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大遂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遭雷劈

大遂宁 我有锅 2006 2020.01.28 10:00

  阿水赴死。

  悄无声息,来去从容。

  她写下这遗言,也是怕常公公找众人的麻烦。

  阿水临死还在为她人考虑。

  宣国山川河流,连绵几百万公里,地图上有名字的山川,都有几百上千座,那些河流,更是奔腾万里,一刻不停,有多少条,甚少人知。

  阿水这个小女子要死,恐怕连个尸首也找不到。

  婆子有些惭愧:“都是我不好,恐怕是我睡的太死,所以没听到动静。”

  “不怪你。”相遂宁安抚她。

  婆子无罪,可在有些人眼里,没看住阿水,恐怕就要遭殃了。

  比如,常公公那里,便不好交待。

  果然,怕谁谁来。

  来的还挺快。

  半晌午的时候,常公公来的,手里还提着一块豌豆糕,说是阿水爱吃的。

  众人皆不说话。

  枪打出头鸟,谁先说话谁遭殃。

  常公公踅摸了一圈,没踅摸到阿水,又见相遂宁欲言又止,婆子一脸的惭愧,便觉不妙,见相遂宁手里有张纸,便夺过来看,几下看完,闷坐在椅上开始撕:“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哟,咱们患难之交,有什么拖累不拖累。你如今死了,恐怕连个收尸的地方都没有,岂不是要做孤魂野鬼……”

  常公公撕了阿水留下的信,一按椅子站了起来,指着相遂宁道:“好啊好啊,我不在,你们就逼死阿水了,是不是你们救不好她,怕我找你们麻烦?还是药太贵,你们不舍得用?你们这些小兔崽子哟……”

  “公公,你怎么又扣屎盆子。”陆御不答应:“阿水的信你也看了,上头写的清清楚楚,一个人不想活了,常公公你不是也没看住她吗?”

  “你怎么知道她不想活了?”常公公跳脚。

  “明明她信上写了。”

  “信在哪儿?都是你们伪造的。阿水没有那样说。”常公公不服。

  阿水的信刚被他老人家撕过。纸屑还在地上他就不认了。

  光听说伴君如伴虎,这皇上身边的太监也不好伴啊。

  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常公公终于大梦初醒一般,长叹了一口气,从怀中掏出两块玉佩摩挲着:“她的字写的不好看,还是当年拿着树枝在宫墙下的沙池里练的,我认得。我知道,她是不想连累我,觉得活着没意思了。这信不是你们编造的,也怪不着你们。”

  “还算公公你明世理。”陆御松了一口气。

  “可阿水死的冤,我心情不大好。”常公公在房里走来走去:“阿水死了,得有人陪葬。”

  相遂宁跟陆御自动退到了房外。

  这个常公公,狠起来连自己都切一刀,谁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

  还是离他远点,自觉退到三步开外,以免血溅当场。

  “你们也不必害怕,你们照看阿水,我心甚慰。相二姑娘。”常公公冲相遂宁招招手:“你来。”

  “陆御,他是只叫了我一个人,没叫你吗?”相遂宁推了推陆御。

  陆御小声道:“好像是专门邀请你的,没叫我。”

  “不会吧?”

  “就叫你一个人,你是独宠。”

  这个陆御。

  相遂宁的心中打起了小鼓,他倒是幸灾乐祸的样子。

  相遂宁挪着小碎步往前一步。

  “你来。”

  相遂宁又挪了一步。

  常公公掏出一块玉佩,好像是阿水那块儿,直接塞进相遂宁的手中。

  “公公这是?”相遂宁不明所以,无功不受禄,她一向谨守本分,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

  那年她七岁,在府里捡了一个人参果,她这个不受宠的嫡女,也就配吃吃什么桔子,苹果,梨子,人参果这样进贡的水果相遂宁就不该吃,连认识都是罪过。

  相遂宁不认识人参果,捡了之后,便捧回了房中观察,觉得一个果子长成人型,真是可爱的紧。

  那一晚是汤小娘的寿辰,她吃人参果的时候发现少了一个,质问之下,相遂宁实话实话,说是捡的,汤小娘硬诬陷她是偷的,没人在场,人参果也不会开口说话,汤小娘只说相遂宁故意败她的兴致,让她不能长命,罚相遂宁跪在小佛堂里抄了七天七夜佛经。

  相遂宁抄好了佛经,累的手酸不能握筷子,可转眼间,汤小娘就把厚厚一叠佛经烧成了灰。

  相遂宁只怪自己乱捡东西,后来被相嫣嘲笑她才知道,原来那日是汤小娘故意丢了一个人参果给她拾,找个由头收拾她,只因她受相老夫人爱护,汤小娘心中有火。

  自那以后,不管是别人掉的东西,哪怕是树上的熟果子掉了,相遂宁也不敢捡拾,一遭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如今常公公要硬塞给她一块玉佩。

  玉佩好歹比人参果值钱。

  谁知道有诈没诈。

  相遂宁赶紧拒绝:“这是公公的东西,想来是珍贵的,公公还是贴身收着吧。公公抬爱,实不敢当。”

  “让你收下便收下吧,一块玉佩而已,以前都是阿水带着的,现在阿水没了,你收着吧。”常公公一副施舍的模样,可话语又十分坚定,似乎是你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

  阿水收了玉佩,时运不济,命运多舛,年纪轻轻就自戕了。

  自己还年轻,还没活够。

  再说,也不想跟常公公扯上关系。

  常公公见相遂宁不收,便欲摔玉:“是嫌弃这玉成色不好吗?”

  “不敢。”

  “那不收下,还等什么?”

  陆御看热闹不嫌事大:“二姑娘,既然是公公真心赏你的,你就收着吧,多大的脸面哪。”

  “那不如你收着。”相遂宁白了他一眼。

  陆御赶紧摆手:“我这从三品的儿子,想来是入不了常公公眼的,你爹是二品,官威大,你先,你先。”

  “陆御,我收他的玉佩,不合适吧。”相遂宁扭捏。

  “怕什么。”陆御帮着分析:“你想啊,你这么小,长的又丑,他怎么会瞧得上你,放心,他不会找你当对食的。”

  对食,是太监宫女抱团取暖,搭伙过日子,有夫妻名义,却无夫妻之实。

  亏得陆御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个遭雷劈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