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遂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演戏

大遂宁 我有锅 2035 2020.02.18 07:00

  贵子们看着这边的动静,渐渐的围了上来。

  看女儿家争执,可比喂鱼有趣多了。

  青城的贵女谁品行端庄,谁凶的能上天抓玉帝的脸,少年们都想知道。

  绿衣少女望着长长的水榭,水波翻动,鱼儿畅游,游到一片水草中,油青色水草像姑娘柔软的腰身一样扭起来。

  “自己掌嘴吧。”绿衣少女冷着脸。

  相嫣不动。

  绿衣少女的婢女倒像是个惯犯,伸手就给相嫣一耳光。

  这一耳光快如闪电,力道很重,打的相嫣眼里直冒火星子,嘴角抽动了半天,一侧脸都麻了。

  小小的婢女敢打二品官员的贵女。

  凶残。

  相嫣揪住了绿衣少女的云肩,扯掉了云肩,又揪住少女的衫子,衫子滑,她又揪住少女的头发:“你这身衣裳可是我家花钱买的,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得到,现在你就给我脱下来。”

  “如果不呢?”

  “那……春鱼,给她扒下来。”

  春鱼看到相嫣受辱,早迫不及待准备行动了,得了相嫣的命令,当即奔过去拉绿衣少女的衣袖。

  一群人围上来。

  贵子们纷纷笑起来。

  “原来女儿家争执是这样的啊,不是扯衣裳,就是扯头发。”

  相嫣见众公子围上来,当即躺在回廊上捂着头装柔弱。

  风从水塘里吹过,轻轻吹动相嫣的裙角,裙角翩跹,姿容清秀,那乌黑的头发上镶花簪子熠熠生辉,那头发是如此的黑,黑的像一团抹不开的梦。

  这梦太美好,美好的让人不敢看她的眼睛,那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睛,里面有委屈,有伤心,有淡淡的甜,还有淡淡的酸楚。

  这难得一见的绝色,如今横陈在众人面前。

  哪怕是躺着的,也是绝代风华。

  早有公子想伸手去扶,又恐惊了碧人,只是局促的站着。

  各人整衣裳的整衣裳,理头发的理头发,或是背着身,或是束着手,都想给相嫣留下一个好印象。

  相嫣哪里不知这些,又哭泣着道:“本来是迷了路才走到这里来,不知怎么得罪了这位姐姐,竟要……竟要扒我的衣裳。”

  反咬一口,她精通于此。

  公子们听了这话,眼睛都直了。

  “我相府贵女,若被扒了衣裳,我还有何颜面活着,不如死了。”相嫣起身便欲翻过栏杆往水里跳。

  公子们欲拉。

  绿衣少女冷呵:“让她跳。”

  相嫣一愣。

  众人一愣。

  相嫣扶着栏杆捂着脸,哭的胸口一起一伏,又透过指缝给春鱼使眼色。

  春鱼欲伸手扒绿衣少女的衫子,却被一块石子打在手腕上,手腕当时就青了。

  “春鱼你做什么,别人无礼要扒我的衣裳,那是别人不善,你怎么可以为了给我出气去扒别人的衣裳?”相嫣哭的梨花带雨。

  绿衣少女冷冷道:“我只问你,谁要扒你的衣裳?”

  “你。”

  “呵呵。”

  “你记恨我冲撞了你,记恨我长的美貌。”相嫣抽噎着:“美貌是爹娘给的,我又有什么办法?难道不要吗?”

  没见过这么往死里夸自己的。

  简直厚颜无耻。

  绿衣少女觉得有点恶心了,早上塞肚里的葱油包子都想涌出来,努力扶着栏杆问相嫣:“相大人府里的姑娘,竟是你这般撒谎成性吗?”

  “我没撒谎。”

  绿衣少女冷哼。

  “如果我撒谎。”相嫣又拿出了她的看家本事,举起手指对着天道:“如果我撒谎,让我死在当场。”

  老天不会说话,青红皂白都由人说。

  绿衣少女又冷哼。

  相嫣作死,或许是为了给贵子们留下好印象,显的自己被欺负了分外委屈,她指着绿衣少女道:“我只是不小心才踩了你的衣裳,你竟要下人扒我的衣裳,你也太歹毒了一些。”

  “既然你说我歹毒,那我就歹毒到底了。”绿衣少女只是抬抬手,她的婢女便一把将相嫣从栏杆旁揪了过来,像提小鸡子似的压在身下,伸手就去解她衣裳上的盘扣。

  贵子们的眼珠子都要跳出来了。

  活这么大,谁见过这么刺激的……这么凶残的场面?

  贵女们起了争执,不是揪头发,不是抓破脸,而是要扒衣服?

  苍天在上,这事还发生在众人面前。

  这是什么样的运气?

  祖坟上冒青烟哎。

  相嫣明显不是那婢女的对手。

  “殿下还请手下留情。”蓝褪拱手行礼:“今日是长信侯府招待不周,才惹了误会,还请公主高抬贵手。”

  殿下。

  相嫣懵了。

  叫殿下的不是别人,当然是公主了,这个年纪,又在这个场合出现,难道她就是郭公主嘴里称的“朝阳公主”?

  完了,自己眼瞎。

  好死不死就这么得罪了当朝尊贵的公主?

  公主若生了气,别说脱她的衣裳,就是砍了她的头,恐怕也跟掐死一只小鸡子那么简单。

  当下之计,相嫣只得揪紧了衣裳,努力护着自己。

  朝阳公主冷着脸。

  这样一位冰雪公主,平时下人们伺候的分外小心,因她总是冷着脸,别人不好猜透她的心思,所以轻易便不敢招惹。

  相嫣倒是胆大,也不是胆大,只是眼瞎。

  再这样下去,相嫣的中衣就要露出来了。

  一个胖乎乎的人挤了过来,一把拉开婢女,蹲在相嫣身边,他腰间的荷包绣着金如意,明闪闪的真好看。

  “妹妹,何必呢。再吓着这……相大人府上的小娘子。”郭铴扶起相嫣,意犹未尽的打量着,看着看着,口水就要流下来。

  他十七八岁的年纪,又是招猫惹狗的性子,见了相嫣这样的风姿,早已按捺不住,这样英雄救美的场面,他怎会错过?

  朝阳公主垂目:“她穿的衣裳,瞧着眼熟,似乎那日流云坊送进宫的,我瞧不上,便让常公公处置了,不知怎的跑到她身上去了。我不要的东西,也是她能要的?我多番退让,她却不知死活,贱人还在我面前演戏。”

  “妹妹这样说可就难听了,这美人不知公主驾到,公主饶恕她吧。”郭铴起身给朝阳公主鞠躬。

  “既然二哥护着贱人,我饶她便是。”朝阳公主又是一声冷呵,带着婢女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