那一片漆黑慢慢往后撤了撤。

  苏梅终于看清了。

  那是一只大大的眼睛,几乎充斥填满了整个屏幕,像是快要挤出来一样,乌红的血丝满布,包裹着的黑色瞳孔几乎占据了大半个眼球,然后是一张阴惨惨的脸,又尖又长,垂着头发,两排完全裸露在外的牙齿不停上下磕碰着,他在笑,笑的像是在磨牙一样,鲜红发黑的大嘴,在咧开。

  赫然是她梦里的那个怪物。

  对面,一片昏暗,全是阴影。

  “咔咔咔——”

  苏梅吓得连尖叫都忘了,像是吓傻了一样,双眼陡张,心跳都快停了,只见阴影中,一只五指尖细骨节怪长的惨白右手,正慢慢朝着屏幕这头的她伸了过来,她想要动,可身体就好像被捆住了一样,僵住了似的,眼睁睁的看着那只狰狞怪手抓在了她的手腕上。

  一股阴寒冰凉的感觉陡然袭来。

  “啊!”

  苏梅终于叫出了声。

  一个激灵,她猛然睁开眼睛,只见周围的乘客都看着她,窗外,是田间小道,炊烟袅袅,朝露未散。

  又是一场梦。

  可当她看见自己左手腕上多了一个淡淡的黑手印后,一张脸瞬间没了血色。

  客车快要到站了。

  站口,一个穿着衬衫的年轻人正隔着窗户朝她招手,嘴里嚷着:

  “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