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遂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好汉

大遂宁 我有锅 2063 2020.01.12 20:46

  檀色滚银边的锦袍上,绣着大瓣莲花。结发髻于头顶,发间插一支银莲花簪子,衣裳贵重,发髻未散,笑起来嘴角还有一对梨涡。

  这个时候还笑的出来,定是自己那个四弟弟相果心了。

  “快松手吧,一会儿再把脸掐坏了,还怎么见人。”相遂宁劝架。

  这一招果然灵。

  相嫣一向爱惜美貌,蚊子叮了脸她都羞于见人。

  相果心爱在城里溜达,脸上破了相,影响他撩妹。

  认出对方后,相嫣先捡起来暖炉抱在怀里:“四弟,怪不得用晚饭的时候一直找不到你呢,原来你藏在树上啊。你藏树上干什么?会吓死人的。”

  相果心挠挠头,拍拍身上的雪粒:“三姐,你下手也忒狠,你看,你把我手都掐青了。”

  “你藏在树上做什么?”

  肯定不是藏在树上当猫头鹰。

  相果心又挠挠头:“你可别跟爹娘说我回来了。”,说完这话,相果心就夹着腿往自己房里跑。

  管家张全提着个灯笼往这边走来,给姑娘们行了礼,又说“老爷让请姑娘往内堂里议事。”

  府里议事,从来没叫过相嫣,更不要说相遂宁这个一年四季不受待见的人了。

  大事,跟姑娘们商量了也无用。

  小事,也犯不着跟姑娘们商量。

  听说是议事,相嫣挺直了腰身,掐着小腰一摇一摇的往内堂去,见相遂宁跟在后头,就问张全:“也让二姐去?”

  “老爷是这样吩咐的。”

  “二姐她能做什么?”

  “老爷没说。”

  如今天冷,晚上也没什么可消遣的,加上心里也不大安生,相大英早早的便摸到床上去了,如今又不得不穿了马甲来迎客。

  来的人正是常公公。

  内堂灯火如昼,常公公不慌不忙的坐着,由一个小厮伺候,嘴里抽着水烟袋,“咕噜咕噜”的吐出一口白气。

  内堂里很安静,倒衬的这“咕噜咕噜”抽水烟的声音像是谁肚子饿了一样。

  相果心跪在内堂正中,脚下是蝴蝶戏牡丹羊毛毯子,头顶悬着八角宫灯。

  “跪正。”相大英呵斥一声。

  相果心一哆嗦。

  常公公还是不慌不忙的,摇摇水烟袋,又慢吞吞的吸了一口。

  相嫣本来跑在前头,台阶上到一半儿瞧见相果心端端正正的跪在那,觉得大事不妙,凶多吉少,一把就给相遂宁推进了屋:“二姐,你是姐姐,你走前面。”

  好事也轮不到自己。

  相嫣倒是机灵。

  相遂宁看相大英脸色不大好,相果心又跪着,便自觉挨着相果心跪了。

  这哪里是来议事,像是来受罚。

  谁又犯了错?这两天自己也没在府里造孽啊?

  相嫣先扑到相大英的脚下:“不知谁犯了错,惹的爹这样?”

  相嫣瞧瞧相果心,又瞅了瞅她的眼中钉相遂宁,她的目光,还特意在相遂宁脸上停留了几秒。

  “遂宁。”相大英盯着相遂宁的脸:“今天晚上你在干什么?”

  “我陪祖母说了一会儿话,然后去了下房……然后吃了饭。”

  “是这样吗?”

  “是。”

  “嫣儿。”相大英搓搓手:“嫣儿晚上在干什么?”

  “爹,我晚上做了什么你还不知道吗?晚上我跟爹爹一起用了饭。”

  “用了饭之后呢?”

  “用了饭之后我清点八月十五收的节礼,看到一个铜镶金的暖炉很好看,怕二姐冷,所以去给她送。可惜二姐她不喜欢。我晚上是跟二姐在一处的。”

  睁着眼睛说瞎话。她的暖炉还老老实实的在她怀里揣着,什么时候要送给自己了?

  反正相嫣说谎的本事也不是一天练成的,果然猴儿也不是一天成精的。

  “遂宁,晚上你是跟嫣儿在一处吗?”

  没等相遂宁回答,就见相果心跪前一步,双手一拱:“爹,事情是我干的,你不用问两位姐姐了。”

  倒是位英雄好汉。

  怪不得刚才鬼鬼祟祟的藏树上,只是不知相果心犯了什么错事,让相大英动了气,这会儿要大义灭亲。

  管家张全手里捧着鞭子。

  相大英握住鞭子就要往相果心身上抽。

  相果心是相大英唯一的儿子,皇上开恩,他每日进宫跟着阿哥们并几位王爷公主的孩子一起上书房读书,读的是全天下最好的书,习的是最好的规矩,以后相大英没了,相果心还要给他摔盆举幡的,若打坏了相果心,以后临终自己的盆就要自己摔了。

  “爹……别是有什么误会。”相遂宁赶紧拦着:“爹先不要动气,虽然有错当罚,也要给四弟弟一个辩白的机会。”

  相果心却把头一昂,一副十八年后小爷又是一条好汉的表情:“反正我已经干了,要杀要剐,来啊。”

  相大英的鞭子握的更紧了。

  常公公却笑了一声,放下了水烟袋,颇为赏识的点着头:“相大人府上教出来的,可都是好汉,怪道在青城故意扔石头惊我的马,还敢留下姓名,只说是相大人府上的。”

  “谁让你三天两头的告黑状,有本事正正经经的给皇上递折子,私底下告状算什么?跟那些吹枕头风的女人没什么区别,我心甚恶之。”相果心呸了一口。

  常公公心里骂了一万句“小兔崽子你祖宗的坟被人挖了你在这儿挖苦我。”

  常公公坐着马车在青城里走的好好的,冷不盯从人群里窜出来两块拳头大的石子,正好扔在马蹄下,马受了惊,前蹄一抬,常公公差点儿被掀下来,被这样一吓,又得好几晚睡不着。

  只是人多,没瞧见是谁使的坏,正想抓几个人回去逼供,没料想有个人喊一声“有本事到相府来抓我。”

  还真是相府的公子相果心。

  这会儿被按在地上,真是插翅难飞。

  眼见相果心要遭殃,相嫣赶紧把自己择出来:“爹要抽鞭子,女儿还是先回去,女儿害怕这些打打杀杀的事,爹要杀了果心,也请绑远一点儿杀。”

  “三姐,我今儿得罪你了?”相果心瞪着相嫣:“杀了我你能得什么好?”

  “谁让你干那些下作的事?”

  “什么下作?我不过是想替爹出一口气,堂堂相府,也不能让一个太监骑在脖子上撒尿。”

  常公公的脸像个蔫茄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