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天子你很有钱啊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725 2020.07.09 11:01

  蒙鹜办事,就是让人放心。

  进了城中,又安排了三百人看守城门,其余人随着嬴荡往王宫而去。

  在他身后还有一辆车架,上面放着的都是一些野味和那张虎皮,这是他送给天子姬延的礼物。

  此时的王城,早已没落,天子养活的守军,就只剩下千人不到,而且尽是一些老弱病残,最近的一场战争,还是帮助韩国坚守宜阳的战争,很显然,那场战斗让他们死伤惨重,国中的精锐殆尽。

  这样看来,天子惧怕秦王,也是应该的。

  相比这一千秦军锐士,他们简直是不堪一击,所以王宫倒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宫门口的侍卫们见到是秦王嬴荡,连阻拦都没有。

  世人皆知秦王英武,没想到昨日倒是成了笑柄,每个人都看得出来,秦王是不敢举鼎,故意惊动马儿逃跑的。

  身为此事的男主角,嬴荡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他正昂胸挺胸,阔步向前,对于这些不好的事情,他总是可以忘记的很快。

  穿过宫门,两个宦官正扶着姬延快步走来,他的样子略微有些狼狈,身上的衣服都没有穿好,两只鞋子,脚上一只,另外一只还在宦官手中提着。

  嬴荡摸摸鼻子,原来倒履相迎是这个意思了,不过姬延将他当作瘟神还差不多,要说欢迎绝对是不可能了。

  “姬延拜见秦王!”

  天子低着头,喘着气,含糊不清的说着。

  本该是他拜见周天子的,现在反过来了,看姬延那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哪有半点欢迎。

  这个天子是个狐狸,昨天就已经察觉秦国君臣的异样,现在又见嬴荡过来,分明怕引火上身。

  唉!无奈寡人就是喜欢你,你躲得了吗?

  “哈哈,寡人何德何能受你一拜,你才是天子啊。”

  下了马,嬴荡亲昵的将他扶住,站在这个巨人身旁,姬延瘦弱的身形,就只剩下一点了。

  “秦王神武,世人皆知,自然当得我一拜,若非昨日马儿受惊,那九鼎……九鼎一定会被秦王举起来!”

  嬴荡猜对了,他还未张口,这狐狸就已经开始装起了糊涂,提前堵住了他的嘴,就怕他问起昨日之事。

  “天子包涵,昨日是寡人孟浪了,给天子添了麻烦,寡人今日又有叨扰,便提前给天子准备了一份大礼,来人,将虎皮拿上来。”

  此时,虎皮刚剥下来不久,上面鲜血都还未干,正一滴滴的流下来,两个人抬着,就这样血肉模糊的送到天子跟前。

  “这可是寡人亲自为你猎的,还新鲜着哩,你就收下吧。”

  周天子唯唯诺诺,令两个小宦官接了过去。

  昨日还那般粗鲁,今日秦王就这般客气,简直就是变了一个人,如此诡异,姬延一颗悬着的心总是放不下来。

  “我偏安一隅,没多少心愿了,现在更是啥都不盼,啥都不奢望,能平平安安就行了,常言道无功不受禄,秦王赠这等宝物,我真是受之有愧啊。”

  虎皮虽然被接了过去,姬延嘴巴里还是咕哝了一句。

  “唉,哪是无功不受禄,你有功,有大功,寡人还要在你这里多叨扰几日了。”

  嬴荡躬下腰,亲昵的在姬延耳旁说道。

  几日,一刻钟他都受不了,听到这里,姬延的笑容猛然僵住。

  “呵呵,秦王说笑了,秦王亲临,王宫蓬荜生辉,延欢迎都来不及了,何谈叨扰,只是这宫殿破旧,宦官们又手笨,怕是侍奉不了秦王,惹得秦王恼怒就不好了,况且延有何能耐,让秦王如此青睐,此事受不起啊!”

  姬延隐晦的拒绝,嬴荡一副浑然不在乎的样,大手一挥。

  “哎,不打紧,宫殿破旧,也比城外营帐好了百倍,宦官手笨,寡人这不是带了人来,况且寡人有手有脚的,你看,就是吃的寡人也都带了,庖厨总归是有吧,有就行了。”

  姬延看了一眼各个凶神恶煞的秦军锐士,一脸惊讶,却再也不敢说话。

  “蒙鹜,令人将这些野味去烹了,再借一点儿天子的酒水来,慰劳我大秦锐士,天子做人厚道,收了我大秦的虎皮,怎么着也要慰劳一下秦军。

  还有,宫外的军士们都进来,千万别吓坏了洛邑国人,只需要守住王宫大门,不让任何人进来就行了。”

  还没等姬延的话,嬴荡表现的就和自家人一样客气,一会儿就让蒙鹜去办了。做完这些,他才躬身看着闷头不言的姬延。

  “昨日匆忙,还未来得及去天子的大殿看看,有劳了!”

  嬴荡拱手笑笑,天子除了点头称是,说不出什么来。

  姬延领路,一行人往大殿中去。

  天子宫殿,极其宏伟,大门推开,一种厚重感迎面而来。

  四百年了。

  东周鼎盛之时,天下来使,大周的三公九卿,诸位臣子们都在这里商议天下大事,而现在,只成了姬延观看歌舞,饮酒作乐的场所了。

  到了里面,嬴荡意外,这天子不像面上看到的这般寒酸。

  大殿当中,陈设精美,钟鼓乐器一应俱全,一张张长案上面雕龙画凤,一件件漆器尽皆精美。

  大殿上空,吊了不知道多少的灯盏,尤其是中间一顶,华贵而明亮,整个大殿灯火通明,感觉不到任何黑夜的气息。

  天子果然是天子,穷奢极欲,当真是会享受。

  “咳咳,知道秦王要来,特令人准备的灯火。”

  见嬴荡的神情,姬延知道自己露富了,有些尴尬。

  “天子有心了。”

  嬴荡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上下看了一遍。

  很快的,酒肉上齐,歌舞升平,从各种乐器中传来的靡靡之音,正在腐蚀着嬴荡的灵魂。

  果真惬意!

  这些个舞姬们,水秀轻纱,一节节细嫩的白腿露在外面,白绫裹着细细的腰肢,一颦一笑,尽显最美好的姿态。

  姬延不仅会享受,而且还是个行家,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这么多美女,不过这样也好,姬延富了,总比穷了的好,他可是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日的。

  “今日得见天子之风,寡人真是自愧不如,天子真是好福气啊,正是秋收时节,想必这洛邑城中是粮仓丰实、黔首富足吧,还有大周传承了这么多年,少有战事,仓库里面也尽是一些上好的兵器吧?”

  被这么一问,姬延一下子慌了神,一口酒还未咽下去,又被呛了出来,敢情秦王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要粮食。

  什么虎皮狼皮的,分明就是一头虎狼。

  “其实也没多少,东西两周就这么些地,只能刚刚吃饱,宜阳……嘿嘿……宜阳又打了败仗,西周公对我早有怨言,过不了多久,怕是就只剩下东周之地了,吃饱而已,没有多余的,是一点都没有啊。

  相比秦王,我这个天子可是穷的紧,秦国强盛,坐拥关中和蜀地,天下粮仓,小小的一个洛邑,不及分毫啊!”

  姬延拼命的叫穷。

  嬴荡可不是找他要粮食来了,他只是在想,若是他让这一千锐士坚守王宫,这里粮草够不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呢?

  臣子们胆子再大,也不会挥军攻城吧。

  “呵呵,天子说笑,寡人只是问问而已,不错,我大秦有关中之地,又有蜀地粮仓,岂能缺粮。”

  姬延擦了擦头上的汗。

  “那就好……额……秦国富实,我也早有耳闻,至于兵器也没多少了,这些年连个铸造兵器的地方都没有了,农人们还用着以前的农具。”

  姬延赶忙接了一句。

  对于他的说辞,嬴荡是通通都不信的,没有兵器,宜阳城上的守军,手中拿的是棍子吗,还有进城前他可都是看过了,国人也不似他说的这般,再看这宫殿,就更是就不可能了。

  “天子的卫士手执的还是青铜兵器,这等兵器过于厚重,做工粗糙,又无韧性,容易折断,刃口还不锋利,如何能给虎狼之师用,你就是送与寡人,寡人都弃之不用,天子多虑了。”

  姬延面色一黑,连忙点头称是。

  当然,他秦国军队一样也是青铜兵器,只是工艺更为先进而已。

  此番前来,就是看看天子的底,为日后做准备,只看这大殿,就知道不用担心了。

  

举报

作者感言

陈四奇迹

陈四奇迹

昨天就收到站短了,可以放心投资了

2020-07-09 11: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