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正德大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大明的人很可爱

正德大帝 一夕秋月 2217 2018.11.09 08:13

  兵部左侍郎许进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朱厚照提为兵部尚书。

  此刻,许进正狂躁地把一书架的书册拿到了院外,这些书册全是《四书大全》《五经大全》《四书集注》这些儒学经典教材。

  “难怪老夫潜心向学数十载,为官未尝不兢兢业业,依旧见流民越来越多,官场腐化一日重似一日,全被这些所谓的圣人之书所误也!

  这些叫人做呆子的书如何治国如何治天下!如何灭鞑虏,如何安黎庶!

  家国终究被其误之!

  全无半点如何治国之实策,不提土地兼并,不提生产关系,不提利益,教人做奴才还可,治国未免用错了地方,老夫今日要把你们烧掉,不烧掉将贻害无穷,君王将被其所骗只知用民不知畏民,百官将被其所误只知升官发财不知天下安危!”

  许进此时俨然如一个疯子,癫狂地把这些书籍全堆在了院子里,然后让仆人倒上火油,开始一把火点燃了起来。

  正巧在这时候,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岳走了来:“有旨意!”

  兵部左侍郎许进只好慌忙换了官服来领旨,但是,司礼监掌印王岳因为嗅到烟火味,便直接循着味道走了过来,却正巧看见兵部左侍郎许进的院子里正有一堆书被烧着,而其中有本书赫然是《中庸》!

  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岳大惊,忙跑去在火中取出了这书:“许大人,何故烧这圣贤书,你也是孔孟子弟,行为为何如此叛逆!”

  许进见此不由得笑了起来:“四书之害还真是贻害无穷,连太监都说他是圣贤书,没错,是圣贤书,但是满篇全无治理天下之真谛,我许进不欲做君子也不是君子为何要读这圣贤书,烧之又有何妨!”

  “疯了,疯了,前任兵部尚书刚被炸死,这新任兵部尚书就疯了!”

  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岳无语地说了一句,但任命许进为兵部尚书圣旨已经下了,他也不能不宣读,便还是宣读了旨意。

  “咱家在这里恭贺许大人高升大司马,但咱家还是想说一下,许大人现在开始就是掌管天下兵马的人,请不要这么离经叛道,要上不负天恩,下不负黎庶!”

  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岳说着就叹了一口气,然后拂袖而去。

  许进现在也冷静了下来,他倒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成为忠君社社员就先成了兵部尚书,但也因为此,一想到自己还是个忠君社的预备社员,他连升为兵部尚书的心情也没有别人想象中的那么激动。

  许进有一种想得到忠君社承认的渴望,甚至想赶紧成为忠君社社员,而这时候,刘谨又找到了他:“组织上得知你成为兵部尚书很是宽慰,组织上指示你在担任兵部尚书期间,勿要一改刘大夏担任兵部尚书时军备颓废之象,为朝廷选出良将来!还有明日见皇上谢恩时,勿要认真服从学习皇上的指导,我们是忠君社的人,忠君社目的就是团结在以皇上为核心的集体下,为大明和百姓谋利,明白吗?”

  “请组织放心,许某定不会辜负组织的期望,一定做好这个兵部尚书,并且视陛下为唯一的核心人物,绝不有二心!”

  兵部尚书许进说完,刘谨笑着点了点头。

  这里,内阁首辅刘健、次辅、三辅谢迁等也从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岳这里知道了兵部尚书许进烧四书的事。

  刘健当场就气得脸通红:“这个许进,老夫看他素日不结党不营私,做事沉稳低调,因而才选了他和王华,缘何竟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四书也是他能烧的吗!”

  “这种举动,简直可以诛杀之!没想到,真是没想到!”李东阳也咬牙切齿道。

  “可惜刘公被炸死,若刘公不被炸死,许进这样的离经叛道之人也不会做兵部尚书!都是马文升与刘谨之辈害得,把朝廷搞得是乌烟瘴气!”

  谢迁喟叹了一声,也很是气急败坏地道。

  刘健这时候不由得问向了王岳:“王公公,陛下可知道此事?”

  “已经告诉陛下了,陛下说,书是人家买的,人家想烧就烧,也没违背朝廷律令,不必深究”,王岳回道。

  刘健一听此就很是无奈地坐了下来:“陛下糊涂啊!这不是烧书这么简单,这是有悖于正统啊!让一儒林叛徒做了兵部尚书,想想都觉得气!”

  刘健这么一说,李东阳与谢迁也都无奈地叹了口气。

  但亦如朱厚照所说,许进烧四书就是人家的自由,没办法干涉,而且许进的兵部尚书之位也是经过正规的廷推程序选上来的,没人有理由质疑,即便是内阁也没办法,因为许进本来就是刘健等人廷推出来然后内阁票拟由司礼监批红形成圣旨宣布出来的。

  朱厚照在知道兵部尚书许进烧书之事后也不由得感到好笑起来,其实他也没想到许进会这么离经叛道,他突然发现大明朝的人或许真的要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可爱。

  按照惯例,许进成为兵部尚书是要向皇帝朱厚照谢恩的。

  于是。

  朱厚照便在豹房接见了兵部尚书许进。

  与之前大行皇帝驾崩跪拜新君、以及朱厚照登基和廷议时不同,许进这次见朱厚照时已经开始有些本能地紧张。

  这次,尽管他已经是掌管天下兵马钱粮的兵部尚书,但他已经把自己当做了组织的人,他不敢对朱厚照不敬,因为他不知道在朱厚照身边到底谁是组织上的人,是谁在考核他,他不想违背组织的理念而对陛下有任何不忠之心。

  “微臣见过陛下!”

  许进恭敬地行着礼。

  “平身吧,许爱卿,你能成为兵部尚书是众望所归,朕也相信你能管理好我大明戎政,天下的安危都在你的肩上”,朱厚照说了几句就让许进退下。

  “微臣明白,微臣定会振兴军备,不负陛下所托!”许进说道。

  这时候,朱厚照突然想起一事来:“对了,许爱卿,郑和航海图册,你可知道在何处?”

  许进一愣,心想陛下怎么也忽然也问起这个,只好如实回道:“之前刘大夏也嘱咐微臣找过,微臣还未找到,想还是还在兵部某个存档库里存着。”

  “找到后交给朕,务必要妥善保管,不可走水!”朱厚照内心里松了一口气。

  许进退下后,朱厚照就将刘谨等八虎再一次聚集:“现在兵部尚书换了许进,此人明显已经成了我们的信徒,还有吏部尚书马文升也算是我们这一边,现在该动御马监掌印太监张昭了,换掉此人,我们就能彻底掌控军权!”

作者感言

一夕秋月

一夕秋月

多谢书友偷生的蝼蚁100起点币打赏

2018-11-09 08:1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