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成魔赏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天谴

成魔赏雪 顽石痕 5137 2020.04.09 15:33

  天道老人消失之后,叶尘也消失不见,只剩下几人面若冷霜。

  ……

  恶魔世界

  东城,冷府,小别院。

  素雅的房间内,冷映雪正饶有兴趣的为叶尘画着妆容,脸上笑意频频。

  恍然之间,叶尘的眼睛逐渐清明,看着眼前忙碌的冷映雪。

  虽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他却还是没有反应,静静的坐着,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乖啊,姐姐给你画个叶眉!”冷映雪拿着眉笔看着叶尘,手扶着他的额头,手中眉笔轻轻在他眉梢横扫。

  怎么回事?心跳的好快!叶尘浑身一抖,想要挣脱,却依旧没有动,这一刻,他眼中那女子似乎飘然出尘。

  片刻之后,冷映雪后退半步,欣赏的眼光看着叶尘,好像在看一件自己的得意作品一般,“嗯,很不错,小尘尘,你知道吗,要是你在我们那个世界,一定是个明星……哎,说了你也不懂,要是你能去看一眼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小尘尘?怎么回事?她怎么这么称呼自己,还有她莫名其妙的说了些什么?叶尘不知所措的看着冷映雪。

  “小尘尘,你怎么了?这两天你可都没有不理姐姐哦!”冷映雪也似乎感觉到了叶尘的不同。

  “哦,没事!”叶尘不知所措的回了一句。

  冷映雪也并未放在心上,闪到一旁,露出了身后天然冰魄制成的镜子,乍一看,镜中人竟分不出性别,但叶尘也仅是愣了片刻,便清醒的知道那镜中的人并不是他人,正是自己,他此刻的心中已然是震惊不已,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被人穿上了女装,还画了妆容。

  “这,怎么回事?”

  “嗯?”冷映雪这才起了疑惑,刚才她明明是征求了叶尘的意见才动手的,怎么现在他好像全然不知,“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睁开眼后,便看到你在身前。”叶尘用手摸着自己抹粉的脸。

  冷映雪有些羞涩,她还以为叶尘还是之前那个呆呆傻傻的叶尘,所以才和他开玩笑,不曾想他已经恢复了记忆,此时的她更是不知道怎么说话。

  看到冷映雪并没有搭理自己,叶尘便自己站起来去清洗脸上的粉黛,半晌过后,整张脸看上去简直惨不忍睹,原本协调唯美的俏脸,此时竟像是唱戏的丑角一般。冷映雪早已忍不住在一旁捂着嘴嗤笑,然而叶尘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却是心中苦涩,“这怎么洗不掉?”

  实在笑不动后,冷映雪才走到叶尘面前,拿起卸妆水为他卸了妆容。

  “这么神奇,为什么我怎么洗也洗不掉,你一下就解决了。”

  冷映雪俏皮道:“这是秘密!”

  “不愿说,就不愿说,还秘密?”叶尘明显有些不满,不过也不敢过分的表达出来。

  收拾化妆品的冷映雪,并没有在意叶尘的话。

  看着自己穿着实在别扭的叶尘,无奈道:“穿着身衣服实在别扭,我还是先去换身衣服!”

  “都穿了两三天了,也没见你嫌弃,怎么现在却这样了?”

  叶尘被这话惊的目瞪口呆,“什么?穿了两三天?”

  “嗯!”

  此时叶尘感到羞愧不已,一想到自己穿着这身衣服在冷映雪面前晃了两三天,就觉得面颊发烫,难以接受,像受惊的耗子一样逃窜出去。

  看到这一幕的冷映雪,也是没忍住,轻笑了一声。

  许久,叶尘不自然的推开了房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刚换下来的衣服。

  “怎么,你是第一次进我房间吗?这么羞涩?”

  “这是你的衣服,我放桌上了!”叶尘放下衣服转身就走出了房间,心已然慌乱不堪,他生平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

  他前脚刚走,冷映雪后脚就跟着走了出来,脸色一变,轻柔道:“这两天,发生了什么,能和我说吗?”

  叶尘回过头看着她,而后轻点了下头,“嗯!”

  叶尘简单的说了一下最近两天发生的事,然而冷映雪听后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好像这种情况经常发生一般。

  叶尘好奇道:“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

  “有什么好惊讶的!”冷映雪好歹是21世纪的女性,早就对那些穿越,重生之类的小说烂熟于心,所以也就能理解发生在叶尘身上的事,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

  “难道你都知道?”叶尘瞪大了眼睛。

  “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听。”

  “那你怎么可能毫不惊讶?”叶尘实在不解。

  “来到这里发生的任何一件事,都能算作匪夷所思,那么经历的多了,再匪夷所思的事情也就变得平淡无奇。”

  叶尘想了想,确实如此,他来到这里也不过数日,可遇到的事情已然让他瞠目结舌。“说得也是!”

  顿了片刻,又道:

  “对了,你走出过这里吗?外面是什么样的?我刚来这里不到两日便被抓来,至今为止,也不清楚外面是什么样子?”

  看着高墙外的天空,冷映雪眼中也充满了好奇,“我也不清楚,我的记忆里似乎没有什么关于外面的回忆,大多都是在这件小院里发生的事。”

  叶尘实在想不通,身为城主的女儿,怎么可能没有出过府门,“你难道就不能出去转转吗?”

  冷映雪摇了摇头,“我不清楚,因为我从没有出去过。”

  叶尘有些疑虑,“总不能一直待在这里,不然如何成长?”

  冷映雪听后迟疑了一下,没有说话,眼睛依旧望着墙外的天空。

  ……

  乌云骤起,黑沉沉的天空仿佛要踏一般,银白的闪电在黑色乌云间若隐若现,周围劲风鼓舞,一时间气压低沉,一股无形的威势正在逼近。

  叶尘第一次见这种情况,深吸一口气道:“这是什么情况,我感觉快不能呼吸了?”

  天谴。

  冷映雪记得冷千兰似乎对她讲过一些关于天谴的事。

  千万年前,便有天谴的存在,地界不允许破空境强者长时间停留,违者便会引来天谴,以惩戒其身。

  天谴不同于天雷劫,天谴之雷为黄金龙雷,威力是天雷劫数倍,稍有不慎便会境界倒退,毁损根基,甚至直接魂飞魄散。

  也不知是谁突破了境界达到了破空境,迟迟没有升天,或是天界大佬以超然手段强开了两界通道。

  黑云开始盘旋,状似漩涡,中间空洞一片,却隐隐能看到黑色雷文闪动。

  “快进屋,外面危险!”冷映雪急忙说道,她很清楚天谴意味着什么,自古以来,天谴之下无生人,这便已经交待了天谴的厉害。

  两人艰难的走进房间,这才感觉舒服了些,叶尘猛喘了两口气,刚才的压迫感,差点让他窒息。

  天空凝重的色彩依旧在逐渐加剧,黄色的雷龙也显出龙身,乌云之中除了振聋发聩的轰鸣,还有低沉撕扯的龙吟。

  风肆虐横行。

  跨越万里的巨大黑云漩涡最终停在了冷府上空,远望而去,就仿佛血盆大口一般,似要吞噬一切。

  府内的下人也吓得不轻,纷纷慌乱的躲藏了起来,整个冷府瞬间变得冷清无比,纵使是元婴境的魔皇也不敢直面这浩浩荡荡的天劫。

  黑云层中龙吟之声,越发深沉,黑洞洞的漩涡中心,突现两点星光,接着一条黄金巨龙头部探出,冷目如霜,龙须轻晃,偶有雷弧现于龙鳞之上。

  声如陈钟道:“冷寒天,还不出来见我!”

  这一言响彻万里,覆盖了整个东城地域。

  冷寒天?莫非他已踏破空境,不然迎来的不是天雷劫,而是天谴,冷映雪心里也是疑惑不已。

  窗外已经昏暗,只有云层中雷弧依旧显眼,叶尘清楚,这次的雷弧与上次肆虐的雷弧不同,这一次的威力显然让他都感到了心头慌乱。

  正厅房门吱呀一声开了,冷寒天面无表情走了出来,抬眼望向那黄金龙头,叹息道:“你比我预想的要早了不少?”

  “早晚都要面对,不如早些面对,免得最后使得自己惶惶不可终日。”

  “哈哈哈,说得在理,今天就让我来会会这千年不遇的天谴!”冷寒天声音坚决,未见半点犹豫,踩着虚空如同踩在石阶一般,苍白的冰晶在他脚下生成冰花,缓缓向上走去。

  “果然没有让我白来一趟,终于可以活动活动筋骨了!”巨龙说着整个身体扭动了起来,黑云再次被搅得翻滚,轰鸣声此起彼伏。

  冷寒天踏空而立,目视巨龙,右手一挥,银白长枪已然在手,“定不会辜负你的厚望,来吧!”长枪提起直指龙头!

  巨龙旋转一尾横扫,雷弧乍现,冷寒天双手持枪竟生扛了巨龙一尾,整个人被扫退了数十丈,银枪一转,“天谴,果然不同凡响!”

  冷寒天银枪提起,满天霜雪纷纷,冰雪之力贯穿银枪,一枪卷风,直向巨龙刺去,“此一枪,名曰:风雪!”

  巨龙双目内敛,天谴之力化作龙炎喷出,迎上冷寒天银枪,竟占不到几分优势。

  冷寒天被震退数步,手被银枪震得发颤,天谴果然不必天雷劫。

  巨龙也是龙头一颤,“哈哈哈,千万年来你是第一个能接我一招的人。”

  “没想到,天谴还会说这样的话?”

  “几千年才能出现一次,难得遇到一个能多过两招的人,不该多说两句话吗?”

  “哈哈,没想到还能得到天谴的认同,我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不过可惜了,这依旧不能阻止我来的目的!”

  “既然如此,多说无益,动手吧!”冷寒天说着,银枪已经再次紧握,冰雪之力肆虐。

  “够豪爽,我喜欢!”

  ……

  “好强!”隔着窗户看着天空的叶尘不禁赞道。

  “真是天谴!”冷映雪淡淡道。

  “你说冷寒天能不能抗得过天谴!”

  冷映雪摇了摇头,“从古至今,天谴之下无生人。”

  “天谴真这么厉害?”

  冷映雪指着黑色的云层,“就算这云层中的雷弧无意击中了元婴境魔皇,恐怕他也在劫难逃。”

  这难道就是境界差别?冷寒天能正面硬抗天谴一击,而魔皇强者却连天谴边缘的雷弧都无法承受。

  “那天谴,岂不是修行者的梦魇?”

  “也可以这么说吧!”冷映雪语气有些低沉。

  叶尘再次盯着天空,银光乍现,仅片刻,冷寒天已和巨龙连过数招,当真让人赞叹,不过他还是受了伤,嘴角鲜血染红了嘴唇。

  “痛快,好久没有这么痛快了,冷寒天,你还有什么招都快些使出来吧,不然留着做后手,我怕你就没机会使出来了。”

  “既然你这么要求了,哪我就如你所愿!”冷寒天怒踩一脚,冰雪之力尽散,双目冷光悠然,银枪也被冰霜包裹,瞬间白色风暴狂舞,在黑色的衬托下显得更加耀眼,冷寒天怒道:“此一枪,千里冰封!”

  一枪刺出,寒冰势如江湖奔涌向前。

  巨龙看到这一枪,眼中也是一惊,接着龙身翻滚,雷声阵阵,呵道:“万钧雷霆!”

  雷弧如雨丝一般击下,不断打在冰河之上,长枪之势被不断消减,最终停在了巨龙眉前。

  “不得不承认你很强,假以时日一定会超过我,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一声龙吟长啸,四散开来。

  “到此为止了吗?哼哼,我看未必……抢来!”银枪听令飞速回到冷寒天之手,突然暴起,长枪顺势飞出,“此一枪,风止!”

  恰如其名,长枪飞出,好似时间禁止一般,长枪划过一道银白直刺入巨龙眼中。

  躲在暗处看到这一幕的人,都震惊不已,冷寒天竟刺瞎了巨龙一目。

  “冷寒天好生厉害,竟能先一步刺瞎那天谴。”叶尘眼中露出了精光。

  冷映雪淡淡道:“这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叶尘实在想不明白,能占得上风,怎么能算不好,“为什么?”

  “因为他彻底激怒了这头千万年没有暴躁的巨龙。”冷映雪话还没说完,一声震天龙吟就已经传开,“冷寒天,你去死吧!”

  巨龙金身突然变成一片黑红,仿佛来自地狱一般,龙身扭曲,一尾扫中冷寒天,直接震得他口吐鲜血。

  “天谴,龙炎。”

  巨龙张嘴对着冷寒天,龙炎喷出,滔天的热浪翻滚,冷寒天的冰雪之力瞬间被击溃,慌忙之下,冷寒天赤手抵抗,接触瞬间双臂衣物便被烧成飞灰,滚滚热浪还在不断升起,冷寒天额头青筋暴起,很是费力。

  “我知道,难逃一劫,死前能伤你一目,也算今生无悔!”冷寒天笑道。

  巨龙闻言,怒意更胜一筹,龙身翻滚,万钧雷霆再次击下,天空瞬间煞白一片,一声巨响之后便是一片死寂。

  冷寒天被天谴击成飞灰,四散的雷霆顺势击毁了冷府大半房屋。

  黑云散去,天空恢复蒙蒙灰白。

  冷千兰也已使用缩地成寸赶了回来,看到的却只是一片残败景象,她脸色冷凝,落在了院中,这时府内的下人都在走出了房间,无一例外,每个人都心情低落。

  “大小姐!”

  冷千兰并没有心情回答,眼光扫着那些被毁的房屋,伸出手,一片灰尘落在了手心,一滴泪滑落了脸庞。

  同时,冷映雪脸庞也滑落了一滴泪水,虽然在她心里对冷寒天并没有什么情感,可毕竟血浓于水的身份摆在那里。

  “你没事吧!”叶尘轻拍了拍冷映雪肩旁。

  “没事,怎么说也是父母,总会有些伤感!”

  这时,叶尘突然想到什么,“冷寒天死了,那朱鹤炎岂不是就有恃无恐了。”

  冷映雪听到这话也变了脸色,“以朱鹤炎的秉性,在得知冷寒天死后,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跑来威胁!”

  “那怎么办?”叶尘有些担忧。

  “带着雪儿离开这里!”一个声音冷冷的在屋外响起。

  冷千兰,叶尘心突然提了起来,对于这个女人他可是惧怕不已。

  “姐姐!”冷映雪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你怎么进来了,这里的禁制?”叶尘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冷府都毁了,这里自然也受到了影响,禁制早已破损……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眼下最重要的是把你送走,爹已经不在了,东城的威慑力也便不如从前,姐姐没办法保住你,所以只得送你走。”冷千兰说着冷眼看向了叶尘,“我警告你,照顾好我妹妹,不然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抓住你,将你挫骨扬灰!”

  叶尘听到这话,浑身一颤。

  “姐姐,你这是做什么?”

  “雪儿,你要知道,现在的东城已经不比当初,不说其他四域,单无夜帝国就有不少我们的仇敌,他们若是找上门,我自是无法护你周全,所以送你离开才是上策。”冷千兰拉着冷映雪的手,“放心,姐姐会安排好你的行程,你就去风雪学院,那里的院长和爹是世交,自然会收留你。”

  “姐姐,那你怎么办?”

  “我是冷府长女,自然要挑起整个家的重担,事不宜迟,你们需要马上出发,天谴出现影响太大,相信不轨之人已然在来的路上,晚了可就麻烦了。”冷千兰说完并未给冷映雪说话的机会,“我去准备车马,你也快收拾收拾东西。”

  冷映雪呆在了原地,这时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半晌,冷映雪简单的收拾了衣服,叶尘就比较简单,来的时候就没什么行囊所以也就只是多拿了两件衣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