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遂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这位大姐

大遂宁 我有锅 2152 2020.01.15 21:25

  宣国的诸多城池里,青城算是最宏伟的一座。井字形的街市沿着永安河缓缓铺开,天气晴朗的时候,卖龙须酥的,卖马蹄糕的,卖茯苓饼的,吆喝声不绝于耳。

  还有捏面人的,耍提线木偶的,剪纸的,做木雕的匠人摆了桌椅在街旁迎客。

  就是落雪的天气,青城的房檐染了白,依旧有举着糖葫芦叫卖的小贩奔波其中,脖子里搭块白毛巾的馄饨小摊也总是热气腾腾。

  还有举着幡算卦的,摇着手帕说媒的,扛着米袋子送货的人掺杂其中。

  顺着相府门口的那条路,坐马车的话,要一个多时辰,才能走到青城的北门。

  雪还未化,永安河上的冰还冻着,发出白糖一样晶莹的颜色,阳光像碎金子似的铺在河面上,那光芒映的相遂宁的头发都沾了一层金,整个青城也涂了一层金色的光影。

  过了当铺,首饰铺,布料行,终于来到一家药铺门口,相遂宁擦擦额头的细汗问称药的伙计:“可有大夫出诊?”

  “有。请问是哪里不舒服?”

  “家里有人受了伤,身上烫。”

  “不过是小伤,现在就可以让大夫去姑娘府上,不知姑娘家住……?”

  “相府。”

  青城只有一个相府,就是二品大员相大英的住宅。

  本以为报了家门,伙计会屁颠儿的叫大夫出诊,不料小伙计慢悠悠的放下秤,一丝不苟的包起药材来。

  “伙计,你们的大夫呢?”

  “姑娘请回吧。我们这里的大夫都出诊了,如今铺子里只有我一个。”

  明明还有一个大夫坐在窗下逗鹦鹉。

  “姑娘也不要为难我们。”伙计终于停下手里的活,冲着相遂宁鞠了一躬:“想来您是相府里派出来的丫头。”

  路上赶的太急,只穿一件灰蓝色的衫子,夹袄也是旧的。

  “您是给谁请大夫,您知道,我们也知道,相老爷早已吩咐过的,不准大夫们去给他瞧病,即使相老爷不吩咐,您府上那位得罪了谁……您知道,我们也知道,我们小本生意,也不敢得罪宫里的。”

  伙计这样说,相遂宁反倒不好把他们药铺里的大夫逮走了。

  又换了三家药铺,要么是刚踏上台阶就被撵下来,要么是直接推了相遂宁出去下了板子说提前打烊。

  青城虽大,药铺就那么几家,相遂宁走的脚痛,却连一个大夫也请不到。

  明珠有些着急:“姑娘,这可怎么办?”

  “不知道。”

  “小少爷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小少爷万一没了。”明珠越说越害怕:“小少爷要是没了,大夫人一定会伤心死的。”

  “明珠,你多虑了,我娘很傻,她不知道伤心。”

  “姑娘说的对,姑娘说的对。”明珠抹抹眼泪,吸了吸鼻子:“姑娘的斗篷松了,奴婢给姑娘系一系斗篷。”

  “好。”

  明珠伸手给相遂宁系斗篷。

  忽然卷来一阵风,直接给相遂宁卷走,明珠的手还悬在半空。

  这一切太快。

  反应过来,明珠赶紧追过去。

  相遂宁只觉得一阵风吹到她脸上,还有些温热,接着是喘息的声音,她的手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握着,大手像螃蟹的钳子,锁的她动弹不得,挣脱不掉,只能跟着往前奔。

  霁色梨花袍,月白斗篷。

  雪映烟光薄,霜寒霁色泠。

  好一抹霁色。

  他的发髻有些乱,他喘的有点快,他的睫毛很长,一双丹凤眼也是修长的。

  他的嘴唇很润,他的呼吸有青桔皮的味道,他贴的那么近,近的可以看清他衣衫下的脖颈。他的手是烫的。

  这烫一下子让相遂宁想到了她的四弟弟。

  一瞬间的清醒。

  不明白怎么被这一抹霁色带着飞奔,想到了相果心的那一刻,相遂宁的魂魄才落回来,她甩开少年的胳膊,后退了两步保持警戒:“你……你是谁,男女授受不亲。”

  少年又锁住她的胳膊,拉着只管走。

  怕不是个人贩子吧?长的好看的人贩子尤其要防着。

  “你放开——我叫人了。”相遂宁想要挣脱,可怎么都挣脱不掉。

  “你放开,你停下。”

  “不能停。”

  耳畔生风。

  再跑下去,一会儿都要出城了。

  相遂宁抬起脚重重的踩了少年一下。

  少年终于刹住了:“你——”他的唇几乎挨到她的唇:“你——你在哪儿练出来的,这一脚也太狠了。”少年眉头皱成一条线,只有一双丹凤眼还是含着笑:“青城现在的小姑娘都像你这么凶吗?”

  相遂宁又抬起脚。

  少年赶紧跳开:“姑奶奶,你是我姑奶奶行不行,别踩了,男女授受不亲。”

  三四个穿深蓝短袍的家丁追上来,揪住少年,也不跟他废话,抡起拳头就打。

  三七二十八,几个回合下来,少年被打的流了鼻血。

  真惨。

  苍天在上,打太狠了。

  “你们打错人了。”少年捂着脸:“我只是路过的,带着我姐姐买珠花。不信,你问我姐姐。”少年推推相遂宁。

  家丁问相遂宁:“姑娘是他姐姐吗?”

  相遂宁没动。

  “长得不像。”家丁摇摇头:“姑娘可认识他?”

  “不认识。”相遂宁斩钉截铁。

  无情。

  少年冲相遂宁眨眨眼睛:“姐姐,你真不认识我了?”

  “不认识。”

  “我真的不是你们找的那位庸医……各位叔叔大伯……”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找庸医?身上有青桔皮的味道,打的就是你。”家丁们又给了少年一阵拳脚,打的少年伏地上抱着头不敢起来。

  “好……好……好……你们打,只是别打脸,还要见人。”少年认了输,只是捂着脸。

  “这事算扯平。”家丁伸手从相遂宁头上拔下一支珠花:“这就当是还我们公子的诊费,反正你们像是一伙的,刚才明明还拉拉扯扯。”

  好好的在街上走,白白丢了一支珠花。

  本来日子就过的紧巴。

  “你看,刚才你若假装是我姐姐,我们一处走,那些家丁就发现不了我,我就不会挨打。”少年整整衣裳,抹一把嘴唇上的血俯视着相遂宁:“你这位大姐,可不怎么机灵啊。”

  “我若假装是你姐姐,家丁或许连我也一起打了,或许还需要我帮你还银子。”相遂宁冷盯着他。

  “大姐,你不傻啊。”少年笑。

  叫人大姐,天诛地灭。

  相遂宁默默的握了握手中的帕子:“我不认识你,不要叫我大姐。”

  “这位大姐。”

  “赔我珠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