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遂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撒鱼

大遂宁 我有锅 2089 2020.02.03 19:52

  “娘……你疯了?”相嫣几乎哭出来:“统共就两套衣裳,你还剪坏一套。”

  “你一个人去,留一套衣裳就够了。”汤小娘放下剪刀,让伺候的婆子连发财桔并剪刀都端下去,又拿手帕擦擦手:“嫣儿,你把衣裳脱下来,春鱼,把三姑娘脱下来的衣裳原样儿折好。”

  次日,汤小娘亲自端了衣裳往相老夫人的东跨院去。

  相老夫人刚起,由苏嬷嬷伺候着梳头呢,汤小娘就进去了,嘴上说着:”给娘请安了。”

  “喝过茶回吧,天……亮了。”

  汤小娘能安生呆着不挑后院的毛病,已经是积德行善,如今她亲自来请安,相老夫人话都说不利索了。

  “先头我跟娘说过,给府里的姑娘做了两身衣裳,昨儿二姑娘亲自取来的,娘也过过目。”汤小娘把衣裳端到相老夫人面前。

  府里的油盐酱醋,初一十五吃什么,四季该换什么衣裳,点心有几种,鸡鸭鹅都喂什么饲料,大事小事,向来汤小娘专断的,什么时候征求过相老夫人的意见,如今这么殷勤,相老夫人若不是瞧着天边的太阳冒出来了,真以为自己是年纪大了夜梦多。

  以往见了汤小娘,一盏茶没喝完就得过招,相老夫人只会说“我这里庙小,你站门口挡着光了快走吧。”,或者“没什么事不用来,来了我也未必待见。”

  这一次,一盏茶都放凉了,相老夫人也没说狠话。

  “娘看这两套衣裳可好?”

  “好。”

  相遂宁来了,被春鱼叫来的。

  过了年,东跨院的炭盆已撤,冬季挂的棉门帘也换成了薄的,相遂宁进了房,接过丫鬟递上来的毛巾给相老夫人净手,净了手,又挑了一支金步摇给相老夫人戴上。

  相老夫人由着相遂宁伺候,晨光微微,安静祥和。

  “既然衣裳都做出来了,遂宁,你跟三姑娘便一人一套吧。”相老夫人吩咐。

  未等相遂宁挑衣裳,汤小娘便伸手拦了:“二姑娘,你想穿哪一套?”

  相遂宁给了个挑不出问题的答案:“先让三姑娘挑。”

  以往府里有好东西,一般都是相嫣一个人的,若老天保佑有相遂宁的份儿,一般也得相嫣先挑,否则她又得发一通大小姐脾气,那些丫鬟婆子,锅啊盆的,准得遭殃。

  八岁时,春天里庄子上送来两篓子鸡蛋,鸡蛋这东西也不是什么贵重的物件,汤小娘交待管事婆子们,趁着鲜给各房炖了云腿鸡蛋羹。

  相嫣亲自在厨房里挑鸡蛋,她挑新上的鸡蛋,却只准相遂宁在旧年吃剩的蛋里面挑,相遂宁挑了一个蛋,打开,却是个双黄的,相嫣就不愿意了,非得逼着庄子上给她下双黄蛋,哪里能呢,可愁死了人,那些母鸡点灯熬夜的排队下蛋也不能如她的意,为此相嫣觉得相遂宁占了上风克了她,于是把庄子上送来的蛋都敲了找双黄,未找见,气的鸡蛋羹也泼了。

  这次相遂宁让相嫣先挑,不料相嫣反倒摆手:“二姑娘大,二姑娘先挑。”

  相遂宁也垂手站着。

  敌不动我也不敢动。

  汤小娘反倒张罗起来:“自家姐妹,怎么如此客气起来,依我的,二姑娘正是抽芽儿的时候,穿绿的好,大伙也都知道,她喜欢绿色,我的三姑娘呢,姿容出色,面色红润,绯红的一套衬她,娘以为呢?”

  相老夫人梳好了头,心里琢磨了一下,为免掉坑里,便跟相遂宁说:“既然如此,你穿红。”

  “是。”相遂宁老老实实的拿了红的一套。

  相嫣乖顺的接了绿的一套。

  “娘说了算。”汤小娘一副乖巧儿媳的样子:“到那一日,总归我们府里的姑娘要出类拔萃一些。”

  汤小娘前脚走,后脚相老夫人便让苏嬷嬷伺候着给相遂宁更衣,绯红的衣裳如朝雾如晚霞,相遂宁每走一步,便犹如拨开了一片绯色云雾,整个屋子都被映红了。

  “这样很好,这样很好。”相老夫人打量着,不禁赞叹:“依我看,二姑娘一打扮,比三姑娘也差不到哪去,到底你爹偏心,总说三姑娘标致。”

  假山处,小池塘里旧年的荷叶枯萎了,冬季小厮们下去挖了两袋子莲藕,如今开了春,婆子们划着小船开始收拾荷叶跟水草,杨木小船晃晃悠悠的远去,桨一划,惊起了五六条七八寸长的鲤鱼,鲤鱼越过水面,激起一串串水花,早有小厮撒下鱼网,一网便捞了十来条上岸,白生生的鱼,在日头下闪着银光,活蹦乱跳的,压的岸边的草都倒了。

  “小池塘里的鲤鱼养的不错,晚上让厨房做红烧鱼吃。”汤小娘步过长廊坐在水上的亭子里,微风一吹,迎春花香就飘过来了,汤小娘心中甚是舒畅,不禁笑道:“这些鲤鱼,可够吃一阵子呢。天天吃那些鸡鸭,吃的腻了,这鱼最新鲜。”

  “娘还吃的下。”相嫣把衣裳扔到石桌上,自己坐在亭子的另一头暗自抹泪。

  “你又怎么了?这么好的日子,哭什么?”

  “娘还说。娘剪坏的衣裳,让我抱回来,还有几天就要二月二了,这破衣烂衫,我怎么穿?我连新衣裳也没有,我不想出门,免得别人笑话。”

  “原来是为这个。”汤小娘笑眯眯的,远远望着小厮们把撒来的鱼扔进木桶里,鱼大,劲儿足,一个鲤鱼打滚就把木桶撞倒了,鲤鱼在草丛里游起来,被溅了一身水的小厮急的扑到地上去逮鱼,真是狼狈。

  “娘你还笑。”相嫣手里捏了一个春鱼递上来的桔子揉着,揉的心里愈发不舒服,抬手就给桔子扔进了小池塘里,脸色不大好看,话也不好听:“那一天我美不成,也不能便宜了她,我要去把她的衣裳也剪坏。”

  “你怎么说这样的傻话?”汤小娘站起身,走到相嫣身边坐着,小声叮嘱她:“刚才在你祖母那,你不是挺机灵的吗?我让你挑这套衣裳,你就挑了来,不动声色的,真不愧是我女儿。”

  “可是……”

  “你看那池塘里。”汤小娘望着小厮们撒鱼,语重心长对相嫣道:“放长线钓大鱼你总该听说过,你才是我亲生的,我怎会便宜了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