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遂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卖灵芝

大遂宁 我有锅 2040 2020.02.12 07:00

  “快去请大夫。”蓝褪把相遂宁放到床踏上,交待小丫鬟:“让府里的人套了马去。接了大夫坐着马车过来。”

  丫鬟去叫人套车,厢房里没人伺候,相遂宁还是湿的,蓝褪叫婆子去准备干衣裳,婆子去找衣裳的空当,他抖开一床被子给相遂宁盖上,怕她冷,从脚包到头,像裹粽子,裹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又想起来相遂宁也需要呼吸,又把被子掀了,重新裹,从脚裹到脖子,这下把头给她露出来了。

  蓝褪有些尴尬:“对不起,伺候人的活……我以前没干过。”

  他自幼跟着公主长大,出入皇宫也是寻常事,身边伺候的人丫鬟婆子小厮书童加起来,少说也有十来号人,每天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添衣或是加衣,那些丫鬟们为了伺候他还要争抢一番,他什么时候给别的女人盖过被子。

  相遂宁还在哆嗦,脸更白了:“难受……我难受……”

  “你哪里难受……”

  “不知道……哪里都难受……咳咳……”

  蓝褪想伸手摸相遂宁的额头,伸出手又觉得不合适,可退回来又有些担心,眼看着相遂宁喘气越来越沉,他将手在嘴边呵了呵,等手暖了,才放到相遂宁的额头上。

  “怎么样了?是不是很烫?”相遂宁嘴里又挤出一点儿水。

  “不烫,还有些凉。”蓝褪摸摸自己的额头:“这有点奇怪。”

  他又呵呵手,重新放到相遂宁额头上,她的额头甚是冰凉。

  “你先躺着,一会儿婆子会来给你换上干衣裳就会舒服些,府上已经套上马车去请大夫了,想着大夫一会儿就到。我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蓝褪说着话就要往外走。

  雨已经停了,厢房的空气有些潮湿的味道,像苔藓的新鲜味儿。

  窗边的芭蕉绿油油的,像是刚被油刷过,一对儿天青色宽口瓷瓶摆在长案上,瓶里放了几卷画轴。悬的珠帘是上好的珍珠,床前银钩绞成凤凰图案,这些明闪闪的珍珠,晃动的银钩啊,让相遂宁更朦胧了,声音也是闷闷的:“你去哪?”

  “去叫个人来,去去就回。”

  “你快点回来。我一个人躺这会儿害怕。”

  “好。”

  “你答应我。”

  “答应。”蓝褪说着拔腿出门。

  几句话竟说出了依依不舍的感觉。

  相遂宁躺在那儿裹着锦被,身子又湿又重,刚才说的那些话,如果是她清醒的时候,挨两鞭子也说不出口,可不知道为什么,被蓝褪救下,就觉得他周身充满了安全感,生怕离了他,自己又被丢进波涛汹涌的河水当中,又要死了。

  或许,她身子太脆弱了。

  或许,她脑子混沌了,连说话都反常了。

  她使出全身的力气抬起手,重重的按在额头上,一点儿都不凉,反而有些烫手,蓝褪净是骗人,这头热的都能煎鸡蛋了,都要冒烟了,哪里凉呢?

  她发高烧了。

  她并不知道,发高烧以前,也会手脚冰凉,这冰凉过后,便会烧的更高。

  这冰凉之后的高烧,足以把她烧的不省人事。

  婆子前来禀报,说是少爷说了,要给那姑娘换上干衣裳,身上的湿衣裳,怕是穿不住的。

  公主不说话。

  蓝褪的妹妹蓝姎听了婆子的话,带着她往自己的房中去。

  “你去干什么?”公主问。

  “哥哥说要给那姑娘换衣裳,我瞧着那姑娘跟我胖瘦差不多,我去房里拿我的衣裳给她穿着。”

  公主没心思留意这些,着急的拧着手帕望着门外:“你哥哥又骑马出去了,如今拦也拦不下,不知去了何处,要去做什么,祖宗啊,他的手还流着血。”

  以往蓝褪休了班,就呆在府中撵也撵不出去,想让他去喝个小酒听个小曲儿,简直比登天还难,今儿策马奔腾,拦也拦不下,真让公主意外。

  蓝褪骑着马,马踏雨水,水花溅起两尺高,沿途楼宇一座接一座被他抛在身后,只觉得迎面的风更大了。

  风吹动他的袍领,一直灌进他的身体里,他的胸口都是冷的。

  他不禁低头俯视,想到刚才相遂宁还倚在他胸前,瘦瘦弱弱,真是可怜。

  以前陆御也曾跟他同乘一骑,他只想赶紧把他丢下去。

  今儿这感觉太奇怪了。

  他不由得又夹了一下马腹。

  一直骑到陆府,想找陆御。

  守门的下人打着千儿道:“原来是蓝少爷来了,真是不巧,我们少爷不在,一时半会儿恐怕回不来,要不,蓝少爷等等?”

  “不必了,我去找他。”

  像是有急事。

  下人见蓝褪的手流血,忙道:“蓝少爷这是受了伤?需不需要上药?府里现成的。”

  “不必了。”蓝褪又夹了一下马腹,马便驰出了胡同。

  若说陆御,成天招鸡逗狗的,他可在府里呆不住。

  就这青城里,酒楼,茶摊,说书行,耍杂技的天桥,赌场,妓馆,就没有他不敢去的地方,只要脚能到,他都摸的滚瓜烂熟。

  青天白日的,想要逮着他,难度等于下海捉鳖。

  那也得捉。

  蓝褪决心到捉到他。

  酒楼没有,茶行没有,算命先生的小摊也没有,一路找过来,一直找到一家药铺门口。

  “就你这灵芝还值五十两?你要是闲着没事,就去别处转转,莫说真灵芝也值不了五十两,你这根本不是灵芝,是蘑菇啊。”药店的掌柜摊着手:“你换一家坑吧,给我们留条活路,小店利薄。”

  手拿蘑菇的人躺在药铺门口耍赖:“我这明明是灵芝,你不识货,还说是蘑菇,反正今儿你们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

  故意找事的混混。

  掌柜的急出一头汗,不理他吧,他不走,挡着门没法做生意,理他吧,他就不讲道理。

  “我认识这个东西,这就是上好的灵芝啊。”陆御站在人群里拍着手:“家父就是太医,这东西我家多的是,听我的,这就是灵芝,最少值五十两。”

  混混赶紧爬起来:“这位小爷,您识货。”

  “这么好的灵芝,不买太可惜了。掌柜的。给他五十两,买下吧。”陆御吆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