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1 穷凶极恶(求推荐,求收藏,求书单)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167 2020.07.11 13:21

  车厢里,狼藉一片。

  陡见两条黑影,如两支离弦之箭狠狠撞在一起,昏暗狭小的车厢里,一者势如恶兽,一者快如鬼魅,电光火石间,就听“啪啪啪”激起声声快疾闷响。

  但转瞬,二者却又豁然分开。

  车灯忽明忽暗,生着呲呲的电流声。

  车厢两端,二者对立。

  “嘿嘿——”

  一声阴森飘忽的尖笑,像是从那虎爷舌尖上发出来的一样,腔调古怪的让人不寒而栗。

  他倒趴在车顶,四肢如同抽筋,不停的拧转扭曲着,骨头关节发出一连串让人牙酸的声音,一颗脑袋就和摆钟一样,咔咔在空中打着转,张着的大嘴,脸部肌肉都撕裂开了,真就咧到了耳根,两排猩红的牙齿,正在上下不停磕碰着。

  苏鸿信看了眼自己右臂上被抓出的五道血痕,眼中戾气更浓。

  猛的,他头也不回,左手忽朝着身侧一抓,立见一缕正要钻入那娘俩体内的鬼气瞬间被擒个正着,化作一张阴森惨白的女人脸,悬在空中,阴笑连连。

  目光一扫,苏鸿信左手擒鬼,右手已攥拳击出,但听那阴笑戛然而止,变成一声惨叫,女鬼头颅当空粉碎,无头身子登时散作一团鬼气,他手上本是一直没有动静的戒指,这会儿突然散出一阵黑色光华,竟将那些鬼气悉数吞了进去。

  乍一看到戒指生出这般变故,苏鸿信眸光闪烁,他放下左手,望着车厢内的重重鬼影,忽然森然一笑。“不知死活,竟敢留在这里祸害人,既然死了还不安分,那我今天就让你们魂飞魄散,连鬼也做不成!”

  此时此刻。

  随着苏鸿信的恶相越来越清晰,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胸膛上的那个恶兽刺青,也愈发真实起来,拧身回顾,探爪欲扑,光亮明灭中,一双暗金色的兽瞳只似活了过来,透着极其残酷、凶恶的光华,仿佛下一刻就要扑出,择人而噬一样。

  不少妄想接近地上那娘俩的鬼影,只被这兽瞳一扫,无不是散作一团鬼气,惊恐而退,四散而逃。

  “彪?”

  隐隐听到阴风中传来鬼气森森的惊恐尖叫声。

  这“彪”可不是什么莽撞的意思。

  苏鸿信眯了眯眼,似乎连他也有些意外。

  打从懂事起,他身上就有这东西了,还是他爷爷亲手给他纹的,据说这刽子手一脉,每一代都得纹上这么一个东西,但这兽图虽各不相同,却都有一个特别,不是凶、就是恶。

  因为,这“刽子手”是捞阴门的,做的事人憎鬼厌,也算最不受待见的哪几种之一;而且,损阴德,何况还经常和死人打交道,要是不凶、不恶,就吃不了这碗饭,镇不住,兴许小命都得搭进去,命得够硬。

  但也正因为如此,命硬的,往往是克人克己,这“刽子手”的下场,到了最后,晚年大多凄凉悲惨,少有善终的。

  当然,他爷爷并不是为了让苏鸿信继承祖上的手艺,而是家里就他一个男娃,得护住了,得来不易。

  他知道老爷子身上也有个刺青,是只“黄虎”,轮到他时候,起初苏鸿信还当是个“墨虎”什么的,结果他爷爷说,这是“彪”;按照老爷子的说法,是说家里连着生了六个女娃,阴气太盛,只怕老天爷又把他收回去,硬是不顾他爸妈的反对,给他刺了这么一只恶兽,号称穷凶极恶。

  就因为这,他从小就没少听他妈在家里抱怨,本来是想送他去当兵的。

  这些年下来,他年岁渐长,也就习惯了,没曾想,还有这么一番变故。

  但苏鸿信心里也暗自庆幸。

  却说他正思虑着,眯着的双眼猝的一张,嘿的一声低笑,已奔了出去。

  就见那虎爷手脚并用,飞一般贴着车厢左侧内壁,爬了过来。

  苏鸿信不退反进,大步只往前赶出一步,奔出的同时,右腿凌空踹在临近过道的座椅上,就听木质硬椅底座发出“嗙”的一声爆响,然后从地上翻飞起来,势如流星,朝那虎爷飞去。

  不想那虎爷此刻却是灵活异常,快如鬼魅,浑身鬼气已如实质,丝丝缕缕弥漫开来,四肢一曲一伸,已嗖的闪向一旁。

  但他刚一停下。

  “给爷下来吧你!”

  一条飞腿当空踢来。

  苏鸿信眼中凶光大胜,右腿绷的笔直,带起劲急的破空声,一脚正好窝在虎爷心口。

  他这一脚,便是两百斤的野猪挨上,都得翻着四蹄躺下去,但凡普通人挨上一下,那必定得是心脏破裂,死在当场,可这虎爷居然只是晃了一晃,翻身落到地上。

  反倒是他自己被震翻出去好一段距离。

  苏鸿信抿了抿发干的唇,这人恐怕本就是会些真把式的高手,太阳穴都要隆起不少,浑身肌肉虬结,如今又被这三只恶鬼上了身,必定更加棘手。

  他右手忽然往后腰一摸,摸出来一柄短小的薄刀,脚下再动,上身前倾急冲,薄刀已被他耍了个刀花,带了过去。

  那虎爷突然腰身一沉,随后呼的蹬地而起,以一种非人的姿势横身扑出三四米,从地上扑到了空中,瞬间已到苏鸿信面前。

  怎料急冲的苏鸿信突然左腿一抬,借着冲力,屈膝蓄力,纵身拔地而起,势如撞山,膝盖正中那虎爷下巴,嘎巴一声,已闻骨碎。

  扑出的虎爷上身登时向后一仰,整个下巴已是塌陷碎裂,血肉模糊,但他仍似不觉痛楚,翻身凌空一转,人已稳稳趴在地上,一双幽森漆黑的瞳更是没见半点反应。

  也就在一前一后。

  苏鸿信已从他头顶坠下,抬起的右腿带出一道匹练,如斧劈般正中其后脑。

  虎爷的脑袋,瞬间像是被重锤砸中,蓦的一垂,与地面发出一声巨大撞击,后脑已是塌陷下去。

  但苏鸿信却没罢手,他已落在虎爷后背,指间刀光快闪,已是挑向虎爷的腋下,后颈。

  薄刀沿肉疾走,立见鲜血直流。

  可也只是一瞬。

  一条左腿突然反折而来,苏鸿信被踢了个正着,后背大力袭来,他痛哼一声,人已翻滚了出去。

  感受着背后传来的痛楚,苏鸿信阴沉着脸站起。

  但他却慢慢笑了出来。

  只见对面那个鬼东西,这会两条胳膊像是软鞭般耷拉着。

  “呸!”

  一口带血的唾沫,吐在了地上。

  苏鸿信一擦嘴角,嘿嘿一笑,寒声道:

  “我今天非得剐了你!”

  胸前的刺青,被他身上的鲜血一染,瞳中竟是隐约绽出血光,妖邪诡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