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7 遇见同类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016 2020.07.20 17:44

  “咔!”

  门推开。

  门外,苏鸿信拖着行李箱,背着包,手里拿着手机,苏梅的声音正从另一头传了过来,语速飞快的道:“冰箱里有吃的,不行出去吃,等我回来再给你做好吃的,姐这边工作忙,先不聊了啊,拜!”

  一姐姐半个妈。

  “知——”

  苏鸿信刚说了一个字,对面那边就传来了挂断的提示音。

  自从过了做噩梦的那档子事,他这二姐可是精力越来越旺盛了,毕竟,再好的素材,哪有比亲身经历还要来的真实的,扬言要大干一场,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天地,还说“灵异社”要准备一档灵异探险活动,她一定要拿下。

  眨眨眼,苏鸿信反脚把门一勾,四下看看,两室一厅,桌上散乱着不少手稿,还有什么可乐零食堆了一堆,地上落了一层灰,洗手间里还能瞧见一堆没洗的衣裳,关键是电视都还开着。

  苏鸿信一撇嘴。

  “这个邋遢女人!”

  窗外下着细雨,天空阴霾。

  从窗口俯瞰出去,整个安城都是灰蒙蒙的,远处的路面上,拥堵的车流排起了长龙,一眼看不到头。

  扫了一眼。

  苏鸿信已放下了身上的东西,伸手从包里把“断魂刀”拎了出来,刀身裹着红绸,只双手一握,双腿一曲,他口中吞吐着气息,慢慢运起了劲力,手背上的筋肉都跟着一松一紧。

  “呼——”

  蓄气化力。

  运力于身。

  刀随力走。

  刃随肉走。

  渐渐的。

  他脚下不动,双手却是握刀缓缓劈出、撩起、横斩,越来越慢,就好像手里的刀越来越沉,连带着他的呼吸气段也越来越长、越来越深,像是沉入了四肢百骸,本是宽松的短袖,居然渐渐绷起,勾勒出了轮廓。

  苏鸿信就只是站着,鬓角已开始渗出了汗,口中气息突然一屏,他本是极缓极慢的动作突然暴起,原本无声无息的动作,豁然带起“呜”的一声骇人呼啸,刀招更是骤快——

  “下面是热点播报,今天清晨,东城区发生一起失踪案,失踪者名叫杨奔雷,四十二岁,曾数次蝉联全国武术冠军,也是国内知名的武术家、格斗家,现场还发现遗留有血迹,以及搏斗过的痕迹,在此提醒广大民众——”

  声音是从电视里传出来的。

  苏鸿信屏住的气息,慢慢又泄了,收刀凝立,一双眼睛已瞟向了电视上的画面,眼露诧异。

  “杨奔雷?奇了。”

  这杨奔雷他可是听过,此人常年活跃于泰拳、散打、自由搏击等各种格斗赛事,而且还是“戳脚门”的什么关门弟子,苏鸿信以前无聊的时候,也看过这人比赛的视频,手底下确实有点真东西,至少比那些欺世盗名的什么大师好太多了。

  没想到,居然失踪了。

  正想着,苏鸿信突然眼神一变,一双眼睛豁然瞪大。

  只像是看见了什么极为惊人的东西。

  就见这电视上,几个现场照片一闪而过,其中一张,是个半截悬挂的沙袋。

  那沙袋破烂不堪,前面还没什么异样,可后面竟然破开了一个大洞,就好像个喇叭花一样,边缘外卷外翻,似是里面炸开过一个炮仗,流了一地的沙子。

  苏鸿信喃喃道:“好家伙,这是被打的,还是被炸的?”

  眼神几番变化。

  最后他目光一定,又把“断魂刀”小心收好,转身出了门。

  这地方叫作朝花小区,租的房子在二十三楼,对苏鸿信来说也算熟悉,因为他大学就是在安城读的,没毕业之前,他二姐就工作了。

  撑着把伞,苏鸿信轻车熟路的没入了穿行的人流。

  ……

  街上。

  阴雨霏霏。

  “你好小妹妹,请问要喝点什么?”

  咖啡厅里的女侍者对着一个靠着窗边的位置笑问着。

  “姐姐,我要一杯摩卡,再来一份慕斯,打包!”

  清脆的声音响起。

  透过被雨水涂抹的有些模糊的窗户,依稀可见街上奔散四逃着急躲雨的身影,不远处,还有一个拉起了警戒线的俱乐部。

  奔雷搏击俱乐部。

  玻璃上,映出了一个穿着绿色雨衣的娇小身影,正趴在桌子上,还有一张圆圆的脸,大大的眼,以及,一只手;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就见那只手的食指上,隐约可见一枚戒指,但很快又消失不见,像是凭空隐去。

  服务生回来的很快。

  “小妹妹,这是你要的东西!”

  “谢谢!”

  甜甜的嗓音带着几分嬉笑。

  然后,她又把视线投向了窗外,望向那个俱乐部的位置,像是在等着什么。

  但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咦”了一声,手指一抬,戒指上正闪烁着晦暗如夜的光华,圆圆的小脸立马一紧,视线豁然瞧了眼街道东边的转角,二话不说,提着桌上的吃的,一戴兜帽,飞也似的钻入雨中,两条腿迈的飞快,脚底溅着水花。

  也就在她起身的同时,在东边不远的地方,一个正撑伞慢行的人,蓦然一顿足,伞下似是亮起一双精光爆现的眸子,嘴里同样“咦”了一声。

  而后一收伞。

  视线顾盼四方,最后望向咖啡店。

  脚下步伐渐急,渐快,最后是狂奔着掠来。

  街上的路人都只顾着低头躲雨赶路,哪还有谁会留意这个变化。

  苏鸿信感受着戒指上传来异样,双眼似惊似疑,又带着几分喜意。

  “竟然是另一个守门人!”

  果然,看来不止他一个。

  脚下急赶,可骤然,他就觉一股有些阴寒的气息突然逼近。

  抬头一看,已见面前多了五个脸色僵硬,神情木讷的身影,挡住了他的去路,一张张脸白的吓人,像是木偶一样,双眼空洞死灰,脚下步伐更是奇怪,身上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尸臭。

  “不是人?”

  苏鸿信一眯眼,就五人身上,没有一丝人气,眉宇间一股黑气笼罩,隐隐浮现出一枚神异古怪的印记,阴气重的吓人。

  “人为的?”

  “想要警告我?”

  苏鸿信眼神一变,瞧了瞧周围,然后一步步退到了一旁的巷子里。

  雨势越来越大,大雨瓢泼。

  他咧嘴一笑。

  “你这也太怂了,就这么怕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