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3 黄河大桥(求推荐,求收藏,求书单)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443 2020.07.13 12:27

  听着窗外渐渐又起的轰鸣,见蒸汽四溢,苏鸿信如释重负般呼了一口气,一撂铲子,贴着车厢就坐了下去。

  太他娘累了。

  其实累倒是其次,连番恶战厮杀,他流失的可不光是汗,还有体力,更别说又受了伤,这会松懈下来,浑身都不自在。

  更是饿。

  等恢复了一会,他才又起身,看着火车动了起来,望着窗外的隧道,眼神阴晴不定,仿佛在想着什么,时不时又看看手上的神秘戒指。

  看来,他原本熟知的这个世界,远远不止它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啊,就好像多了一张神秘莫测的面纱,谁也不知道底下藏着什么。

  “哎呀,不好了,你快来瞧瞧——”

  车厢一头,那个女人牵着孩子有些惊慌失措的忙进来,然后指了指身后的煤厢。

  “又怎么了?”

  苏鸿信一掀眉,朝她指的地方走去。

  女人则是跟在身后,有些语无伦次,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之前二人有过简单交谈,女人名叫刘莺,汉口人,娘家是京城的,这次说是回去省亲,真假与否,苏鸿信不在意这个,毕竟只是萍水相逢,帮她们也只是顺手为之罢了。

  但不得不说,这个刘莺还是挺聪明的,知道自己一个女人在外带着孩子不安全,加上模样生的不错,竟然还会扮个丑,画了几条刀疤。

  “羊变成人了!”

  终于,她急得一跺脚,才说了句有些奇怪的话。

  苏鸿信听的皱眉,像是有些没明白。

  可等他看见煤厢里的情况后也跟着傻眼了。

  只见除了那些个残缺的孩子外,这角落里,还多了一个穿着肚兜、短裤,光着大半身子的姑娘,正缩着身子在那低低啜泣,见苏鸿信他们一来,更是哆嗦发抖,又惊又怕。

  这什么套路?

  “啥情况啊?”

  苏鸿信一愣。

  刘莺则是理清了思绪,指了指地上正“咩咩”叫唤的两只羊,把详情大概说了一遍。

  原来她先前看着那些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的孩子于心不忍,趁着苏鸿信填补燃煤的时候,接了点水,又从车厢里搜寻了点吃的,挨个喂了点。

  等到最后,瞧见角落里还捆着三只叫唤不停的羊羔,也想着顺便喂一下。

  可谁成想,就喂了一口水,这羊羔忽的翻倒在地,四蹄乱蹬,只在地上打了个滚,摇身一变,居然变成个大姑娘,这可把她吓一大跳。

  听她这么一说,苏鸿信则是有些回过味儿来了,他望着地上另外两只还在挣扎的羊羔,喃喃道:“敢情还真有这造畜之法啊!”

  这三只羊羔他记得,之前杀那个乞丐的时候,好像就有点印象,没想到居然是人变的。

  但他眼神又跟着一沉。

  这可是邪法,伤天害理,但凡修习的,多是心术不正之人,而且,要不同于耍把式的,这虽是障眼法一类,却已经极为接近那些小说里神乎其神的法术了。

  以那乞丐浅显的身手,绝然做不到这种地步,这火车上十有八九还有个狠角色。

  不过这种障眼法倒也好破。

  他蹲下身。

  “水给我!”

  接过刘莺递来的水壶,他又给另外两只羊羔喂了点。

  就见水一入口,这两只羊羔忽然翻倒在地,羊皮整个膨胀鼓起,变大,就好像里面裹着什么人,扭曲变形,如同孕妇怀胎十月的肚子,圆鼓鼓的,里面更像是有胎儿在动一般,已隐约可见人形,尔后整个羊皮“噗”的被撑了开来,化作一团黑气,不留痕迹。

  这又是两个光着大半身子的姑娘。

  还真是奇了。

  苏鸿信初见这般想都没法想的古怪手段,心里也是暗暗惊奇,但又意识到这么盯着别人不妥,目光一转,在煤厢里四下仔细一瞧,只走到一团草垫旁,抬脚一掀,就看见一件件被揉成团的女人衣裳正藏在下面。

  刘莺也是看的目瞪口呆。

  但她忙把苏鸿信推搡出去,又赶紧拾起地上的衣裳,安慰着那三个姑娘。“没事了,别哭了——”

  摇摇头,苏鸿信退出了煤厢,望着狼藉一片的车厢,除了一地的血迹,尸体都已经被他丢到火炉里了。

  但这腹中空空实在饿的不行,他干脆把视线瞧上了那些别人没来及带走的包袱上,翻箱掀包的,费好大劲儿,才终于找到了几块被裹得严严实实的窝头儿,可只往嘴里一搁,我的天,“咯嘣”一声,硬的就跟砖头似的,一口下去,就门牙刮下来点沫儿。

  “呸,就这玩意儿也要里三层外三层的包着?”

  咯的苏鸿信一阵牙酸。

  “噗嗤,先前见你挺能耐的,怎得这会饿了也不知道开腔知会一声?”

  见他捧着个窝头儿在那愁眉苦脸的杵着,刘莺倒是罕见的笑了笑。

  身后则是站着三个畏畏缩缩,惊色未消的女学生,正手忙脚乱的理着衣裳裙子,泪水还在眼眶大转儿。

  “赶紧吃吧,这些都是我自己做的!”

  刘莺也不知道从那取过个包袱,一摊开来就见里面全是油纸包好的东西,四根大麻花,还有九个大包子。

  闻着味儿

  “咕!”

  苏鸿信的肚子立马就不争气的响了。

  他爷爷去世,一天他都没什么胃口吃饭,这会更是饿极了,也没多说什么,道了句“谢谢”,伸手毫不讲究的在裤腿上蹭了蹭,这就狼吞虎咽的吃起了他在这民国的第一顿饭,别说,这包子味道真是绝了,皮薄馅大,分量足,一口咬下去,香浓汁水登时盈满唇齿,手艺不错。

  “香!”

  一口气吃了七个包子,两根麻花,又灌了大半壶的水,这肚里有了东西,苏鸿信才更踏实了些。

  “轰轰轰——”

  火车的轰鸣声突然像是远了。

  众人看去。

  原来已经出了隧道。

  窗外,风雨未停,电闪雷鸣。

  大雨只往里面刮。

  几人才赶忙又退回煤厢。

  苏鸿信朝外瞧瞧。

  刘莺开口道:“过了隧道,就要过黄河大桥了,过了黄河,大概明天傍晚就能到京城了,但愿千万别出什么事才好!”

  她显得有些忧心忡忡,毕竟先前刚经历了那些怪事。

  苏鸿信心里也有些拿捏不准。

  之前就说过,这“打生桩”可是多要活人祭,“邙山隧道”既然出了古怪事,那这“黄河大桥”他可真是怕再有什么动静。

  而且这“架桥”其实还有另一种说法,叫作“困龙枷”,风水学中,多是将天下山川走势,江河水脉视作龙脉。

  架桥,就相当于给这“龙脉”扣上一道枷锁,故而,古怪事也是层出不穷。

  何况,黄河上发生的怪事可多了去了,一条河也不知道养活了多少捞尸人。

  他笑笑,道:“能有啥事,只要桥不塌,我——”

  想着算是半安慰自己,半安慰一下别人,可话刚说到一半。

  他忽然闭嘴了。

  “轰!”

  顺着火车前方的光亮瞧去,只见这大雨中。

  远在三四十米外的一股浑浊巨浪倏然掀起。

  如飞瀑翻卷逆流,竟是自黄河中倒卷而起,狠狠冲在了黄河大桥上,激得巨响轰隆,整个火车都跟着隐隐颤了颤。

  可真正让他闭嘴的,是这浑浊巨浪中居然隐约可见翻起一条巨尾,好家伙,简直粗的吓人,仅是露出的一角轮廓,就跟水缸一样。

  “这又是啥玩意儿啊?”

  苏鸿信的笑瞬间比哭还难看。

  “造了孽了,我是没辙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