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遂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诅咒

大遂宁 我有锅 2093 2020.02.05 07:00

  “二姑娘深得娘心,可三姑娘也不是路上捡的,她也是娘的亲孙女,她受的委屈娘就忍心不管?”汤小娘给相嫣撑腰:“你且老老实实的告诉你祖母,如果你祖母不给你做主,还有你父亲为你主持公道。”

  相大英可从来不会主持什么公道,他只会大义灭亲。而且专灭相遂宁。如果告到相大英那里,相遂宁又要渡劫。

  还是在东跨院解决吧。

  相老夫人盯着相嫣:“你怎么想的,你说吧。”

  “祖母,并不是我乱想的。”相嫣低声,楚楚可怜的分辩道:“这衣裳一直在我房里放着,就昨儿我去花园里看婆子们种花,约有一个时辰,回房的时候撞见二姑娘从我房里出来,她说是逛着玩的我也没留意,送走了她,我才发现衣裳被剪了。”

  “当真?”

  “除了她,没有外人进我的房。春鱼可以作证。”

  “如果是春鱼剪的呢?她也在你房里。”相老夫人质疑。

  春鱼忙跪在地上:“老夫人如此说,奴婢只有一死才能洗清自己了。”

  她们主仆,自然是一心的,就是春鱼不一心,相嫣也能拧的她五体投地,心服口服。

  相遂宁就是游魂,也不会逛到相嫣那里去。

  她跟相嫣自幼失和,相嫣又是一副容不得人的脾气,相遂宁怎么会去她那儿逛着玩儿?更不会剪她的衣裳了,从小到大,哪一次相嫣露脸的机会她没把握住?无论是花灯会还是亲戚间的拜礼,她都美的一马当先,自己要使坏,还用等到今天?

  相老夫人心里有数。

  相嫣见相老夫人不为所动,直接举起三根手指:“神灵在上,如我说了半句谎话,全家死光。”

  “你可不要乱诅咒。”相老夫人冷了脸:“我还没活够。”

  “祖母。”相嫣脸一红,重新举起三根手指:“这衣裳就是二姑娘剪坏的,如我说了半句谎话,让我脸上生疮,不得好死。”

  小小的年纪,倒有这样的气魄,是个能成大事的。

  相遂宁望尘莫及,自愧不如。

  以往也见过相嫣撒谎,比如她偷拿了供果喂黑猫,偏说是相遂宁吃了,害的相遂宁跪在祠堂里一整天。

  以往撒谎,没有这次狠。

  这次连脸面跟性命都不要了,是个心狠手辣的。

  汤小娘脸色一白,没想到女儿有这样的志气,真是青出于蓝,未来可期。

  相老夫人不吱声。

  就是被逼到绝境,她也愿意相信相遂宁的清白。

  相大英来了,他下了朝未及换衣,不见汤小娘心里惦记的紧,便径直到了后院儿来,屋里的一切,他瞧在眼中,相嫣的发誓,更让他心疼。

  他亲自扶了相嫣起来,呵斥相遂宁道:“都是你。”

  “女儿没做。”相遂宁声音细微,她不愿过多争辩,不是因为她嘴不行,而是相大英铁定护着相嫣,相遂宁说什么,他都不会信,白白浪费了唾沫。

  而且相大英不爱听相遂宁说话,三句话没说完,保不齐就要挨鞭子。

  “那日娘也见着了,两套衣裳都是好的,二姑娘也不是没衣裳,怎么还要来害三姑娘?”汤小娘叹着气数落:“害了三姑娘对你有什么好?毕竟是亲姐妹啊,怎么下的去手?”

  “二姑娘去祠堂跪着吧,好生反省反省。”相大英搂着相嫣。

  相老夫人不愿意:“就算是二姑娘做下的,也犯不着去祖宗那里跪着。”

  “娘为她求情,那……二月初二的宴席,她就不要去了。”

  “你好歹在朝为官,竟如此糊涂。二姑娘是嫡女,嫡女不去庶女去,外人难道不看笑话?好歹是一家人,牙掉了也要往肚子里吞,不能不让二姑娘去。”

  “那娘说怎么办?”相大英有点不耐烦了,如果此时鞭子在手,利索的给相遂宁几鞭子,倒解了相嫣的委屈。

  相老夫人一时也没了主意,事发突然,还来不及筹谋。

  相遂宁跪在相老夫人脚下:“祖母,孙女有个主意,可解了此事。”

  “你说。”

  “既然三姑娘咬定是我做的,我认与不认,都改变不了她的想法,这事出在衣裳上,这套衣裳被剪坏了,就给我吧,我房里那套衣裳是好的,就给三姑娘。三姑娘可愿意了?”

  “可这就委屈你了,二月初二你总不能穿旧衣裳去。”相老夫人于心不忍。

  相大英却道:“二姑娘能这样想,倒也是知错能改,为免多生事端,就这样吧。”

  相嫣让春鱼取了新衣裳来,欢喜的去了:“既然二姑娘认错,我也愿意原谅,我最有气度,爹知道的。”

  相大英由汤小娘扶着去歇息,嘴上说道:“只是委屈了嫣儿,这么伤心了一场。”

  “都是自家姐妹,到那日嫣儿定然能拔得头筹为老爷争光。只是……眼下二姑娘可穿不了新衣裳了。”

  “她自己作的,不用管她。”

  “听老爷的。”汤小娘赶紧附和。

  怪不得那日汤小娘捧了衣裳给相老夫人看,原来只为让相老夫人证明两套衣裳都是好的。

  或许那日衣裳已经被剪坏了。

  再有两天就是二月初二,汤小娘选择这时候把旧衣裳捧过来,就是让相遂宁没时间再去做新衣裳。

  相老夫人分外心疼:“你那黑心的爹,偏袒三姑娘跟我偏袒你是一样的,可惜祖母老了,在这府上,说的话也不管用了。”

  “祖母不要伤心。”

  “可你没衣裳怎么办?旧年的衣裳你当我不知道?全是些拿不出手的料子。没的让高门大户的人看着笑话。”

  “祖母放心,这事还能弥补。”

  “真的?”

  “真的。”相遂宁收好剪坏的衣裳,一点儿也不生气似的回房去。

  “刚才好吓人,差一点儿姑娘又挨了打。”明珠还心有余悸,跟在相遂宁小步往前走,胸口还突突的。

  “不会挨打的。”相遂宁将衣裳交给明珠抱着,自己从袖里掏出一块紫色绣满天星的手帕来回叠着,若有所思道:“我身上有伤,外人瞧着,名声不好,汤小娘怎么会在这节骨眼上让我坏了她的名声,即使我爹要打,她也会拦着的。她只是不想我在宴席上露脸,想着我不去最好。”

  “那姑娘去吗?”

  “去。”

  “可这衣裳......”

  “我有办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