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遂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婆罗花

大遂宁 我有锅 2124 2020.02.07 18:32

  常公公若恨谁,就是入土为安的,他也能翻出棺材来。

  常公公想疼谁,跑都跑不了。

  常公公如此盛情,恭敬不如从命。

  衣裳的事,算有着落了。

  连见多识广的相老夫人见了这件踟躅色衣裳,都暗叹皇家有钱,这织金缀银的衣裳,少说也值三四十两银子,够乡下人家几年的耗费了。

  交领锦衣,宽袖窄腰长裙及地,一水踟躅色,衣领交叠,银丝线盘边,周身团花金丝线织就,绣的是水粉色花枝,细看凤凰花层层叠叠,光是这绣花,就得耗费绣娘一个多月的功夫,更不要说这金丝银丝,还有这浣花锦的料子,实为难得。

  “祖母,这绣的是什么花?”相遂宁问。

  茉莉花,桂花,桃花,杜鹃,曼陀罗,迷迭香,这些花,多多少少的,相遂宁也认识一些,这件衣裳上的花,绣的朦朦胧胧,花瓣颜色深浅不一又互相重叠,甚是少见。

  “我也只在十来岁的时候见过一两次,那时候我还在家做姑娘呢。”相老夫人指着花瓣道:“这团花,自然不比外头的,这花枝,绣的是婆罗花。”

  “婆罗花?”

  “婆罗花为祥瑞灵异之所感,乃天花,为世间所无,又名乌昙,灵瑞花。你还小,不知道也属常情,经文里对这种花倒有记载。”

  “祖母知道的真多。”

  “当年还是姑娘时,家世也是有的,所以这些见闻我也有些,比你现在可强多了。”相老夫人说这话,又觉打击了相遂宁,忙道:“无论如何,得了这衣裳,真是福气,你穿这衣裳去赴宴,定然出众。”

  汤小娘另找了铺子给相嫣做鞋,织金绣花的一双鞋,足足花了二两银。

  相嫣此时有婢女春鱼陪着,刚从花园里转悠回来。

  新鞋子,要穿着试试脚感。顺便可以练一练走路的姿势。

  相遂宁看见相嫣时,她正扭的像条蛇一样,一步三摇。

  倒也不奇怪,以前见相嫣时,她多半这样走。汤小娘说的,女子走路,定要婀娜多姿,招摇过市,像相遂宁这样直挺挺走路的,汤小娘称之为赶尸。

  相遂宁沿着岔路走,想躲开相嫣。

  过了垂花门,才走两步,迎面就见相嫣从月亮门洞里钻了出来,一手掐着腰,一手拿着帕子摇着。

  春鱼谄笑跟在她身后,主仆二人笑的跟风吹铃铛似的脆生生的。

  “原来是二姑娘,从这里经过,一定是又去祖母那里了。”相嫣隔了几步,找了块大石头坐下,春鱼忙给她捶腿。

  “天气真好,鸟语花香,这鸟叫声听着真舒坦。”相嫣举着手帕挡着阳光:“这鸟儿真会叫。”

  相嫣真是转悠出幻觉来了,这时候哪有什么鸟叫,这么偏僻的小路上,连个人都不多见,相嫣可真能瞎扯,或许是因为她心情好。

  相嫣眯着眼睛,一副享受的样子,至关重要的,她高高的抬起一条腿,故意露出她的新鞋子来:“这鞋子二两银,若换别人穿,也不配的。”

  相嫣骄傲的要起飞了。

  不是因为别的,只因相遂宁没有。

  二两一双的鞋,相遂宁真没穿过。

  “二姑娘瞧瞧,我这鞋子怎么样?色儿正不正?绣花细不细?”

  “三姑娘的鞋子最精致不过了,这是我见过最好的鞋子。”春鱼忙搭话。

  “马屁精。”明珠小声嘟囔了一句。

  “原来是明珠啊。”相嫣招呼她过去,伸手就想给她一巴掌,明珠一躲,倒让相嫣扑了个空,相嫣叫春鱼:“撕烂她的嘴。”

  明珠赶紧跑到相遂宁背后。

  相遂宁伸手拦在前头,春鱼无法,只得退到相嫣身边。

  “明珠是我的丫头,她有什么错,由我来处罚,轮不到别人。”相遂宁护着明珠:“有我在,别人还撕不了她的嘴。”

  相嫣也没硬来,就要去公主府了,怎么着也要修身养性两天,别弄个苛待下人的名声,传出去给贵子贵女们知道了,可就不好了。

  占不着便宜,相嫣又不甘心:“二姑娘的衣裳怎么样了?是自己修呢还是让流云坊的人给你修?修补的银子你有吗?那衣裳值十五两,修补费恐怕也不少,二姑娘凑够钱了吗?”

  相遂宁没理她,拉着明珠走远了。

  相嫣气鼓鼓的坐在那儿。

  春鱼搜肠刮肚的想着词:“三姑娘跟她们动气划不来,姑娘美若天仙,仙女下凡,她们哪懂欣赏?”

  “你虽然出身低贱,但好在爱说实话。”

  “谢三姑娘夸奖。”

  “我这么美,跟她置什么气呢,反正她长相不如我,打扮没我出挑,不值得我这样。”相嫣揪下一朵小黄花在手中捏碎了:“走累了,这会儿脖子后面都有汗了呢,肚子也饿,叮嘱厨房,做鱼羊鲜汤给我。”

  春鱼忙答应着去办。

  厨房做了满满一锅鱼羊鲜汤端进房的时候,汤还冒着热气。

  鱼是小池塘里打的活鱼,养在清水里早吐干净了肚子里的脏东西。

  羊肉也是外头屠户新宰的羔羊,肉又鲜又嫩。

  二者合一,只需少少的盐,便是一锅鲜香扑鼻的好汤。

  春鱼给相嫣盛了满满一碗,相嫣喝了一小口就放下了。

  “怎么了三姑娘,是味道哪里不对吗?”

  汤小娘闻着味儿走进来,拿手帕子在鼻子前摇了摇:“这汤真够冲的,我隔着走廊都闻到味儿了。”

  春鱼要给汤小娘盛汤,汤小娘摆手:“把汤端出去。三姑娘你的心也太大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早该擦胭脂抹粉的,喝什么鱼羊汤?这羊肉膻味甚重,你喝一碗,一张嘴说话,就像跟羊睡了两晚上似的,这味道,两三天都散不去,你这样出去见人,不怕别人嘲笑?”

  相嫣不吱声。

  “你怎么做奴婢的,这点儿小事都考虑不到?”汤小娘又训春鱼:“这两天只准给三姑娘吃些清淡的,若想吃荤腥,也只准吃味道淡的。”

  春鱼点头。

  “姑娘的鞋子试一试也就行了,别走远,鞋子脏了也让人笑话的,衣裳都熨烫过了吗?在哪个柜里放?”汤小娘很是上心。

  相嫣就有点不耐烦:“娘,你的话也忒多了。那汤我只喝了一小口,衣裳你也问过三四回了。都备好了。”

  “你怎么……怎么又没胃口了?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请大夫?”

  “不是不舒服,是我想起来一件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