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遂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绿衣少女

大遂宁 我有锅 2028 2020.02.17 07:00

  众贵女或是摇着手帕,或是捏着果子,嘴角挂着笑议论起来。

  “长的美又有何用,还不是一样要去茅厕?”

  “怪道臭烘烘的,跟脚面上趴了只打屁虫一样,原来是她。”

  众人又是一阵笑。

  郭公主咳嗽了一声,众人才止了。

  又上了一轮点心,有杏仁佛手,花盏龙眼,茶食刀切,九层糕,赤明香,逍遥炙,一排六个婢女各端一盘摆成花形。

  贵女们道了谢,并未多尝,这些东西,于她们而言,倒不稀奇。

  有小太监跑了进来,说大皇子近来苦练骑射,所以不能来了,朝阳公主陪着她的母亲在一旁观看,所以也不来了。

  郭公主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礼数已到,来不来的,遂她们的意思。

  “既然朝阳不来,那就不必等了。”,郭公主交待厨房上餐,用了餐,贵女们可以猜猜字迷,吟诗作对,或是画些画,在湖上荡个舟,喂个鱼,打打马球,练练投壶也都是可以的。

  青城的贵女,并不像前朝管束的那么紧,不准抛头露面,不准婚前跟少男讲话,不准读书,还得裹金莲脚。

  这些贵女,识文断字,能织能补,弹的了琵琶,也抚的了古筝,插的了花,也做得了诗。

  才艺多,所以玩起来一套一套的。

  又有六个婢女开始放饭。

  煎卧鸡,花炊鹌鹑,燕窝红白鸭子,宫保野兔,叉烧鹿脯,七星鱼丸汤,樱桃肉山药,香杏凝露蜜……各色菜式摆满了圆桌,后面还有菜品陆陆续续从厨房里端过来。

  一茬儿一茬儿,传菜的婆子都排了十来丈远。

  相嫣去了恭房,一个人在花园子里转了起来。

  天气渐渐热了,长信侯府的花依次开了。

  远远的,好像看到相遂宁由明珠扶着往园子里来,相嫣忙躲到一处假山后面。

  晃眼的湖水,窈窕的身姿,还有几分病西施的样子,可不就是相遂宁吗?

  “没想到她毫发无损,还惦记着来赴宴,我小瞧她了。”相嫣气恼的揪掉挡在面前的一枝黄花。

  “三姑娘莫气,纵然二姑娘参加了宴席也没妨碍,她的姿容哪里能跟三姑娘比?”春鱼赶紧给相嫣顺气。

  “还算你了解我。我岂会把二姑娘放在眼中,也不瞧瞧她那样子。”相嫣以手扶额,阳光有点晒了,没想到雨后的阳光这么厉害,她额头都是烫的。

  春鱼欲扶着她回宴席上去。

  相嫣却往戏园子那里瞅:“据说今儿来了很多贵子呢,比我家门第高的也有,只是男女有别,不能得见,不知这青城的贵子都是什么模样。”

  一想到公侯家的公子,甚至宫里的皇子都来了,相嫣的一颗心就要跳出来。

  跟那帮贵女有什么闲话可说的,瞅一瞅哪位贵子风流倜傥,长的匀称家里有钱才最重要。

  既然来了这一趟,不如趁着身边没别人,往戏园子那边去看一看。

  相嫣偷偷的压着步子往戏园子那边去。

  如果有人问起,便说是迷路了就好。

  长信侯府的戏园子建在一处高台之上,临着九曲回廊,上下有三四级台阶。

  夏日里请了戏班子在这里唱戏,众人围着水榭坐下,一边品冷食一边听戏,最是畅快。

  如今还不到夏日,塘里的荷叶已露了头,十来只鸳鸯并野鸭在水面上悠闲的游来游去,两三只青鸟从天空中伏冲下来,落到芦苇丛里,嘴上点了点水,又向空中飞去。

  九曲回廊尽头,是唱戏的声音。

  一群或白衣或青袍的少年围在那里,像在喂鱼。

  九曲回廊隔着水面三四尺的样子,金鱼蹦起来,水能溅到回廊的木头上。

  这些金鱼又肥又壮,少说有几百上千条,在水里游动,像一抹霞光,水面都是红的。

  “你看,这些鱼最爱吃我喂的食。”一个少年道。

  “金鱼不会说话,你说什么我们只管相信便是。”另一个少年笑。

  众人皆笑。

  一个穿绿衣的少女从这笑声里走来,她似乎也喂了鱼,这会儿正由婢女伺候着擦手。

  她的乌发披在肩头,领口的云肩上绣着栀子花,栀子花绣的像活了一样,她的皮肤也跟栀子花一样白,像是养尊处优的。

  她走路的姿态端庄的很,双手交握,自带一股生人勿近的气质。

  她长的好与不好,相嫣都没空多看,反正又不会有相嫣好看。

  相嫣只想凑近一点,去看看那些公子哥。

  走的急,步子重些,加上九曲回廊还是湿的,她绣鞋一闪,就滑了过去,踩了绿衣少女的裙子。

  绿衣少女冷着脸,倒没说什么。

  反倒是跟在她身边的婢女不答应了:“哪里来的奴才,白瞎了一双狗眼。”

  相嫣从小到大被宠的能上九天揽月,哪里被这样骂过?当时就想一巴掌给这不知死活的婢女扇到水里去。碍于那些公子哥都在远处,只是笑着骂:“我爹是青城二品,倒是你们,哪里来的狗东西。”

  婢女伸手便要打相嫣,绿衣少女垂下眼眸,婢女便不敢动了。

  绿衣少女盯着裙子上的一抹泥水:“你踩到我的裙子了。”

  “踩到就踩到了,我又不是故意的。”

  “道歉。”

  “道歉?”相嫣低头笑着,嘴里的话却难听:“踩你就踩你了,谁让你不长狗眼,非挡了我的路。”

  婢女跳起来,眼看一个巴掌就要抡到相嫣脸上,这一巴掌劲道十足,如果抡下来,相嫣非得吐一口老血。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相嫣一向懂得这个道理。

  当下伸手就给了婢女一个清脆的耳光。

  打狗也要看主人,相嫣不是不懂。

  这几句话的功夫,她已经把绿衣少女看了个遍。

  全身没一件贵重的首饰头面,妆容也不出众,关键是那衣裳,明明是自己家相府花了银子买的,怎么跑到她身上去了?莫不是相遂宁拿这衣裳做了人情?或许这个绿衣少女是相遂宁的朋友。

  那还能是什么有出息的?

  最关键的,她竟从那帮少年处走来,真是不知廉耻,没有规矩,是想跟她这个二品官家的女儿抢人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