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遂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常公公

大遂宁 我有锅 2248 2020.01.07 22:05

  “什么法子?”

  “让汤家舅舅远走高飞。”

  “如何远走高飞?”

  “我还没想好。”

  “没主意就别说话,没人当你是个哑巴。”汤小娘恨恨的点相遂宁的脑袋:“半夜不睡,跑到这里来烦我。”

  “不是我想来,是他去吓我,我只当是有贼,所以才追过来。”相遂宁指着汤五。

  “遂宁,你说什么?”

  “我说——以为有贼。”

  “哈哈哈,醍醐灌顶,有办法了。”相大英抚手一笑,招手让管家张全过去,附耳叮嘱了张全几句。管家张全哈着腰退出去,很快搬了一架梯子出来,踩着梯子给院里的灯笼拨的亮些。

  “咱们就把汤五当成贼,汤五跑出去,咱们在后面追。若是汤五跑掉了,也就溜了,如果汤五被别人发现抓住了——”相大英搓手:“若是落别人手里,关几天也就放出去了,如果敢多说一句话,便是被别人打死了,我也不拿银子去救。不过既然是当贼,还是先抓起来打一顿,做戏也做得像些。”

  “老爷让我哥哥做贼?”

  “是假扮。”

  “那也不行,多没脸的事。”

  “只要能顺利溜的远远的,又有银子,当什么你哥哥都不会在乎。你去给你哥哥包个包袱,多装点银两就是了。”相大英小声叮嘱汤小娘。

  汤小娘亲自去库房里捡拾金银细软。

  见汤小娘走远了,相大英叮嘱管家张全:“叫几个人来,打。”

  相府的下人一向训练有素,说打脸绝打不到脚上。

  “妹夫,我可是把妹妹嫁给你了,你——真下手啊。”汤五痛的蹦起来。

  “打。”

  “别逼我把你们家那点破事抖搂出来,我的嘴可不保险。”汤五一面喊一面跑。

  “打,追上去狠狠的打。”

  汤五哪里是这些人的对手,被撵的像只兔子似的到处钻。

  “哟——相大人府上这唱的哪一出啊,杂家今儿算是赶上了。”一个掐着手指尖着嗓子的红脸老头由两个半大孩子扶着,站在相府门口往里探头。

  老头穿蜀锦宽袍,罩黑色镶金花背心,脑袋上是一顶掐金丝圆帽。

  像是个有钱老头。

  老头的脸红扑扑的,说一句话,咳嗽一声,嘴里长长的吐一口气,如今天冷,他吐一口气,就喷出一股白烟,就像谁家的烟囱站了起来似的。

  相大英三步并作两步迎了上去:“原来是常公公,没想到深更半夜公公驾临,真是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相大人是宣国二品,栋梁之才,老奴不过是个奴才,不敢劳相大人迎接。”

  “常公公您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想请您到府上还请不来呢。”

  相大英跟常公公先是互相吹捧。

  “人老了,瞌睡少,夜里总也睡不着。”常公公揉了揉眼睛,缓步走下台阶:“正巧听到相大人这里像是出了什么事,所以来看看,这是关门打狗啊。”

  “哎哟——哎哟——”汤五被几个小厮揍的没处藏,听到“关门打狗”四个字更是受了刺激:“你个阉人——”

  常公公脸色突变。

  他身边的两个半大孩子齐步上前,一左一右站汤五两侧,“啪啪啪啪”两人你一下我一下给了汤五十来个清脆的耳刮子。

  汤五的脸肿的像含了一只蛤蟆。

  常公公掐着手指笑起来:“阉人也是人,你还不是被阉人打?一个连阉人也不如的东西。”

  常公公住在青城东北角的草园子胡同,平时一年四季除了在宫里伺候皇上,就是在青城宅院里听戏消遣了,他是皇帝身边的红人,也是皇帝的耳目,虽是净了身的五品,却比一般的三品大员都尊贵,谁敢骂他?就是骂也得背后偷偷的。

  汤五会唱戏,跟着戏班子走南闯北去过很多地方,或许常公公也听过汤五的戏。

  或许他们是认识的。

  只是此时汤五的脸肿的两个大,常公公有了年纪估计眼神也够呛,还好他没认出汤五来。

  “冲撞了常公公真是罪过。这个贼人半夜翻墙入府,偷了府里一包袱的金银首饰,被抓个正着。”相大英扯过汤小娘手里的包袱扔在地上。

  包袱里有簪子,有金手镯,玉佩,另有十两一个的银锭若干。

  常公公望着一地的珠宝,咽了口唾沫。

  这么多财宝,都是汤小娘为哥哥准备的。

  “大人,这个贼子也挨了打得了教训,不如放了他吧。”汤小娘到底心疼她哥哥,想着为汤五开脱,再打下去,明年这个时候,就要去坟头给哥哥烧纸了。

  相大英偷偷的看了一眼常公公。

  “妇人之见,还想放贼人走。”常公公小眼睛炯炯有神:“依我的,该送到府衙大人那里去,打四十个大棍。”

  别说四十个大棍,府衙那帮人,十个大棍足以要人命。

  常公公这不是要索汤五的命吗?

  汤五抢过相遂宁手里的降龙木勒住常公公的脖子:“都让开,放我走,不然我要了这阉人的命。”

  只顾看戏了,相遂宁手里还抱着祖母给的棍子。

  这棍子成了汤五的利器,如果他把常公公勒死了,那可不得了。

  相大英也唬了一跳:“你要金银财帛,都可以给你,你先放了常公公。”

  “等我安全了,才会放他。”

  “你——你个兔崽子,敢动你常爷爷试试。”

  “试试就试试。”汤五棍子往后一拉,常公公立刻翻了一个白眼,舌头都吐出来半截儿:“好了,别试了,你个兔崽子,要了我的老命了。”

  汤五挟持了常公公往外走。

  “来人啊——”常公公尖着嗓子喊了一声。

  他身边的两个半大孩子似乎不会武功,也没带什么利器,如今形势,他俩恐怕也没见过,只是呆站着,不然从哪头下手。

  “哗——”四五个身穿黑衣,外扣黑色盔甲的少年从相府墙头飞了下来。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相遂宁根本不相信自家那么高的墙头,人从上面跳下来还能活。

  少年却稳稳的立住了。

  黑夜,黑衣,黑色的铠甲,黑色的头盔罩了大半张脸,头盔上黑色的盔缨也融进了夜色里,只剩下一双双的眼睛望着众人。

  黑衣人落地的瞬间,从腰间抽出佩刀来,夜凉如水,佩刀的寒光闪的人睁不开眼睛。

  汤五也看呆了,忘记怀里还勒着常公公。

  常公公叫的越来越凄惨。

  黑衣人中的一个踮脚踩了一下台阶,直接飞了半人多高,空中一个转身,伸腿踢掉了汤五手里的降龙木,手腕转了一圈,手里的刀紧紧的贴到了汤五的脖子上。

  一切都太快了。

  少年的刀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白光,身后的盔缨却一丝不乱。

  常公公养尊处优惯了,哪经历过这么刺激的事?简直是脑袋在腰上走了一圈。当即眼一花,鼻血一喷,晕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