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遂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什么病

大遂宁 我有锅 2026 2020.02.21 15:40

  一个滚铁环扎短髻的小男孩从相遂宁身边跑过,像一阵风,跑的太急,差点摔倒。

  相遂宁伸手扶住他,正好瞧见胡同尽头一个穿灰短袍的男子出来倒药渣。

  男子也瞧见了相遂宁,抱着药罐子赶紧回院了。

  一股浓郁的药味儿在柳树胡同散开,很苦,很冲,连纳鞋底的妇人都掩了鼻子。

  “刘家的药也喝了好几剂,总不见好的,如今怕是愈发凶险了。”

  “可不是,前些天还见那孩子在我家门口撒小米逮麻雀呢,现下床都起不来了,大抵是不中用了。昨儿我才瞧见一个大夫来看病,摇着头走的,可不是没法子了吗?”

  妇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话语里透着惋惜。

  而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那日赶马车的刘虎。

  前一世印象里刘虎一直在庄子上忙活,或是给祖先坟墓守夜,或是干些抬抬扛扛的杂活,有时需要送菜蔬到相府了,他才跑一趟,跟他虽几过几次,但基本上等于素未谋面。

  那日去长信侯府,本不应该他驾车,毕竟相府驾车的把式有四五个,哪里轮的到他一个庄子上的人?

  或许是那日有雨,把他给忽略了。

  前一世刘虎跟七娘好了一场,二人皆是老实本分的,可惜没有孩子,可夫唱妇随也和和美美。

  明珠前去敲门,敲了许久,才听到院里应了一声:“你们找错地方了。”

  “我是相家二姑娘。”相遂宁开门见山。

  一阵沉默。

  过了一会儿,刘虎开了院门,迎了相遂宁进去,又赶紧给大门关上。

  柳树胡同住的多是穷苦人,却不料刘虎家这么一贫如洗。院里浆洗的被面打了一块补丁,几件中衣领口都磨坏了。茶具黑乎乎的,是最下等的瓷器,一张四角桌也掉了漆,统共两张凳子,多来一个人便没地方坐了。其它的瓷瓶,壁画,屏风,帷帐,更是没有。

  刘虎跟七娘在相府做活,领着月钱,又不赌不抽,按道理不应该穷成这样。

  西窗下影影绰绰,棉帘之下是铺着灰褥子的木床,床上躺着一个瘦的皮包骨的孩子,看头发像是个男孩,七八岁上下,穿土色薄袍,面色蜡黄,闭着眼睛,嘴微张,露出白净的牙齿,这会儿像是睡着了,只是满头的汗,满身的中药味儿。

  一个黑黢黢的药碗放在床头,里头还有一些药汁。

  明珠用袖子擦了一个矮凳给相遂宁坐。矮凳靠着床,相遂宁可以听到刘家孩子的呼吸声。

  相遂宁不说话,刘虎也不说话,只是拘谨的站着。

  又过了一会儿,听到大门口“吱”的一声,接着是一串熟悉的脚步。

  掐算着时间,是七娘回来了。

  七娘关好大门,进院来不及收衣裳,便道:“孩子今天如何?药可喝了?昨儿那大夫可还好?就是药钱贵了些,一次半吊钱呢,昨儿是赊欠,人家无论如何不肯的,还是我好说歹说的跪下,人家才跑了一趟。”

  待进了房,七娘放下篮子里的一小块猪肉,将袖里的一吊钱掏出来放在掉了漆的桌上:“这是今儿汤小娘给的,只够还那大夫的药钱,多的,她也不肯给了,我也不敢再强要,她若生气,撵了咱们,以后就更没法度日了。这一吊钱……先凑合着吧。”

  或许是见刘虎没接话,七娘抬头看了一眼,见刘虎尴尬的立着,相遂宁坐在孩子身旁,七娘先是一愣,而后赶紧把那一吊钱塞回袖里,有些慌乱,一吊钱掉在地上,发出“哗”的一声响,拴钱的红线松了,铜钱泼洒一地。

  “二姑娘都瞧见了,也不必藏着掖着了。”刘虎叹口气。

  七娘给相遂宁跪下,却还在强撑:“因……最近我在厨房里做的不错,汤小娘……才赏了一吊钱,那一小块猪肉,是我在屠户那里割的……孩子需要些肉补身体……不是偷的相家的……屠户可以作证。”

  七娘说着说着,额头就冒汗了。

  相遂宁默默的听她说完,也没反驳什么,虚扶了她一把:“忙完了一天的活,快看看你的孩子吧。”

  孩子是七娘的命,她不好生养,如今的年纪才得了一子,平时也是她的心尖尖。除了在相府做活,她大半的时光都是跟孩子在一起。

  这孩子朴实壮实,往日胡同的孩子滚铁环,数他跑的最快,如今见孩子的脸色愈发不好了,七娘扑上去抚摸着孩子的脸就哭起来。

  或许是七娘的哭声打扰了孩子,孩子挣扎着坐起来,掐着七娘的脖子开始口吐白沫,嘴里呜呜咽咽的,也听不清说的什么,只是眼睛瞪的像铜铃,身子不停的抽搐。

  刘虎赶紧端上来一碗温水,想给孩子灌下,孩子却一掌打翻了水碗,眼睛里都是惊恐。

  七娘使劲儿按着孩子,刘虎赶紧去找了几截子布条,将孩子两手两脚拴在床腿儿上,又拿了一个勺子抵在孩子嘴里,生怕他咬了舌头。

  过了好一会儿,孩子发了一身粘汗,折腾的身上没了力气,这才又沉沉的睡过去。

  这一折腾,刘虎七娘二人也是满身的汗,七娘的泪把衣领都打湿了,坐在那儿无助又可怜,一下子老了不少。

  明珠哪见过这阵势,早吓的跳出三丈远,等孩子睡沉了她才跳回来:“这孩子……得了什么病了?好吓人。”

  相遂宁咳嗽了一声。

  七娘想要哭诉,刘虎给她使了个眼色。七娘便只默默流泪不肯再多说。

  相遂宁给明珠使了个眼色。

  明珠从荷包里掏出二两银子来给了七娘:“这是我们姑娘的月例银子,你们收下吧。”

  七娘托着银子又流眼泪。

  相遂宁安慰她:“这二两银子,够给孩子抓几天药的,且收着吧。我不耽误你们照顾孩子,这就走了。”

  七娘欲言又止的跟上来,刘虎拉了她一把,她便在门口站住了,只是扶着门哭。

  相遂宁走到大门口,又转头叮嘱道:“如果请的大夫不管用,你且来找我,我认识一个大夫,开的方子还行,可以试一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