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遂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一块玉

大遂宁 我有锅 2133 2020.01.22 20:44

  “城东二十里有个乱葬岗,还请你们把我扔到哪里去,我这样的人,席子一卷,一生就了了,也不配活在这个世上脏了脚下的地。”阿水脸上写满了绝望,似乎这个女人对这世上的东西已了无牵挂了。

  乱葬岗扔的,多数是客死异乡或无钱安葬的穷人。

  稍有点办法的,都不会躺到那个地方去,孤魂野鬼,逢年过节没有祭品香烛,做鬼也要让人瞧不起。

  “阿水姑娘,不如我先给你租间房子,等你养好了病,一切好商量。”

  阿水似乎不愿意:“我的病养不好了。”

  相遂宁给陆御使了个眼色。

  陆御给阿水搭了下胳膊:“阿水姑娘的病治起来容易,几副药下去,也就除根了。”

  “你们为什么要帮我?”阿水疑惑。

  “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就当我们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吧。”相遂宁想到了蓝褪:“小蓝大人可是为阿水姑娘做了保人的,如果阿水姑娘丢了,或者……没了,难道你想让老鸨找小蓝大人的麻烦吗?”

  阿水不想给别人添麻烦。

  只能依了相遂宁的意思,乘着马车来到城南染纱小巷里,花一吊钱租了一间民房,又花一吊钱添置了吃的用的,花两吊钱请了个婆子帮忙照看伺候。

  暂时安置了阿水,两个时辰又过去了。

  等离了染纱小巷,相遂宁问陆御:“阿水姑娘的病,几副药可以看好?”

  “你想知道?”

  “想。”

  “叫御哥哥。”陆御咧嘴笑。

  真是三句话不忘耍流氓。

  相遂宁瞪他:“到底几副药可以看好。”

  “求人办事,还这么凶。”陆御撇撇嘴:“你这态度可不行啊二姑娘。”

  为了救阿水,相遂宁总得装出低三下四的样子:“陆大夫,请你告诉我,阿水的病,什么时候能看好。”

  “根本看不好。”

  “嗯?停车。”相遂宁挑起帘子,陆御跟车夫坐在马车前头,车夫甩了下鞭子,马车便稳稳的停住了。陆御有点心虚:“你可不要怪我,我刚才那样说,也是为了配合你。”

  “阿水真的救不了了?”

  “真的救不了。”

  “你想想办法。”

  “阎王让人三更死,我也不能留人到五更。”陆御摇摇头:“阿水大限将至,救是救不活了。”

  “是你医术不精。”相遂宁有些赌气。

  陆御毛头小子,青春年少,正是对什么都不服气的时候,相遂宁这样说,陆御反倒笑了:“你既然都瞧出我医术不精了,还让我给别人治病?你如此器重我,是不是喜欢我?”

  是啊,京城医术高的人多了去了,为何要找陆御。

  难得是因为他长的帅?

  或者是因为他不收钱?

  相遂宁一时也不知如何回答。

  陆御又笑起来:“我虽然医术不精,但我爹可是宫中太医,医术高明,见识广博,这宣国,恐怕没几个人能比拟。阿水这种病,对我爹来说,恐怕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真的?”

  “真的。”

  “你可不要吹牛。”

  “阿水的病包在我身上。”陆御拢了拢鬓边头发,一脸的得意:“若瞧不好阿水,甘愿听你差遣。”

  “如此多谢陆公子。现在就送陆公子回去。”相遂宁轻声道。

  难得她轻声对陆御说话。

  “真是的,那么见外干什么,怎么说咱们也是一起逛窑子的好兄弟。”陆御大咧咧的拍了拍相遂宁的肩膀,见相遂宁瞪他,又将手收回来。

  陆御的爹是太医,太医应该是宣国医术最高明的了吧,有陆御帮忙,阿水或许还有希望。

  没有白请陆御逛青楼,还算他有点用处。

  相遂宁始终有点担心阿水。

  次日早早的又去了染纱小巷,隔着支起的纱窗,看到新雇的婆子正捧了白粥喂给阿水,婆子穿戴皆旧,收拾的却利索,说话的声音也是实在的:“姑娘喝点粥吧,肚里没东西怎么行呢,喝几口,好歹身上暖和些。”

  阿水由着婆子喂了几口,慢慢的咽了,由婆子扶着躺下去,却咳嗽起来,婆子赶紧拿白手帕去接,不料阿水却吐出几口血来,血染红了手帕,婆子也觉得心惊:“这……这……姑娘且等等,那位陆大夫不是说姑娘的病包在他身上吗?或许一会儿就送药来了。”

  阿水闭上眼睛,心如死灰,面上却不动声色。

  见相遂宁到了,阿水挣扎着想起来,身子却不听使唤。

  “你躺着,别乱动。”相遂宁端了水喂给她:“且躺好,别着凉,陆大夫一会儿就送药来了。”

  “二姑娘,多谢你帮忙,我这条命也是你给的,下辈子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

  “你不要这样说。”

  “二姑娘,事到如今,我是死是活也不打紧了,只是有一件心愿未了,想托付给二姑娘。”阿水在怀中一阵摸索,竟摸出来一块玉,玉质粗糙,没有光泽,青城随便一个首饰铺子里的下等货都比它强些,也就几十个铜钱的样子,难得的是她人落魄成这样,这块不值钱的玉竟还完好无损的揣在怀中。

  “这块玉,麻烦二姑娘交到常公公的青城宅院。”阿水又咳嗽了几声,身子也渐渐的软下去:“常公公是宫中当红的领事太监,二姑娘雇了马车,车夫自然知道常公公的宅院在哪儿,会带二姑娘去的。”

  给常公公送一块玉。

  阿水临死还记得。

  想来这块玉非比寻常,定然是一块有故事的玉。

  相遂宁有心思八卦,可眼下阿水的样子,也让她无从下嘴。只得交待婆子好生照应着,自己坐了车往常公公那儿去。

  从染纱小巷出来,过青水巷,绕过石榴胡同,又往西十二三公里的样子,便是常公公的宅院了。

  两个小厮在门口闲坐着打盹儿晒太阳,相遂宁报了家门,便由小厮前去通传。

  不一会儿,小厮就出来引路了:“二姑娘请进吧,常公公在等着了。”

  常公公的府邸,进门是福字风水墙,绕过风水墙,一色儿的樟木,沿着青石路基,一直延伸到抄手游廊。

  过了游廊,绕过一片池塘,又穿过两个垂花拱门,才算到常公公所在的正堂。

  太监有这么阔气的宅院,青城的官老爷们都望尘莫及,要知道,宣国臣子,一年的俸禄撑顶也才二百两,常公公这宅院,少说也值几千两,果然是如日中天得皇上宠幸的大太监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