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7 贼公贼婆(求推荐,求收藏,求书单)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312 2020.07.15 17:06

  只说老人转过身子,眯起一双微微外鼓的眼睛,下垂的眼睑一提,又在苏鸿信身上仔仔细细打量了几眼。

  他抖了抖西服袖子,露出一双颇显枯瘦的双手,也是抱拳,右手裹左拳,骨节紧攥,筋骨毕露,沙哑着声冷冷道:“那你可得把耳朵竖起来听好咯,我今儿就跟你说个清楚,可别吓得尿裤裆里,“小绺门”里爷爷排第四,诨号“飞天猴”,承蒙天津卫各路英雄抬举,都称我一声“尤四爷”,你小子竟敢来我这触霉头,就得赔上这条命!”

  别看二人抱拳相对,这可不是见礼的意思,里头规矩很多,武夫抱拳更有规矩,有文武一说,左掌右拳,是为切磋,以武会友,点到为止,左拳右掌,那便是打生死,要么倒下一个,要么两个全躺下。

  苏鸿信呵的一声冷笑。

  这小绺门,其实就是贼窝子,说的再好听点就是“盗门”。这可不像是什么门派,但凡懂点坑蒙拐骗的窃术,就都能算进去,而且,各自聚势一方,就譬如这火车上的,算是“吃飞轮的”,谁也不捞过界,但这老贼头说他能在“天津卫”闯出名头,苏鸿信却嗤之以鼻,信他个球。

  但同样是“贼”,却各有差别。

  譬如“燕子门”,自打出了个“燕子李三”,人家硬是把贼名变成了侠盗,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从下九流里脱了出去,成了京城里的一号武林门派,虽说功夫不行,可飞檐走壁的手段却是一绝,闯出了名头。

  “乱世出英雄”,且京津两地现如今可是能人辈出,风云聚会,就这种“打絮巴”的缺德玩意儿,只要敢露脸,指不定被哪位江湖豪侠看不顺眼,半夜摸上房梁,但凡他敢合眼,就甭想再睁的开来。

  何况,真要在“天津卫”里得个“四爷”的名头,他还用在这火车上颠簸遭罪,十有八九,那是坏事做绝,怕死不敢下去。

  既然问明白了,那他也就放心了,今天非得把这群“小绺”,全给拔了。

  他啐了口唾沫,呲牙嗤笑一声:“老东西你就吹吧,你咋不说你比那天津城里的“黄面虎”还要能耐呢?”

  说话间,他眼角余光一瞥,却是瞟见车厢另一端一群贼众正气势汹汹的赶了过来,为首的正是那裹脚老婆子。

  周围原本一个个看戏的人,这会儿已是意识到了什么,一个个那是逃也似的四下跑开,整节车厢,立马变得空荡。

  “倒是好一对贼公贼婆!”

  尤四爷阴沉着脸,喝道:“小畜生,甭废话,你又是哪条道上捞食的?”

  苏鸿信双手抱拳,骨节攥的青筋毕露,咯嘣作响,眯眼道:“好说,飞刃横空走,无常断魂手,一刀生死见,两刀鬼神愁——”

  尤四爷脸颊筋肉一绷,眯起的眼眸阴晴不定,只似心有忐忑,尔后皮笑肉不笑的道:“好啊,原来是个刑门的茬子,我那徒弟倒也死的不冤枉,但你今天既然来了,就别想活着下去!”

  苏鸿信却没说话,他已动手。

  他双手抱拳未分,可短打衣襟已呼的飘起,一只脚如毒龙钻心,已是从下钻向这尤四爷的下颌。

  这会儿,他才冷笑道:

  “你说了可不算!”

  “呀!”

  这尤四爷人老成精,眼见面前一条腿勾挑而来,只将抱拳的双手掌心一摊,压向了苏鸿信钻来的脚背,他自己则是嗖的平地蹦起快五尺高,借力凌空翻起,身形倒挂的同时,双手五指攥成刁手,形如鹤嘴,已啄向苏鸿信的太阳穴。

  功夫如何姑且不说,这身提气纵跃的身法倒是灵巧如猴,苏鸿信双手往上一撑,已稳稳接住了尤四爷的双手,二人一上一下。

  可苏鸿信眼神却猛一变,本是落空的右脚,硬是被他一拧腰,又被生生抬起来一截,直直往上,踢向尤四爷的面门。

  电光火石间,就听“刺啦”一声。

  两人又各自撤开。

  苏鸿信看了眼手臂上被划出的血口,眼神幽幽,嘿一笑,森然道:“老东西还真有两下子,敢跟我玩虚的!”

  “嗖!嗖!”

  遂见那尤四爷面露阴笑,双臂只一抖擞,袖子里立马滑出来两支一尺来长的尖刺,长刺旁再分一刺,居然是两支峨眉刺,不过却开了刃口,寒光冷冽。

  他们这一动手,陈虎五人也是彼此一个眼神。

  几步快赶,竟然自角落里抱出一捆草席,只将席子抖开,居然裹着一柄柄黑身白刃的砍刀,那陈虎的兵器不同,两节短枪。

  徐三正立在旁边,冷不丁迎面就见一把刀飞了过来,耳边就听“接刀”两字,这浑身肥肉一哆嗦,脸色发白,一双胖手下意识就忙去抓,结果差点没把自己割了。

  陈虎见他这模样,没好气的道:“你这怂货,躲远点,待会别滋你一脸的血!”

  “好嘞!”

  徐三浑身肥肉都快抖飞起来了,忙跑到一旁躲了起来,临了还不忘探头招呼道:“干他娘的!”

  “招呼!”

  不知谁喊了一声。

  场面瞬间混乱一片。

  苏鸿信眼中煞气汇凝,正要再动手,一脚还没跨出,耳畔就听“唰”的一声急响,一条细长黑影,如毒蛇出穴般朝他咬来,劲风一袭,令他脸色一寒。

  当下缩身一躲。

  “啪!”

  落地一瞧,身旁赫然落着一条九节鞭,节身不过七八寸,粗细如指,可通体居然都是铁的,这要是被抽上,筋断骨折都是轻的。

  “老贼头,我来帮你!”

  动手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老贼婆。

  别看这老婆子年纪大了,身法却灵活非常,一条九节鞭一收,“唰唰”一抖,连那硬椅挨上都要裂开,呜呜风声骇的身旁的人,全都头皮发麻的躲向一旁。

  陈虎见状,双枪一横一扫,正要来援手,却听苏鸿信沉声道:“这两个给我就行。”

  可不是他逞英雄,而是这会一动手,他已是瞧出来,这五个汉子,勉强算是江湖上卖艺的杂耍把式,身手粗浅,仗的多是一身气力,过来怕是走不了几招就得躺下,凭白丢了大好性命。

  但对付剩下的乌合之众,却绰绰有余。

  那陈虎也是背渗冷汗,适才被那九节鞭擦了一下,这会儿肩头就跟火烧火燎的一样。

  “你小心!”

  他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虎吼一声,领着自己的兄弟,已扑向一群贼众,横冲直撞,神情激奋,似虎入羊群。

  眼见一帮手下哭爹喊娘的连连倒下,那老贼婆眼神阴冷一扫,手中九节鞭只在她细小的胳膊上借力一转,当空就朝陈虎背门抽下。

  不想眼角乍见一抹寒光贴着她脖颈割来,口中瞬间暴起一声尖叫,另一手抓鞭回撤,只把九节鞭一横,一柄刀子就被她架个正着。

  那刀身一拖一拽,刀刃下火星四溅,苏鸿信已站在三两步开外,他收刀冷笑:“知道打絮巴该怎么死么?”

  这一对贼公贼婆脸色俱是一变。

  “谁死还不一定呢!”

  话刚完,一抹刀光已是窜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