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2 大凶不详(求推荐,求收藏,求书单)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432 2020.07.12 12:41

  “唔——”

  一声微弱的低吟,从女人嘴里冒了出来,悠悠醒转。

  浑身上下传来的莫大痛楚,只让她觉得自己的身子骨都快散了架一样,口中发着痛苦的呻吟。她想动,不想这一觉醒来实在虚弱的厉害,手脚酸麻,竟是使不上半分气力,只能勉强睁开眼,然后又慌张四顾,等摸到身边昏睡的孩子。

  “丫儿?”

  她慌张无措的唤了声。

  见女儿没应她,这心头一急,正想再喊,可耳边就听“砰”的惊起一声巨响,吓的她忙一缩身,尔后小心翼翼的抱着女儿朝外探头瞧了一眼,迎面,就对上一双阴厉幽森的眸子,凶光毕露,满是不加掩饰的戾气。

  “啊——”

  女人心头一颤,下意识失声尖叫出来。

  就着明灭不定的光亮,她已看见,这地上躺着的,赫然是那个年轻人,但等她看见男人怀里抱着的那个东西后,干脆两眼一翻,头一歪,又晕了过去。

  苏鸿信现在可没功夫管她,嘴角血水滴淌,他一张脸更是逐渐变得涨红,额角青筋暴跳,紧接着,呼的就已飘了起来,浮到了空中。

  而他怀里还死死抱着一个人,他使得招数类似柔术中的裸绞,双臂捆绑成结紧锁其脖颈,奋力之下,手臂上的筋肉只似粗涨了一圈。

  而他抱着的,当然就是那个不人不鬼的虎爷。

  但现在,这个虎爷已没了半点人样。

  他先前本就吓人,此刻历经一番激斗,一张脸几乎全然塌陷下去,下颌碎裂,一片血肉模糊,张开的大口已是难以闭合,乌红的血水不住外流,难怪那女人瞧了一眼,就被吓晕了过去。

  但现在,他只能在空中疯狂挣扎,他的双臂筋络已被苏鸿信挑断,赫然是废了,唯有双腿不住颤动扭曲。

  “砰!”

  却见两人忽又横移出去一截,狠狠撞在了车厢上,接着翻落在地,撞在一排座椅上。

  “咳咳——”

  苏鸿信紧闭的嘴里蓦的发出一阵压抑的呛咳,殷红的血水直从他鼻里淌了出来。

  “你他妈的!”

  压抑、沙哑,咬牙切齿,歇斯底里的声音忽然从他渗着血的牙缝里挤出。

  “啊!”

  一声低吼。

  苏鸿信箍紧的双臂下突的响起“嘎巴”一声。

  就见虎爷不停挣扎的脑袋瞬间便像是没了气力,脖颈一软,后颈皮肉下的颈骨豁然凸起一截。

  苏鸿信终于松手,收力,单手往下一撑,按椅往后一翻。

  看着虎爷无力垂下的头颅,苏鸿信张开了嘴,满口腥咸。

  可即便如此,身负这样惨烈的伤势,换作常人早已死的不能再死的重伤,这位虎爷仍是毫无影响,眼见苏鸿信撒手,他居然一转身,竟是想要逃。

  “现在才想跑?晚了!”

  一声狞笑。

  苏鸿信脚下奔出两个箭步,已是凌空一记鞭腿正中其后心,“砰”的一声,虎爷整个人扑倒在地,正欲爬起。

  邃见苏鸿信再翻身一扑,高高跃起,而后单腿一曲,一记膝撞从上而下,恍似重锤般落在了虎爷的后腰,骨碎声再起,车厢底部都是一震,一口热血,直从胸腹涌出,自虎爷的口鼻内喷出。

  苏鸿信冷着脸起身。

  “还不出来?”

  探手一抓,只将虎爷凌空提起,他就见三团鬼气在其头颅汇聚不散,当下眼中煞气狂飙,口中厉声啸道:“出来——”

  这啸声甫一出口,苏鸿信胸膛上那只恶兽,瞳中陡见血光一闪,隐约似惊起一声低沉的利啸,宛如狼嚎,又似虎吼,骇人心神,与苏鸿信的吼声难分彼此。

  “啊!”

  三股阴森鬼气,只在让人头皮发麻的尖啸中自那虎爷体内冲了出来。

  “死!”

  苏鸿信抛开手中尸体,双手扣爪齐探,两股鬼气瞬间已被擒住,在他手中化作两道正在挣扎哭嚎的鬼影。“……饶了我们吧……我们死的好冤啊……我们只是想找替身,有什么错……”

  可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两条鬼影已在苏鸿信手中被无情攥碎,化作一团鬼气,被那戒指尽数吞噬。

  他脚下再赶,飞扑一窜,往窗口一探一抓,朝最后一缕鬼气抓去。

  但他刚把手伸出窗外,本是阴厉的神情却豁然狂变,一张脸瞬间煞白,仿佛没了血色,瞳孔更是急缩,触电般缩回了手。

  裸露染血的手臂上,这会儿全是冒出来的鸡皮疙瘩,汗毛全都立了起来。

  就见适才还满是恶相,凶煞非常的苏鸿信,突然往后退了两步,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背后全是冒出来的冷汗,他喉中干涩,瞪大双眼望着窗外,被那阴风一吹,这身子骨竟隐隐有些发冷。

  “有没有搞错,这也太夸张了吧——”

  他看着窗外呐呐道。

  只见那被昏暗笼罩的石壁上,竟是长满了一只只苍白乱抓的手臂,煞白煞白,阴惨可怖,一眼扫去竟是望不到头,无穷无尽,密密麻麻,看的人如坠冰窟,不寒而栗。

  苏鸿信一个激灵,眼中什么戾气、恶气全都没了,被吓的;恶相一消,连带着他胸膛上的那个刺青也没了异样。

  “咕嘟!”

  他脸色难看,满是心有余悸,刚才差点被拽下去。

  这邙山他倒是知道,墓葬群,其内墓冢众多,而且不乏帝王陵墓。

  “这得埋了多少人啊?”

  苏鸿信心里真是怕了。

  这要是全来,别说他会真把式,就是给他三头六臂,再给他机枪大炮也干不过啊,恐怕死无全尸都是眨眼的事。

  汗流浃背,他紧张的瞧着,等过了半晌见没异样,悬着的心才落下去,然后紧锁眉头,又细瞧了几眼,心中暗凛。“这地方真是太邪门了,这些鬼东西看样子好像是被困在这的,里头指不定还有什么不得了东西,大凶不详,不可久留,得赶紧走。”

  抬手一擦,一头的冷汗。

  想着事,他转身扭头。

  正准备走,迎面就见一张披头散发,面颊发青的脸凑了过来,苏鸿信眼皮一跳。

  “妈的,还来!”

  作势就要动手。

  “别,是我!”

  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忙道。

  苏鸿信只见他面前这个有些战战兢兢的黑影,赶忙一撩头发,露出了整张脸,正是那个女人,手里还紧紧的攥着一支发簪,有些不确定的颤声问:“你、你没被、上身吧?”

  敢情是先前经历了一场恶战,苏鸿信现在浑身沾着不少血污,面目狰狞,这女人醒来,见他直勾勾的盯着窗外,只以为也被鬼上身了。

  “就算是,你还想用这绣花针一样的玩意儿和我动手?”苏鸿信呼出一口气,扫了眼女人手里的簪子,撇撇嘴。

  “啊?你真的被上身了?呜呜!”

  这女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傻,听到苏鸿信这么一说,干脆哇的就哭了出来,然后一咬牙,紧攥发簪,像是要做什么殊死搏斗。

  “靠!”

  苏鸿信一翻眼睛,顺手把那簪子一夺。

  “你个傻娘们儿,鬼还会和你说这么多废话?”

  他没好气的骂了一句,然后往前走,等穿过了那个煤厢,又走到那个巨大的锅炉前,才发现原来是里面的火焰熄了大半,怪不得停了,之前杀的那个乞丐,八成就是填补燃料的司炉。

  女人抱着孩子跟在后面,结结巴巴道:“对不起!”

  苏鸿信现在心事重重,只拾起一旁的铁铲,头也不抬的沉声道:

  “先离开这再说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