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6 硬茬狠手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238 2020.07.30 13:36

  这一刀可是来的猝不及防。

  月华朦胧,加之狗血浇面,那四人又惊又急,再见这棺材里一人如山魈老猿般提刀纵身跃出,当下惊呼道:

  “小心,有埋伏!”

  苏鸿信心中早已暗自想好了对策,哪怕用黑狗血破了她们身上的邪门术法,这四人本身想来都是身怀技艺的,他若刀势分散连攻四人,只怕难有得手的机会,倒不如凝聚刀势,先毙敌一人,再做打算。

  果然,四人遭逢变故,已是立马急退,脚下步伐急而不乱,且屈膝顶肘,隐成防守之势,一看就是老江湖了。

  苏鸿信挑着先前那耍“燕青拳”的女人径直翻身逼上,照头就劈。

  “断魂刀”只在月色下划出一扇乌光匹练,带起可怕风声。

  那女人莲步倒撤,连连急退,可她却是最倒霉的,黑狗血正好泼在了脸上,迷了眼睛,边退还边擦,乍听头顶传来的急风,还有面前狂乱的杀气,脸色不由一变,倒地侧翻一扑。

  “叮!”

  但见苏鸿信手中的刀,势如劈山,余势不减,直直斩在了地上,立见火星四起。

  那女子翻倒后正要起身,不想耳畔倏听“嘿嘿”冷笑。

  她视线已有所恢复,眯眼急瞧,正瞧见一条黑影如恶虎般飞扑而来,那人尚在空中,双腿已连环扫出,腿影翻飞,立如雨点般朝她胸膛踢落,催劲发力,靴子上已激起一股土尘,她口中不由“啊”的惊呼出声,忙抬手去挡。

  电光火石间。

  “啪啪啪——”

  已闻闷响急落,女人胸口连中数脚,口中“哇”的吐出一口逆血,只似断了线的风筝般,倒飞出去三四米,才翻滚倒地。

  正要起身,背后一沉,一只脚已将她踩回到了地上。

  这一切看似变招诸多,然实则不过眨眼几息的功夫,另三人避退之后,目光一定,却是看见了令她们目眦尽裂的一幕。

  “四妹!”

  “四姐!”

  ……

  就见八九步开外,一个男人正踩着她们的姐妹,面露森然冷笑,手中鬼头刀豁然抡起,而后一落。

  “哗!”

  手起刀落。

  一颗满脸血污,双眼瞪大的头颅,立时离了肩颈,滚了出去,沾满土叶。

  一脚踹开无头身子,苏鸿信抿了抿嘴唇,才皮笑肉不笑的指了指巨獒尸首,道:“那只畜生,是你们养的?”

  “受死!”

  眼见姐妹身死,另三人眼睛都红了,尖叫厉喝一声,已各自朝着苏鸿信杀来。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只对方这一伸手,苏鸿信便不由眯起了眼睛,目光闪烁。

  “好家伙,两个燕青巧打,还有一个八极拳架!”

  一左一右,已有两人脚下拐着弧形步,变势腾挪,轻灵巧妙,双手拢指攥拳,提气蓄势,成犄角之势朝他夹击而来,来势极快,令人眼花缭乱,且专攻要害。

  “迷踪二字倒是让你们练出了火候!”

  只在这三人一摆架势,苏鸿信心里已在凝神,眼见二人欺身贴来,他立时飞退,双腿一曲一直,连环发力,踮脚后撤,一步一蹬,宛如弹簧一样。

  身旁二人紧追不落,眼露浓烈杀意,怕是恨不得要将他千刀万剐,才能消了心头之恨。

  苏鸿信心里冷笑,世人多是如此,凡事若论对错,从不愿在自己身上找寻,他脚下连闪,甫退出不过六七步,豁然暴起反击,没了那刀枪不入的邪法,真要论武功,他可是心无畏惧,谁输谁赢,得打过才知道。

  眼见一人攻他腰肋,一人攻他下身,招招夺命。

  苏鸿信眼中凶光毕露,手中断魂刀猛然向后一杵,刀身直直杵地,他整个人忽借力凌空撑起,横身如陀螺般在刀柄上回旋一转,双腿如旋风般扫出,正中二人脸颊。

  本是步步紧逼的二人,瞬间翻了出去,嘴角淌血,面颊泛青。

  一招过后,苏鸿信刚翻身落地,眼角余光便瞅见一条黑影势如虎扑般朝他袭来。

  原来,还有一人没出手呢。

  那是个身形瘦小的女子,此人双手骨节极其粗大,拳眼子上,赫然是覆着一块块硬黑老茧,便是那摆八极拳架的女人。

  但见这人两个飞步横扑赶上,右肘一立,对着苏鸿信心窝子便顶了过来。

  “哈!”

  吐气如雷。

  瞧着这一记“顶心肘”,苏鸿信眼皮一跳,只来得及横刀一挡,胸口便觉一痛,整个人像是射出去的箭一样,横飞五六米,狠狠撞在了一棵树上,宛似挂在了上面,惊的背后树干一震剧烈摇晃,散下无数枯叶。

  不等落下,那女人猛步再来,竟然斜倾着肩头朝他胸口靠了过来,肘心外翻,这要是被靠上了,苏鸿信也就算交代了。

  眼见遇到狠手硬茬,苏鸿信咧嘴一笑,牙缝渗血,手中断魂刀一松,他双手反抱背后树干,腰身向上一掀,整个人立马往上一翻,贴树倒挂。

  双腿顺手将树干一夹,稳身之际,反手便从后腰的皮带上拔出了爪刀。

  那女人一撞落空,赫然撞在了树上,来势凶猛,好似可撼山摧岳,海碗粗的松树,顷刻“嘎吱”一声,听的苏鸿信脊背生寒,这却是自树根底下发出,地面都跟着一晃。

  苏鸿信立觉树干上传来一股莫大震动,惊的他气血起伏,紧咬的牙关随之一松,一口血箭立马呛了出来,可他却是眼露厉色,双腿一松,整个人朝下一坠,爪刀如尖勾,扎向身下女人的头颅。

  眼看一击落空,瘦小女人却忽然一沉身子,扑到在地,趁着拉开距离的空档,翻身便是对着苏鸿信一脚勾起。

  再看女人先前撞的地方,那肘心所落之处,树干上赫然陷下去一个核桃大小,三两寸深的浅坑,外渗着发白的汁液,简直刚猛的骇人。

  苏鸿信正自下刀坠落,冷不防见这女人翻身便是一脚,面前立觉劲风扑来,只道是好快的身手,但他却嘿嘿狞笑一声,口中蓦然沉着一口气,本已松开的双腿蓦然一紧,已是复又扣住了树干,他上身往上一抬,脸颊上立觉火辣辣的一片,像是被刀子刮过一样,却是被这女人鞋尖给扫中了,半张脸都麻木了。

  但同时,他左手的爪刀,已像是獠牙般,在面前扫过的脚踝上一贴一剜。

  立见皮开肉绽,一条腿筋竟是被生生用刀背勾挑了出了,翻刃一立,筋断血溅。

  那女人本是绷直的右腿,瞬间便软了下去。

  “啊!”

  林中立时惊起一声凄厉惨叫。

  那女人痛苦之余,作势便要翻向一旁,抽身退开,可她瞳孔豁然骤缩,就见面前,一张狞笑面容飞快坠下,手中尖刃只似蜻蜓点水般,在她脖颈上一沾即过。

  她耳畔立时就听到一阵血液溅射之声。

  “嗤嗤——”

  旋即,瞳孔渐扩,时有抽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