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遂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朝阳公主

大遂宁 我有锅 2274 2020.02.06 07:00

  只能去流云坊试试运气了。

  没想到流云坊的人并不待见。

  毕竟想在流云坊做衣裳的人能排到天边去,手艺过硬,柜上的人也有几分傲气。

  想着自家绣娘连熬了多少天才绣好的衣裳,就这么被有钱人家给糟蹋了,犹如亲生子被人掐死,心中委实不平,嘴上便道:“这衣裳我们修补不了,让姑娘失望了。”

  “可……”

  柜上的人赶客了:“若需要重新做衣裳,我这就叫人量体,姑娘可以选料子了,这件衣裳,补是补不了的。姑娘请回吧。”

  前路堵死。

  “我……”相遂宁厚着脸皮道:“我是来找人的。”

  “姑娘找谁?”

  相遂宁掏出绣紫色满天星的手帕。

  这手帕是流云坊的手艺,喜欢这紫色满天星的,是流云坊东家的女儿童四月。

  “慢待了姑娘真是对不住。”柜上的陪着笑道:“可惜不巧,四姑娘跟着哥哥们去了表姑娘家玩耍,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的。”

  童四月不在。

  “是谁找四姑娘?”童四月的娘苏氏从侧房走出来,早年她做绣娘,日日对着丝线绣绷,那些绣衣袍的大绷,绣童屐手帕等小件的手绷,她少说用过百十个,便是绷架,也使过五六张,经年累月的,习惯了少说话求安静,如今一天一天盯着绣娘们做活,听到有人提童四姑娘,她才出来。

  苏氏容长脸,面色白静,童四月长的像她。

  相遂宁忙福了一福:“相府二姑娘相遂宁,给夫人见礼了。”

  苏氏自然认识她。

  “原来是相府的姑娘,难得到小铺来。”苏氏并不像童四月那样自来熟,语气反倒有些生疏:“我们四姑娘不在,姑娘有话,可以跟我讲。”

  苏氏做了这些年的生意,自然明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想来这剪坏的衣裳背后,又有一串故事,苏氏开门迎客,见识过太多故事,管不过来。

  相遂宁怎会不知,于是又福了一福:“既然四小姐不在,我便回了。”

  柜上的忙道:“夫人,这位小姐的衣裳坏了,拿来修补,像是认识四姑娘的,有方四姑娘的手帕。”

  苏氏看了看衣裳,想了一会儿,方缓缓道:“这衣裳是我们做的,修补也不是没有法子,既然你认识四姑娘,我便直说吧,修补的费用,我这里可以不收,不过……重新织补加绣花样,估计最少得四天,你可等得?”

  相遂宁等不得。

  明珠着急:“我们只有两天时间。”

  “两天肯定不行。”苏氏皱眉:“即使一天十二个时辰绣娘不歇,也做不来。不然,姑娘再去别的铺子看看?或许有艺高之人,能解姑娘的困处。”

  流云坊绣娘最多,铺子最大,她们都得四天,别的铺子就更不用说了。

  相遂宁只得福了一福:“多谢夫人费心,如此,我们便回了。”

  “姑娘请慢走。”苏氏微笑。

  一顶宫轿停在流云坊门前。

  宫轿上有宝蓝盖顶,宝蓝色丝绒布面嵌着银线,隐隐透着光华。

  四个轿夫皆穿着深蓝色小袍,腰系黑色布带,头戴着半尺高帽,这装扮,像是宫里的小太监。

  四个小太监蹲下身子放好轿子,轻掀轿帘,请出一个哈着腰的老太监出来,老太监的腰似乎是挺不直,跟煮熟的龙虾一样,一走一弯的,他几乎黑色的绸缎袍子上绣了银蟒,这件张牙舞爪的花衣穿在他身上,蟒像活了似的,这不是常公公吗?

  相遂宁有心让出门口,忙向后退了一步,半屈了身子,想给常公公行礼,不料常公公并未看到她。

  这眼睛一点儿都不聚光。

  也难怪,常公公有年纪了。

  小太监捧了一件踟躅色衣裙来。

  “常公公驾到,有失远迎,还望恕罪。”苏氏忙屈膝行礼,一面张罗茶水。

  常公公显然没心思喝茶水:“宫中的主子嘱咐你们要一件衣裙,实在是给了你们这小铺极大的脸面,你们这不是耽误事吗?”

  苏氏直接跪倒在地,战战兢兢,发间的金梅花簪子都哆哆嗦嗦:“小铺做错了什么,还望公公明示。”

  “宫里什么好物件没有呢,就是绣娘,也是南部来的好绣娘,只是这宫里的衣裳穿久了也不新鲜了,所以想起你们来。朝阳公主想要一件衣裳,怎么这么难呢?”

  朝阳公主郭黎,皇帝第八女,梅贵妃梅如华唯一的女儿,大阿哥郭琮的亲妹妹。如今年十三,虽不是十分美貌,但地位尊贵,无人可与之匹敌,据闻皇帝爱她,胜过爱几个儿子,取名黎字,一则她生在黎明时分。二则黎民百姓,天下之根。

  朝阳公主为人冷淡,如果开罪了她,童征那小小的六品官就不说了,脑袋能不能保的住还不知,更不要说小小的流云坊。

  苏氏跪着跪着,汗珠子就滴下来了。

  “你也别怕呀。”常公公虚扶了苏氏一把,坐下来端着茶水喝了一口:“你怕也没用,如今不是怕的时候,想着法子交了差事,让朝阳公主满意,这才是第一重要的。”

  “公公说的是。”

  “朝阳公主最恶艳俗,那些花儿粉儿的颜色,诸如绯红,赤,炎,品红,朱红,这样的颜色端到公主面前就是找死呢,你这衣裳踟躅色,也是离死不远了,公主说了,月白色、水色、艾青、铜绿这些颜色不都很好?做一件那样的衣裳就行。”

  苏氏自然感激,可眼下又没有办法:“公公说的极是,可是一两日之内,实在难以做出像样的衣裳。”

  “那件不就挺好。”常公公注意到相遂宁怀抱的衣裳:“颜色也是朝阳公主喜欢的。”

  “给公公请安。”相遂宁福了一福。

  “原来是你啊。”常公公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你我有缘,竟在这里见了。这衣裳是新的吗?”

  “是,也不是。”

  “怎么说?”

  “是新做的,不过破了洞。”

  “无妨,这里不是做针线的吗?缝缝补补就是了,总比新做一件来的快。你说是不是呀苏老板?”

  苏氏无奈:“相二姑娘跟公主的身形倒差不多,衣裳大小是合适的,只是……时间上……”

  “若有难处,就不勉强,我就把你们做的踟躅色衣裳还送去朝阳公主那里,公主若愿意留着,便留着,若责怪你们,你们也只好自家兜着。”

  说着,常公公起身要走。

  苏氏忙拦下了:“还请公公饶命。相二姑娘的衣裳,我们现在就赶着修补,我亲自去做,一定让公公满意。”

  “最重要公主满意。”常公公又将做给公主的踟躅色衣裳给了相遂宁:“给你换一件你不介意吧?这踟躅色也好看,可惜公主不喜欢,你留着穿。”

  “这……好吗?”

  “让你拿着便拿着,什么时候跟公公还客气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