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遂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假哭

大遂宁 我有锅 2087 2020.02.04 18:32

  入了二月,雪化了,草抽芽儿,护城河里的水也高了,青城的小商小贩沿街叫卖,几大胡同人来人往,天桥上的艺人也从早忙到晚,似乎整座城都活泛起来了。

  相府。

  冬日里的炭盆皆收起,手炉也放进了柜里,各色斗篷也都洗了叠进箱笼,腊月里铺的盖的,晒了一遍收了去,各房婆子又重新抱了薄些的被褥换上。

  暖风一吹,后院空地上的菜芽儿也舒展了,格外的绿。

  相老夫人身边的苏嬷嬷交待小丫头们好生打理东跨院的花草,又亲自端了玫瑰鲜花饼和定胜糕,并把茶壶里的水换成温热的。

  相遂宁陪着相老夫人打页子牌,半晌午了,肚子开始“咕咕咕”的叫了。

  “这两样儿点心倒不多见,谁做的?”相老夫人见着粉色的饼和大红色的糕点,觉得颜色甚好,不像以往的点心,不是白的,就是黄的。

  苏嬷嬷忙挑了一块玫瑰鲜花饼递给相老夫人,又挑了一块定胜糕给相遂宁,嘴上说着:“老夫人且尝尝味道怎么样吧。”

  相老夫人一嚼,满口生香,玫瑰花味儿很浓郁,心下满意,便笑着道:“这点心瞧着好看,味道也好。”

  “厨房里说了,这叫玫瑰鲜花饼,吃了养颜,越吃越年轻,老夫人吃了一块,果然年轻不少。”苏嬷嬷笑着打趣。

  相老夫人笑的眼睛都眯上了:“你这婆子也乱嚼起来,说些没章法的话。二姑娘手里的糕点,又有什么名头?”

  “据厨房里说,是叫定胜糕,当年南宋初定都,岳家军为保疆土多次出征,城里百姓沿途送上定胜糕,期盼他们能平定得胜。”苏嬷嬷笑着道:“二姑娘吃这定胜糕,倒也应景。”

  “甚是甚是。”相老夫人由苏嬷嬷伺候着多吃了几块糕点,嘴上赞叹道:“这糕点做的软糯,滋味甚佳,咱们厨房里还有这样巧手的人?厨房新买了婆子了?”

  “没有,据说是一个叫七娘的下人做的。”

  相遂宁在厨房里用过几年饭,七娘这个人她知道,沉默寡言,瘦长的身段,一阵风能飘走似的。她在厨房里并不起眼,比不得掌厨的婆子们能颠勺配菜,她以前都是做些洗洗涮涮的活,一个月好像是半吊钱。

  难得她还有这样的手艺。

  点心未吃完,汤小娘来了。

  因着给相遂宁做衣裳的事,汤小娘前来,相老夫人也未刻薄她。

  苏嬷嬷忙捧了锦凳过来。

  汤小娘侧身坐了,笑着问相老夫人:“娘打牌呢,瞧着娘心情不错,可用了点心,味道如何?”

  相老夫人点了点头。

  苏嬷嬷已经给汤小娘端了茶水。

  汤小娘捧着茶水笑道:“厨房里老吃那几样,都腻了,我还只当她们没什么本事的,这不,厨房就做了小巧的点心来,寓意又好,我吃了也觉得合适,特意赏了她们每人一百钱,以后定要好好用心才是。”

  “如此甚好,不苛待下人,才算应了咱们老祖宗的教诲了。”相老夫人难得夸赞了一句。

  相遂宁心中觉得奇怪,以往汤小娘不管吃什么飞禽走兽,带翅膀的,还是不带翅膀的,只要是好吃的,贵的,都要关起门来独自享用,生怕相遂宁闻着一点儿味儿,这么巴巴的让厨房做好吃的大伙一块享用,怎么感觉黄鼠狼要给鸡拜年了?

  或许是她多心?

  汤小娘被菩萨点化了?

  懵然间,一阵哭声传来。

  相嫣抱个包袱已跪在相老夫人面前,抖开包袱,是流云坊做的衣裳。

  “好好的,哭什么。”汤小娘端着茶水呵斥她:“你祖母在上,你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有什么事是你祖母不能为你做主的。”

  相老夫人自觉被赶上了架子,为免有炸,放下页子牌正色道:“我一个糟老婆子,我能做什么主呢,这府里早已不是我的天下了。”

  汤小娘脸色一变。

  “有什么话直说就是了,哭肿了眼睛,一时半会儿可消不了,过几日如何见人?”

  相嫣即刻收声。

  刚才为了演戏,哭的似乎太痛了些,如果眼睛哭肿了,赴宴的时候岂不是要吃亏?

  戏过了。

  相嫣止了嚎哭,脸上一滴泪也没有。

  汤小娘却叮嘱婢女春鱼:“三姑娘哭成这样,快给三姑娘擦擦泪。”

  春鱼忙扯了手帕子上前,轻轻的在相嫣脸上按了按。相嫣又低下头去,就着帕子哼了几嗓子,清了清鼻涕。

  相遂宁冷眼瞧着这一切。

  不是头一次见相嫣哭,每次她哭,别人就要倒霉,如今在东跨院,祖母毕竟是长辈,不会倒霉,那还有谁呢?当然是针对她的了。

  果然,相嫣抖开包袱,里头的衣裳就掉落出来。

  “衣裳好好的,扔地上做什么?”相老夫人瞧着觉得可惜,让苏嬷嬷去捡起来,苏嬷嬷拿起衣裳,却发现上头有好几个洞,像是下了剪刀。

  十五两银子的东西啊,造孽。苏嬷嬷亲捧了衣裳给相老夫人看。

  相老夫人也觉得惋惜:“好生的衣裳,剪它做什么?不是我说你三姑娘,你有些脾性,我是知道的,可又跟谁置了气呢,剪它做什么?剪了它你是痛快了,后天你穿什么?”

  眼看相老夫人要跑偏,汤小娘赶紧纠正:“娘,嫣儿喜欢这衣裳还来不及,怎么会平白无故剪坏它?是其它人剪的,所以才来让娘你主持公道。”

  “谁剪的?”相老夫人疑惑。

  “嫣儿,你说。告诉你祖母。”

  相嫣斜眼看了看相遂宁。

  “三姑娘,你可不要赖二姑娘,我不信。”相老夫人自然是护着相遂宁的。

  相嫣又开始干嚎,十分悲痛的样子:“祖母想想,别人为何要剪坏我的衣裳,只有二姑娘,她觉得我比她美,心中不服,想让我去不成,只有她……”

  相嫣如泣如诉,手指着相遂宁,眼中能喷出火来。

  相老夫人还是袒护相遂宁:“那不过是三姑娘你想的,臆想的东西不能做数。”

  “就是二姑娘剪的。”

  “三姑娘,你要再乱说,趁早让你娘给你请个大夫,瞧瞧你是不是病魔怔了。也别怪祖母不疼你,我好生打着页子牌偏生你们来气我,无凭无据的闹一通,我也不待见,你们且回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