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2 煞气狂露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498 2020.07.28 13:22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巨獒食了太多的腐尸烂肉,如今这一动作,阴风一起,竟似是有孤魂野鬼与之相随,林中本是一朵朵时明时灭的碧绿鬼火,而今俱是呜呜飘起,相随左右,好不骇人。

  苏鸿信一侧目,一张撅齿翻牙的血盆大口正迎面呵着恶臭腥风扑来,他一张脸霎时也跟着狰狞恶狠,眼见那女子一条大好性命转眼成了这畜生的果腹之物,他心中已是怒火中烧,杀性大起,心头本是对这畜生的骇意瞬间焚之一空。

  “畜生!”

  当下冷然一哼,脚下只往后一窜,只在身侧一颗树干上借力连蹬数步,掠空一跃。

  这巨獒动行如风,来势极猛,只似贴着苏鸿信的脚跟连抓带咬把那海碗粗的大树撼得“砰”声大震,两爪再是一抱,呼的往上一扑,只在树干上留下几道可怖爪痕,瞬间便已高高窜起,宛似去接抛物一样,对着苏鸿信当空就咬。

  苏鸿信虽说心头杀意炽盛,然却异常冷静,眼见这畜生动行间竟能引来鬼火相随,便知已绝非寻常俗物,怕是要成妖了。

  双眼沉凝,他口中大喝一声。

  “来的好!”

  当下借着腰身扭转之力,已是抡圆了左手上的柴刀对着扑来的巨獒当头就劈,这柴刀刀身短,蓄力爆发迅猛快急,只见月光底下一道寒光唰的便已剁在了巨獒的颅骨上。

  可往常的脑浆迸溅,头颅开裂却未曾看见。

  刀刃下竟是“砰”的一声闷响,宛似剁在了铁石之上,非但如此,柴刀竟然还从中给断了,半截刀身崩飞老远,看的苏鸿信勃然色变。

  好硬的脑袋,铜头铁额怕也不过如此吧。

  头颅虽是未裂,可那皮肉却被分开了一道血口,鲜血淌下,只将巨獒染的更加残忍恐怖。

  如今狗王遇敌,那群野狗恶犬却是不敢上前,仍旧蹲着,这便是狗群中的规矩,但凡真有敢上来的,下一刻,也得被狗王咬死。

  苏鸿信正好可以放手施为。

  却说柴刀崩断,那巨獒血口一张,猩红的舌头已近在眼前,也不知是獒中何等异种,口中獠牙竟是有三排,反卷内勾,大小不一,还淌着血水。

  眼看就要当空将他咬住,这要是咬上一口,那他的小命就算彻底交代了。

  千钧一发之际,苏鸿信当机立断,手中断魂刀一横,一手握柄,一手托着刀脊,就听嘎嘣一声,巨獒嘴里冒出来一连串让人头皮发麻的磨牙声,却是把那“断魂刀”咬了个正着。

  苏鸿信的心都已在悬着,他可真怕这刀被巨獒满嘴的牙给硌碎了,心里暗自求着祖宗保佑,好在这几代传下的祖宗利器果真没让他失望。

  那巨獒眼见一咬落空,已是衔着断魂刀,带着苏鸿信从空中落下。

  身子甫刚落地,苏鸿信就见一只利爪携裹着尸臭朝他面门扫来,这爪子大的,都快比的上人手大小了。

  苏鸿信也在同时有了动作,他右腿暴起便已飞踢往上,踢的是这巨獒的下颚,右手则是握紧了刀柄发力往外一拖,整个人顺势在往侧边一倾。

  “嘿!”

  一声沉喝。

  苏鸿信就见那狗爪子贴着他脸险之又险的扫过,继而那巨獒口中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呜嗷怪吼,一直咬着牙口也跟着松了,苏鸿信余势不减,整个人立马横翻了出去,在地上滚了数圈,这才忙心有余悸的起身,一身的冷汗。

  但他却在笑,咧嘴一笑,笑的森然冷厉。

  巨獒却是疼的夹着尾巴浑身发颤发抖,嘴里血流如注,半截舌头这便吐了出来,一张嘴更是被苏鸿信那一刀拖的,割了开来,这下真是血口了。

  趁他病,要他命。

  苏鸿信稳身一瞬,已是虎吼一声,对着那巨獒扑了上去。

  剧痛加身,巨獒只在原地转了几转,反倒似被激发了凶性,见苏鸿信再来,喉咙里咕噜噜挤出一声牛鸣般的怒吼,吐着血水热气,“呼”的又扑了起来。

  苏鸿信也没想到这畜生竟然这般的凶残,避之不及,胸口却是被那巨獒头颅撞了正着,只觉得气息一岔,喉间立有腥甜溢出,混乱中他却也咬牙发狠,顶出一记膝撞,一人一獒,如两箭对冲,而后双双翻了出去。

  乱滚了几圈,苏鸿信刚想翻起,不想眼前月光陡暗,他心头登时一惊,遭了。

  眼神一定,那巨獒这会儿正居高临下,瞪着一双被鲜血染红的眼睛看着他,庞大身躯充满了一种难言的压迫力,一张大口想也不想便对着他脑袋咬来。

  苏鸿信浑身冰凉,想要握刀去砍,可五指一紧,竟然抓了个空,敢情翻滚中这刀给脱手了。

  可真是要了命了。

  生死当面,苏鸿信双眼目眦尽裂,眼仁发红,红的像是两团鬼火,眼看着那张血口已是咬来,他豁然往身旁一拧身。

  巨獒一咬落空。

  感受着脖颈边上的热气腥风,苏鸿信浑身起栗,都在发抖,可他动作却没停,双臂一拘一抱,竟是一把抱住了巨獒的脖子,鬃毛厚的都快把他脸给捂住了,趁其不及反应之际忙翻身一挺,已是从地上翻到了巨獒的背上,双腿赶忙紧箍其身,揪着一把鬃毛抡拳便打。

  他狞笑厉吼。

  “老子要你死!”

  “砰砰砰砰——”

  拳头如狂风雨点般落下,尽落那巨獒后颈软骨之上。

  闷响连连,那巨獒吃痛,只在原地打起了转儿,像是要把苏鸿信甩下去。

  可一试无功,这畜生便似通了人性,只倾着身子,驮着苏鸿信朝着一颗树干蹭去。

  苏鸿信死不松手,被撞个正着,半个身子都麻了,那巨獒也是摇摇晃晃,退了几步,然后又低嗥一声,冷不防倒地一摔,好家伙,这可真是成了精了。

  苏鸿信眼皮一跳,左手死死抓着巨獒脖颈上的软肉,双腿一松以防被他砸在身下,侧身闪避的同时,他右手已自后腰摸出来一把爪刀,只在拇指上溜溜一转,刀尖赫然扎在了巨獒的后脊,他整个人顺势在往后一撤,那刀刃立马被他的带了下去。

  直从巨獒颈部拖到尾椎。

  “嘶啦!”

  带起的动静,像是皮革一撕到底。

  再瞧去,巨獒背后已多了条骇人血口,皮开肉绽,露出了骨头,鲜血不要命的外涌,混合着油膏,好不浓稠。

  疼的巨獒只躺在地上不住哀嚎,浑身颤栗。

  转眼身下已是一摊血迹。

  它翻身再起。

  却见三两米外,苏鸿信已趁机拾起了地上的断魂刀,当空一横,这便拦颈斩下。

  但听得。

  “哗!”

  血水狂飙。

  夜色里。

  一颗硕大的狗头,张着热气犹在的血口,骨碌碌翻了出去。

  眼见狗王身死,群狗皆惊,一个个蹬爪起身对着苏鸿信呜嗷不停,呲牙咧嘴,作势欲扑,似要将其撕扯个粉碎。

  只一甩刀上血水,苏鸿信目露凶光,却是对着那群狗放声狂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啊……”

  声似狼嗥,又似虎吼,眼中竟是隐有血光浮现,一股森然惨烈的狰狞煞气,隐隐自其胸前散出。

  本是叫嚣的群狗,不知何故,立马“呜嗷”一声,夹着尾巴,四散奔逃,有的竟然一屁股蹲地上,都吓尿了,趴地上起都起不来。

  苏鸿信又扭头对着一片幽林古木厉吼道:“再敢跟老子面前作妖,一把火全给你们烧了!”

  林中原本各种异样的动静,立马全都没了,寂静非常,四下无声。

  冷哼一声,苏鸿信这才裹着刀,转身远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