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0 雪路诡事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108 2020.07.21 19:08

  黄昏。

  天边的红霞渐暗渐淡。

  下了一场大雪。

  天寒地冻,一片愁惨。

  老头瘦的像是只猴,干瘦如柴,面颊皮肉紧绷的都陷了进去,颧骨高凸,又黑又瘦,穿着件缝了又补的大灰袄,针脚都崩开了,外露着发黑发黄的棉花,一颗小脑袋使劲往脖领子里缩,再配着顶毡帽,那看着呀,嘿,像极了只缩头的王八,滑稽却又可怜。

  “嘿、嘿、”

  他嘴里吆喝着,手上扬鞭,赶着马车。

  扬起的右手像是涨大了一倍,皮肉红肿透亮,青一块,紫一块,布满了冻疮,绽裂的伤口里还渗着脓血,甚是吓人。

  除了赶车的老人,车梆子上还坐了两个人,一个圆脸盘,大屁股的姑娘,灰头土脸的,穿了件碎花色的旧袄,双手揣袖,头巾裹着头,身旁还有个愣头愣脑,浓眉虎目的青年,蓬头垢面,冻得不停吸溜着鼻涕,穿的更破。

  木轮子碾过,雪地上留下两条辙印,歪歪扭扭,像是两条黑蟒,一直延伸到远方。

  路旁枯木怪枝,不时还能听到些老瓦“呱呱”的叫声,灰黯的不见丁点颜色,半掩的雪地上,一些个被刨开的坟头,还能看见散着几根人骨,荒凉且触目惊心。

  道旁的林边,还有一片血肉模糊,破烂的衣裳,残缺的肢体,散了一地,呱呱怪叫的老瓦歇在人骨上,啄食着有些发臭的烂肉。

  老人绷着脸,一言不发,直到赶过了,才听车上的青年心有余悸道:“爹,那是啥呀?也忒吓人了!”

  老汉叹了口气,沉着声道:“能有啥,八成是冻死的人,又落这小道上,便宜了那些刨坟挖尸的野狗,往后少走些夜路,这世道,狗比狼都恶,连人都吃!”

  “还有,去了城里,可别胡整,安生些,小心惹了祸事!”老人絮絮叨叨的叮嘱着。

  车上的两人也都“嗯嗯”应着。

  打这之后,三人冻得像是都不想再说话,只剩下车轱辘咯吱咯吱的转动声,碾碎了地上的积雪。

  直到。

  “吁~”

  老汉一勒缰绳!

  原来这道旁有个身形挺拔的年轻人背着个奇怪的包袱站在路边,见他们过来,脚下步子一折,大步迎上。

  一瞧那人背后裹着的物件,老汉眼神一紧,如临大敌,顺手握着身边搁着的柴刀,嘴里已低着声道:“柱子,握棍!”

  车上青年一听,赶忙擒起车上一根腕口粗细的短棍,紧张警惕的盯着来人。

  见他们这般动作,来人似也一愣,但马上明白过来,憨厚腼腆一笑,嘴里招呼着:“老丈别怕,这地儿太偏了,小子我搭个车,放心,不白坐,去了城里请你们吃上一顿!”

  听到这话,又看见对方人畜无害的笑,老汉皱眉不言,好半晌,才沉沉嚷了句。“后生过来吧,四个人,马可能要走的慢些!”

  年轻人听到这话,笑了笑。

  “那就多谢了!”

  只在三人紧盯的目光下,他坐在了马车另一头。

  见其坐的规矩,老汉终于放下柴刀,像是松了一口气。

  苏鸿信坐稳了,笑了笑,随手一抛,手中的一张纸已迎风飘起,待到马车远去。

  风卷纸落,坠入雪中。

  纸上赫然有字。

  任务:人间恶

  时间:戊戌年

  地点:天津城

  ——————时值乱世当头,人间秽气丛生,乾坤不明,人鬼莫辨。限期一月,请守门人拔除城中恶者,最少十数,人鬼妖邪不论,多多益善。

  落地一瞬,纸页瞬间化作一簇黑焰,转眼消失无形。

  寒风凛冽,剐人门面。

  车上的青年和姑娘都好奇的盯着苏鸿信,看着他身上的西装,还有脚上的靴子,像是见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

  见二人盯着自己,苏鸿信嘿嘿一笑。

  可他这一张嘴,好悬鼻涕差点没落里头,也冷啊。

  “爹,我想撒尿!”

  蓦的,青年张嘴嚷了句。

  老汉也不停下,只是放缓了速度,沉声道:“麻利点,天黑前咱们要进城,这荒山野岭的,不干净!”

  青年“哦”了一声,跳下车,干脆就站路边背着马车尿了起来,一股热流放的,冲出多远,哗哗的响。

  “呼,舒坦!”

  正畅快淋漓的松着气。

  青年忽然听到路边的树林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

  他视线一偏。

  就见路边的雪林里,冷不丁的对上了一双发光灿亮的眼睛,大如胡豆,直直的瞧着他,一股寒意瞬间从尾椎骨透到了天灵盖,吓得他把尿都差点憋回去,手一抖,全尿裤子上了,嘴里“啊”的就嚎了一嗓子,然后边提着裤子,边往回跑。

  车上的几人猛一听身后的动静,全都望了过去。

  “爹、爹,林子里有东西!”

  话都不利索了。

  苏鸿信闻言一瞧。

  视线四顾。

  但见雪林中的阴影里,不知什么时候蹲着几个黄乎乎毛茸茸的玩意儿,而且个头还不小,一动不动,一双灿亮的眼睛冒着精光,正探着脑袋,瞧着他们。

  等看清楚了是什么东西,他脸色不由一变,好家伙,居然是几只黄鼠狼。

  可他娘的这也太大了,比成年的野猫还要大上不少。

  黄鼠狼乡下并不少见,大的他也见过不少,可这么大的,当真是破天荒的头一会,也不知道活了多少个年头,鼠须都泛黄发白,垂下来两绺。

  见几人发现了它们,那个头最大,须子都发白的黄鼠狼居然不惊不慌,从林中窜出,在老汉难以置信的眼神中,走到马车前,人立站起,然后把两条前肢一搭,竟像是拱手行礼一样,口吐人言,细声细语的说道:

  “你们瞧瞧,我像人还是像神啊?”

  那往这边赶的青年,正手忙脚乱的系着裤带,眼看就要上车了,可一听这畜生张嘴居然冒了句人话,腿一软,当场就趴雪里了。

  老人也是吓的不轻,面色发僵,牙关磕巴,姑娘更是抖个不停,惊慌失色躲老人背后,颤着声道:“你、你、”

  连着几个“你”,硬是说不出一句话。

  黄鼠狼忽然把眼神看向苏鸿信,又问:“你快说说啊,我到底是像人还是像神?”

  苏鸿信吸溜着鼻涕,又探着脖子仔细瞅了瞅面前这拦路的玩意儿,然后他皱眉沉思道:“我瞧着吧,你像是根没把儿的大棒槌!”

  反手,就握上了背后的断魂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