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遂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正不正经

大遂宁 我有锅 2332 2020.02.02 17:18

  春鱼学了相嫣的脾性,事事争先,说话也直吐沫子,就跟话烫嘴一样,几句话说下来,嘴边烟雾缭绕的:“这是我们相府的二姑娘。”春鱼脸抬的高高的:”我们府上的相老爷官居二品,是皇帝近臣。”

  童四月的爹官位低,她生平最讨厌谁拿官位说事。

  “我是相府三姑娘……的奴婢,叫春鱼。”

  “是鱼是虾与我何干?我们主子姑娘说话,谁准你插嘴?”

  主子们说话,没有婢女随便插嘴的道理,一般大户人家的婢女如此冲撞,主子们脾气好,会呵斥几句,主子们脾气不好的,直接交给人伢子发卖了去,免得她在耳朵边聒噪。

  相遂宁浅浅福了一福:”让四姑娘见笑了,相府二姑娘相遂宁,给童四姑娘见礼了。”

  童四月上下打量着相遂宁,早听说相府有位三姑娘美貌过人,是侧室汤小娘所生,反倒正室所生的嫡女不受待见,如今见的这位二姑娘,怕就是嫡女,长的果然是,人有旦夕祸福。且衣衫半旧,首饰暗淡,想来不受宠是真的。

  或许因为都是嫡女,童四月有些同情相遂宁:“我叫童四月,府里人称四姑娘,因是四月生,我爹说人间四月生机盎然,是个好季节,所以就取了这名字。”

  说着话,童四月侧身受了相遂宁的礼,又端端正正的蹲下去给相遂宁施了礼,虽是六品官的女儿,礼数却周全。

  “多谢童四姑娘照应。”相遂宁又施礼。

  童四月赶紧鞠躬回礼,又拎着裙摆笑起来:“又不是拜堂,怎么就这么客气了?”

  童四月弯腰行礼,发间的珠花跌落下来,眼看要掉地上,相遂宁双手接了,又恭恭敬敬的呈给她。

  婢女长生给童四月插好珠花,童四月进流云坊拿了一块绣紫色满天星的锦帕送给相遂宁:“初见面,小意思,相二姑娘请收下。”

  流云坊绣娘做的锦帕,要好几吊钱。

  “多谢四姑娘。”相遂宁收下帕子:“只是四姑娘厚爱,无以为报。”

  “以后多来流云坊几趟也就是关照我们了,我们这里的衣料好,衣裳款式也新,你若有需要,只管言语。”

  目送着相遂宁上了马车,童四月才回铺子里去。

  童四月的娘苏氏在偏房督促着一帮绣娘绣花,流云坊门口的事,她瞧的一清二楚,见童四月进来,先是给她理了理头发,后心疼地说:“怎么又出去疯跑,再伤着。”

  “有长生跟着我呢,娘放心。”

  “你认识刚才那位姑娘?”

  “她是相府的二姑娘。”

  “噢。”苏氏淡淡的,青城人皆知相大英宠妾,相府三姑娘虽是妾生的,地位却尊贵,那位二姑娘,据说是随便养活养活,今儿得见,果然是缺斤少两的气色。

  “那两套衣裳是相府要的,想来一套是给二姑娘穿的。”苏氏有些欣慰:“衣裳是好衣裳,二姑娘穿着会好看的。”

  “衣裳是正经衣裳,她身边的婢女正不正经就不知道了。”

  “你这孩子又瞎说。”苏氏爱惜的抚摸着童四月的头,一面让婆子端了梨水汤来给她喝:“你才多大,见识过什么,别人家里,自有别人家的一套处事,我们外人,不要妄加议论。”

  “知道了娘。”童四月搂着她的胳膊。

  相遂宁亲手把两套衣裳交给汤小娘。

  汤小娘满意的收了,只说要拿回房中细细看看针脚,便回了。

  春鱼捧着衣裳伺候,嘴上说着:“这套绯红缎面锦衣最合适三姑娘了,三姑娘脸色儿就跟桃花瓣儿一样。”

  相嫣由春鱼伺候着试了绯红的衫裙,又试了石青夹袄及水仙花百褶裙,又由汤小娘亲自挑了白玉簪,另取了一个水绿的镯子滑到相嫣手腕儿上,对铜镜一照,相嫣明眸善睐,衣衫端庄,首饰透着贵重,真真是绝色。

  两套衣裳都是照着相嫣的身形做的,没胖一分,也没有短一寸,该紧的紧,该放的放,十分得体。

  “十五两银子一套的衣裳呢,娘真打算给二姑娘穿?”相嫣由着春鱼整理裙摆,说话的声音却是闷闷的:“这么好看的衣裳,倒便宜她,娘,你不是最讨厌她的嘛,干嘛给她做衣裳?”

  “还不是因为她是嫡女。”春鱼多嘴。

  “蠢货。”汤小娘一脚踢在春鱼背上,春鱼坐在地上嗤牙咧嘴,疼的直冒汗,可又不敢多说什么,赶紧跪下。

  “娘,怎么了?”相嫣觉得诧异。

  “春鱼,我且问你,我是怎么交待你的?”汤小娘款款坐在塌上,丫鬟端的茶汤也没喝一口,而是厉声问春鱼。

  春鱼只觉得脊背发凉,伏下身去颤声道:“小娘说让奴婢跟着二姑娘去取衣裳。”

  “然后呢?”

  “小娘说……说趁着人少的时候,给二姑娘点颜色瞧瞧,到时候或是伤了容颜,或是闪了腰身,她便不能往公主府上去了。”

  “你是怎么做的?”

  “我照着小娘的吩咐做了的。”

  “结果呢?”

  “结果……”春鱼心中也觉倒霉,如果不是遇见童四月,相遂宁妥妥的鼻青脸肿,如今她的伎俩被相遂宁识破,还要受汤小娘训斥,心中郁闷,嘴上道:“二姑娘狡猾,她……”

  “不中用。亏得你还是嫣儿的贴身丫鬟,这点小事也办不好。”汤小娘动了气。

  一盆发财桔临窗搁着,绿色的枝叶,上头结了十来个圆滚滚的汤圆大小的桔子,窗外的亮光照在桔子上,桔子上像打了蜡似的,明闪闪的。且桔子味儿清甜,满屋子的桔香甚是好闻。

  汤小娘平素打理这发财桔,也图个吉利的意思,如今拿起剪刀,修剪了几下枝桠,觉得心里起伏难平,手上一重,一个桔子便滚落下来。

  要知道这发财桔平素都是汤小娘亲自打理,婆子们连伺候它的资格都没有,如今汤小娘大义灭亲,生生给桔子剪下来,不免让伺候的人害怕。

  春鱼更是吓得低着头,生怕那桔子就是她的下场。

  “娘……”相嫣出主意:“不然让春鱼再去……”

  “这次都没成,还会有下次吗?二姑娘早看透春鱼的伎俩了,会防着。”

  “那……”相嫣也没了主意,她平时只负责貌美如花,其它的事,她也不太操心。

  汤小娘又剪掉一个桔子。

  相嫣到底心疼:“娘……一会儿桔子都被你剪坏了,你手里的剪刀太锋利了。”

  汤小娘心中一动,计上心来,于是招手让相嫣上前。

  待相嫣上前,汤小娘撩起她的裙摆,细细的抚摸着绣了水仙花的裙子,料子真滑啊,像水一样,汤小娘手上一用力,水仙花被剪断,裙子破了一条口子。

  相嫣吓的弹了出去:“娘,你这是做什么?这可是十五两银子的衣裳。这可是我出席宴会穿的衣裳。”

  “你来。”汤小娘又招呼她。

  相嫣不去。

  汤小娘追上去,拉着相嫣的衣袖又是一剪子,好好的对襟夹袄又是一个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