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遂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陪葬

大遂宁 我有锅 2065 2020.01.16 20:36

  那支珠花不值什么钱,铜丝绞的山茶花,镀了一层薄金,上头是一颗小小的白珠子。

  料子不贵重,手艺也粗糙。

  这还是那一年自己的生辰,汤小按惯例赏下来的。但凡是贵重的东西,也跑不到相遂宁的头上。

  放在市面上,也就是几十文钱的东西。

  少年的梨花袍是上好的料子,衣衫翩飞间,那股青桔皮的味道愈发浓烈。朔风凛凛,还有闲情雅致用青桔皮熏衣裳的人家,应该不会穷吧。

  换成别人,或许这一支珠花的事,相遂宁也就掀过去了。

  可这少年不由分说拉拉扯扯,虽然你长得好看,唇红齿白,眉眼漆黑,可也不能罔顾一位姑娘的清誉。

  “赔我珠花。”想遂宁瞪着他。

  少年笑盈盈的抱着胳膊:“姑娘,我长这么好看,让你看了那么久,我还没找你要银子呢,你倒要我赔珠花。”

  “赔我珠花。”

  “你也看见了,我兜比脸干净,我身上若有银子,那些人就不会稀罕你那铜镀金的珠花了。”

  此言不虚。

  失了珠花有些不甘,眼前少年白长这么好看,却卖不上价钱。

  还理他做什么。

  还是请大夫要紧。

  可是青城的药馆她已经跑遍了,如今要去哪里呢。

  “大姐——”少年又追上来,相遂宁故意加快了脚步,不料脚下滑,差点摔倒。

  “大姐。”

  “扫帚星。”相遂宁转身凝视着他:“你又怎么了?”

  “我还欠你一支珠花。”

  “你赔的起吗?”

  “赔不起。”

  “那你追上来做什么?”

  “虽然我赔不起珠花,不过我可以帮姑娘一个忙,咱们就算扯平了。”

  “我有什么忙是你能帮的?”

  “姑娘是在找大夫吧,刚才那几个药馆都拒绝了姑娘,我看着了。”

  “干你何事?”

  少年顺了顺脸颊的头发,整了整米白色的袍领:“姑娘忘了,我可是懂医术的。别的大夫不去瞧病,我可以去。”

  别开玩笑了。

  是谁嫌命长,敢请这个不靠谱的东西去瞧病。

  刚才那几个家丁追上来把他打成猪头,他忘的倒快。

  小小的年纪,顶多比相遂宁大两三岁的模样,竟敢自称会瞧病?

  相遂宁自然不信:“我们府里的人尚且撑的住。”

  明珠倒是个心直口快的:“姑娘,小少爷他烫的厉害,怕是撑不了太久,我们已经出来了一两个时辰了,可还是没请到大夫。”

  少年故作老成:“有我这个大夫,总比没有的强,再说他也不是疑难杂症,我也不是江湖庸医。”

  相遂宁没吱声。

  少年又道:“走吧,死马当活马医。万一我行呢?”

  “万一你治坏了人怎么办?”

  “我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你们都看到的吧?如果我把人治坏了,那也比没人给他治强。”少年又拢了拢袍领:“快些前头带路,一会儿人若没了,神仙也救不回来。”

  难道是他话多他有理?相遂宁听了他的话,竟然鬼使神差的引着他往相府去了。

  相果心的房里有点冷。

  炭火渐微,黄豆般的火舌悄悄的淡了下去,铜盆里只剩下灰白的粉末。

  汤小娘自然在这里呆不住的,如今也不知躲哪里逍遥去了。

  相果心脸色苍白,一动不动的趴在榻上,这么半天了,竟然再没换过姿势。

  明珠小心的跑上去探了探相果心的鼻息,好一阵子才抚摸着胸口松了一口气:“姑娘,小少爷有气呢。”

  相遂宁伸手去摸相果心的头,跟个烫手的山芋差不多。

  叫了相果心两声,他也没回应。

  少年束手站在门口,看廊外的下人扫雪。

  相遂宁横眼瞧他:“站那么远做什么,还不快来给人看病。”

  少年这才走过去,没叹鼻息,也没摸额头,只是饶有兴致的观赏起来:“长的还算周正,只比我差一点儿。”说着,少年又顺了顺自己的头发。

  相遂宁深呼了一口气,尽量挤出一点儿笑:“该看病了。”

  “不急于一时。”

  “赔我珠花。”相遂宁抬脚。

  少年跳开:“还没忘珠花的事?真能记仇。好了,我这有药。端温水来,让他服下。”

  明珠飞快的倒了温水端过来。

  少年从袖里掏出一粒黑色的药丸,掰开相果心的嘴,将药丸放进去,又让明珠喂了水,然后托着相果心的下巴向上一抬,只听“咕噜”一声,药丸进了相果心的肚子。

  “大功告成,我走了。”少年拍了拍手。

  “不准走。”相随宁伸手拦住了他。

  鬼迷心窍,竟然请了这样一个不知底细的人来给相果心瞧病。

  他连问也没问相果心怎么了,就喂药了?

  连个药箱也没有,那粒黑丸不晓得是什么东西,或许是他身上搓下来的泥呢,万一是毒药呢,怎么就能放心让相果心吃了?

  可是药丸进了相果心的肚子,一切皆晚。

  不能让他走。

  四弟弟吃了他的黑药丸若有三长两短,得留着他陪葬。

  少年似乎看穿了相遂宁的心思,笑嘻嘻的坐在桌旁,宽了宽梨花袍,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转着茶盅道:“我住在城西槐树胡同,人称我一声御哥哥,我不介意你也这么叫。”

  孟浪。

  轻浮。

  不识廉耻。

  笑起来那么好看。

  相遂宁瞪了他一眼。

  少年透过茶盅看她:“玩笑也开不起,这么小气,你就叫我陆御好了。”

  “我不管你是鲈鱼还是鲫鱼,治坏了我弟弟,我就把你这条鱼放在砧板上。”相遂宁做了一个拿刀的动作,对着陆御切了几下。

  明珠看着二人过招,竟然笑了:“姑娘,我还头一次听说有人叫鲈鱼的,是外头鱼市里的鲈鱼吗?蒸着吃味道再好不过了。”

  “唉,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瞧瞧,这女子不识字多可怕。二位姑娘。我叫陆御。御是御前侍卫的御,陆是陆地的地。”少年无奈。

  相遂宁像是茶壶坐在泥炉上,只觉得口干舌燥的,心里揣着一团火。

  很大一阵子相果心一动不动。

  陆御倒是悠然自得的又喝了一盅茶。

  相遂宁想再摸摸相果心的头,可刚伸出手,就听见相果心“哎呦”一声:“我胸口疼。”接着便嘴一张,吐出一口血来。

举报

作者感言

我有锅

我有锅

陆御在线问,有票吗,欢迎投过来,虽然我也不知道,要票干什么...

2020-01-16 20:3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