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红娘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明朝遇盗 结伴同行

红娘梦 飘流思愁 4735 2006.03.23 09:39

    丝乐环视了四周,除了一个清澈的小湖泊,湖旁堆了几个破缸破罐的,周围便都是浓郁的树木,感觉都深不可测。

  丝乐实感头痛:我可是个大路盲啊!有路标都会迷路,更何况在这陌生的不能在陌生的地方!连个死人都不见,更何况活人了!怎么办呢?

  不管了,条条大路通罗马,挑条看起来最大的路走便是了!

  背好超大旅行包,左手抱起大狗熊,看着地上的碎石枯叶,无奈只能用右手拎起那大箱子,这次步履更加艰辛了!哎……也难怪月老了!实在快把整个人压扁了!

  好不容易走到那条最大路,一进森林,便一下累的瘫坐在地上。

  天哪!谁来救救我啊?

  八成是响应着心的呼唤,林中一粗旷男声传来,透露着霸道和无情:“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过此路,留下马路钱!”

  好熟悉好经典的台词啊!强盗?虽然平身未遇到过强盗,有些新鲜好奇,可今非昔比,身在明朝,举目无亲!天哪!我可不要中头奖啦!出师未捷身先死?我不要啊!耶稣、圣母玛丽亚、玉皇大帝、观世音菩萨……快出来救救我啊!

  丝乐胆颤心惊地慢慢抬起头,眯着眼睛,从眼缝中打量着声音的来源:只见七八个拿着大刀的男子站成一排,最前面站着一大概三十左右的彪形大汉,正虎视眈眈地瞪着她这只待宰的羔羊。

  丝乐挤眉弄眼,强颜欢笑地哀求到:“各位亲爱的大哥大叔,小女子初来贵地,人生地不熟的,你们就行行好,放我一马吧!”丝乐献上自己认为最纯真可爱的笑容!

  那个带头的大汉楞了会,还是开口说:“少废话!把身上值钱的东西给我交出来!否则……嘿嘿……”举起那把大刀,秀上一翻,威胁道,“后果你该知道吧!”

  丝乐刚才注意了带头的大汉的一举一动,虽在威胁,眼神中却无凶狠之意,只是吓唬下自己而已,心中便安了几份,回应到:“这里都是我的衣物,哪有什么钱啊?”即使有钱也不能在这里用。

  看着那些强盗一步步向自己逼近,总不能任他们宰割吧!好歹她秦丝乐的IQ也有180,得想个万全之策。

  有了,丝乐笑脸相迎,以示友好,这倒使带头大汉迷惑不解,感觉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丝乐小心翼翼地碰了下带头大汉的那把大刀,然后故作惊奇大为赞美:“大哥,你这把刀真是锋芒毕露,非比寻常吧!俗话说的好,宝刀配英雄!看大哥身材魁梧、虎虎生威的模样,想必定是一代枭雄!再看看脸上的那一道刀疤,沧桑中带几份坚定,英勇中融几份霸气,象征着大哥曾经的辉煌战绩、经历的风风浪浪……”这一翻奉承的话倒真使那带头大汉晕头转向,憨憨傻笑。

  看有效果,丝乐心中暗暗得意。俗话说的好,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先给他灌些甜言蜜语,吹得天花乱坠、晕头转向,好步步为营。

  后面的强盗们提醒了下带头大汉,才使他回过神来。咳几声,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厉声道:“休用这种花言巧语蒙骗过关!还是给我放老实点,乖乖把钱交出来!”

  “大哥这话可不对了!小妹我说的乃是肺腑之言,句句属实!”说完,用异样的眼神打量着下带头大汉,不时叹了口气。

  这倒使大汉尽起鸡皮疙瘩,浑身不爽!大声命令:“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不要在我面前唉声叹气、吞吞吐吐的!”

  “只怕说出来会得罪大哥,小命不保啊!”说完,丝乐偷偷地瞄了眼后面那几个强盗,他们都快按耐不住,只等老大一声令下,好纷纷上来,把她抢劫一空!

  “但说无妨!我先饶你小命一条!”带头的大汉倒是直爽!

  “好!小妹先行谢过!”丝乐学古人作揖,以表谢意,继续,“那恕小妹直说了,大哥虽有勇却无谋……”

  “你吃了熊心豹子胆啦,敢侮辱我们老大!“

  “你活的不难烦啦!”

  “你知道我们老大什么人吗?”

  ……

  丝乐还没说完,就引起他们公愤,都要冲上来宰了她后快,幸好被带头的大汉阻止,并示意安静,让丝乐继续说。

  “要不这样吧!你敢不敢与我这个小女子一决高下?”丝乐就是在挑衅,加点油添点醋,关键时候,也得用下激将法。

  后面的强盗们更是为气愤,为老大打抱不平,并催促着带头大汉应战,给丝乐点颜色看看。

  带头大汉心一狠,最后决定:“好,你出题吧!比什么?”

  “那我先申明,如果我输了,我就把我的所有物品交给你,以后听命于大哥,并为大哥您端茶倒水,在所不辞;但如果万一我赢了的话,我希望你们能护送我进城,确保安全!当然还不能打我行李的注意!怎样?”一来就遇到强盗,看来一路凶险,得先考虑给自己找下保镖了!

  尽管他们很是不满,但是老大允诺,也只好不再多说。

  “好,老大果然是老大,爽快!那我出题了!”说完,丝乐身子转后,手指湖泊那边,说,“有没有看到湖边的那一口破缸啊?我的题目就是看谁先把缸装满水!”

  他们议论纷纷,破缸怎么能装满水啊?带头的大汉皱着浓眉,冥思苦想。思考片刻,便指着手下中最强壮的一名大汉,吩咐到:“熊七,你去用身体堵住破缸的漏洞,其余人都给我打水去!”

  看着他们一阵忙乱,丝乐暗暗得意。没想到刚从电视剧里看到,就搬到明朝来实施了,以后得多看看电视了!

  “熊七,你给我堵得紧点啊!”

  “是啊,水都漏了!”

  “老大,我支撑不住了!”

  “你平时饭白吃的啊!”

  “对啊,撑着点!为老大争口气!”

  ……

  场面一片混乱,最后不知道谁拌了下熊七的脚,熊七本也快支撑不住,一个侧身,水从洞口出来全往熊七身上倒去,整个一只落汤鸡!

  全功尽弃,众人纷纷责怪熊七。带头大汉看看站在一边看笑话的丝乐,阻止了手下,走上前,对着丝乐说到:“我失败了!现在轮到你了!”

  丝乐笑了笑,算是回礼。然后走到那只破缸边,侧过缸身,使劲推缸,把缸滚进湖里。拍了拍手,打去手上的脏物,笑到:“OK!搞定!”

  只见破缸在湖里很快就充满了水,然后慢慢下沉。

  众人大拍脑袋,恍然大悟,顿觉如此简单的事自己竟然没有想到。

  带头大汉现在回想起来,感觉是对方挖了个陷阱,就等着他们往下跳!题对方出,实在不公平!但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无法收回。况且他这老大说话必须一言九鼎。于是,只好向丝乐作揖,说到:“姑娘聪慧,在下佩服!愿赌服输,我们定当护送姑娘进城!”

  “那我就不客气了!在此先谢过了!”丝乐早就乐开怀了,至少不用担心迷路和一路安全问题了!突然又想到,对着带头大汉诚恳地说到,“我看大哥真诚豪爽,我一直想要一个这样的哥哥,不知大哥您是否愿意?”

  带头大汉大笑:“哈哈……我也正少个像你这样的妹妹!只是我乃一名强盗,你不介意?”

  “怎么会呢?妹妹我像是如此肤浅之人?”强盗有什么关系,人好就行!一路上还得靠他照顾我呢!这样就真高枕无忧了!呵呵……

  “好!我这大哥就当定了!”带头大汉说完,哈哈大笑,然后搂住丝乐的腰,对着大家宣布,“从今天起,她就是我吕战的妹妹了!她的话就是我的话,知道了吗?”

  众人岂能不服,也只有点头认命的份。

  原来带头大汉叫吕战啊!丝乐偷偷斜眼看了下这位大哥,还是暗暗得意,没想到一到明朝,就拣了个可以照顾自己的大哥。月老爷爷,看来你在保佑我吧!看看这些对自己甚是不满的强盗们,丝乐还是拿出她的必杀技,展开天真可爱的笑容,对他们一鞠躬,说:“小妹叫秦丝乐,以后还望各位大哥多多照顾!先在这里说声谢谢了!”

  大家看她如此真诚,也便消除了刚才的芥蒂,露出尴尬的笑容。

  然后吕战交代完毕,由于丝乐想急着进城,所以他们便立刻向附近最近的城市——杭州出发。吕战和丝乐走在最前面,谈笑风生,乐的轻松!可怜后面的大伙还得扛起丝乐的行李,紧随其后……

  “小妹啊,天黑了,附近也没有客栈。况且我们还是强盗,即使有客栈,也不会收留我们!所以今晚要委屈你和我们露宿野外了!”吕战有丝不忍,但也无奈。

  “好啊!以天为盖,以地为席,还可以躺在地上赏月数星呢!”丝乐倒是很向往这种野外露宿,一副兴奋雀跃的样子。

  吕战看着对露宿野外如此兴致勃勃的丝乐,虽感奇怪,但也没说。只是吩咐手下分头安排。

  夜空已被涂得越来越黑,月亮在空中晃晃悠悠,星星响应着地上的那一堆篝火欢快跳跃。

  丝乐蹲在火堆旁,瞪着吕战为自己而烤的野兔和鱼,谗涎欲滴。接过吕战递来的烤鱼,第一次吃野味,兴趣十足,也不管那黑糊糊的鱼,一拿来就往嘴里塞。可顿时有点失望,第一感觉便是淡,没放佐料的原汁原味原来没想象中的那么美味,不过鱼经过烤后很脆,连骨头也是,咬在嘴里还是保留些鱼的鲜味,算是安慰。电视上古装片那些江湖人士在野外吃烤禽总是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看来都被蒙骗了!

  “很难吃吗?看你吃的好象很勉强!”吕战打量着奇怪模样的丝乐。

  “不,不是啊!这样吃很新鲜很特别,至少别有一种滋味在心头啦!”丝乐呵呵笑着,免得辜负大哥的一翻心意。

  “难吃就不要吃了,傻丫头!吃个野果吧!”吕战递给丝乐一个红色像苹果的果子。

  丝乐接过果子,突然大叫:“啊,我差点忘了!”说完,连忙找到旅行背包乱翻。翻出些暑片、饼干之类的零食。还好我有先见之明,把卧室的零食都扫荡来了!

  “大哥,尝尝我带来的零食吧!”丝乐忙拆开给大哥先品尝,然后叫上其它兄弟一起过来吃。

  他们虽没见过这种食物,很是新奇,但见丝乐吃的津津有味,也拿块尝试一下。接着就如饿狼扑食般扑向零食。急得丝乐直跺脚,大叫:“喂,你们慢点啊!给我和大哥留几块啊!”

  本来还想留几包以后吃,现在被抢劫一空,好惨啊!算了,他们是第一次吃,原谅他们便是,算是对路上照应的回礼吧!

  吕战召唤丝乐过来,坐在火堆旁,拿根木材弄着火,斜看着丝乐问到:“小妹,大哥有个问题想问你,你来自哪里啊?看你的穿着还有带来的食物、东西都与众不同,我都是第一次见到。”

  “呵呵,我告诉你也无妨,我来自公元2006年的时代!”见吕战狐疑地看着她,丝乐笑到,“就知道你不会相信!”

  “未来?确实很难让人接受!”吕战也笑笑,不再提问。

  “不过小妹也有个事想问大哥您?”见吕战点头,丝乐便继续问,“我见大哥您性情豪爽、武艺高强、为人正直……可为什么要做起强盗了啊?”

  吕战沉默了会,锁了锁眉,叹了口气,开始讲述那一段往事……

  原来吕战原是福建都指挥史赖丰志手下的一名军官,虽骁勇善战,但由于性格直爽,又不懂心机,直话直说,常常顶撞上司,导致赖都指挥史的记恨。后来,赖都指挥史嫁祸于他,把自己的错误加在他的身上,于是他被削官逐出……

  丝乐听了叹了口气,做人难,做官更难!为吕战惋惜,英雄无用武之地,接着问:“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做强盗啊?”

  “这个,呵呵,跟你差不多!当初也是经过此地,除了官道,这是唯一去杭州的一条路。就在刚进森林的时候,就遇到熊七他们抢劫。但他们武功不及我,被我制服。后来才知道他们也是无奈在此为盗,家中还有老小要照顾,见自己也无处可去,便成了他们的老大……”

  “哦,原来如此啊!大哥,看来我没看错!呵呵……”丝乐也幸运自己一来明朝就有好人相助。

  对于官场,勾心斗角,吕战已无留念,倒觉现在的生活更为轻松潇洒,而对于这个稀奇古怪的小妹,心中也升起一股保护欲,或许她会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些其它东西吧!

  夜渐深,人入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