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战地医宫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3281 2020.07.18 10:44

  这第一战,秦军死一千,伤三千,敌军以万计,大捷也!

  五国联军连续攻城两天一夜,鸣金收兵,这都休整两天了,外面没了一丁点儿动静。

  洛邑城下,宛如人间地狱。

  天气炎热,尸体泡在护城河中,腐烂的极快,流血化脓,一阵阵恶臭直冲鼻息,令人作呕。

  苍蝇蛆虫在上环绕,嗡嗡作响,更是平添一丝烦闷。

  黄褐色的洛邑王城,现在是沾满了一片片的黑,城墙上到处都有失火的痕迹,就连走在洛邑城中,也有不少被投石车砸过的创伤。

  五十五万大军,这可是洛邑国人一生都不敢想象的数字,听说五国联军赢了就要屠城,又听说五国联军只杀秦人,不杀国人,燕王姬职和天子一样,可都是一家人。

  总之,各种流言四起,谁都盼望着快点结束,能够好好的活下去。

  这年头,活着都是祈求。

  嬴荡知道,攻城这才刚刚开始,五国联军这是在休息,准备好了一鼓作气,攻破洛邑。

  姬职用兵,果真有点门道,凡事欲速则不达,敌军不管是破一阵,还是破一城,一切都表现的有条有理。

  前两日一观,他们先是破除城外防御工事,等到大军休整几日,那接下来,便是夜以继日的连续攻城了,一场恶战即将来临。

  洛邑被五国大军围的密不透风,别说斥候,就是一只苍蝇都难飞出去,在这里得不到外界的任何讯息,唯一能知道的,就是齐国大旗从未出现过。至于秦国朝堂到了何地,蜀地出来的三万大军是否到了宜阳,一切就不得而知了。

  真正算起来,两军士卒还未曾交锋,秦军的伤亡比起五国联军来说,是可以忽略不计了,可饶是如此,也让军中的医者们累的满头大汗。

  古代打仗,许多人不是死于战场,而是死于后勤。

  尤其是这个时代,兵刃不坚,又没有火药,杀伤力还远远未到极限,要想让一个人彻底死亡,也不是那么容易,很多受伤的人,不是躺在战场上等死,就是医治不及时而病死。

  王宫大殿。

  这里早已成了秦国大军的王帐,许多人急匆匆的进来,又急匆匆的出去。

  今日,嬴荡召集了秦军和整个洛邑所有的医者,要做一件大事。

  秦军中的医者,就那么一百多个,对于十二万大军来说,简直是少的可怜,寻常士卒受伤,都是被同伴救下,采用的是土办法治疗,可以说是轻伤靠免疫力,重伤听天命,只有千人军侯和将军们,才能够享受到专业一点的治疗。

  作为一名十大杰出青年,第一人民医院的外科圣手来看,这肯定是不行的,受过伤的士兵,才是不怕死亡的士兵,所以一定要减少因这方面而造成的死亡。

  嬴荡思来想去,他得建立一所战地医院。

  整个洛邑城中的医者,还有王宫中搜出来的,加起来也有三百五十七人,此刻,他们都立于王下。

  嬴荡正坐于上首,俯视下方,有些人不愿意来,是被秦军硬抓来的。

  “白庆,念!”

  白庆手中持着的,正是秦王的旨意。

  “宣王令,入秦为医者,日后统称军医,由战地医宫统一管辖,即是军医,便以军法行事,违抗命令者斩,不兴仁义者斩,不刻苦学医者斩,不循《战地急救精要》者斩,不尊秦法者斩。

  我大秦令,有功必有赏赐,凡入我军医者,封公士爵位,领伍长职责,赏宅院一处,良田二十,日后为我秦立下大功者,可加封爵位。一次晋升。”

  白庆读完,下面忽然爆出声音,尤其是这五个斩字,让许多人都退而却步。

  若是寻常时候,在这些条件下,可能会有人答应,不过现在洛邑国人是人人自危,两军交战,又与他们何干,这些洛邑国人们多半是不会选择加入的。

  眼下,除了秦人之外,无人应答,嬴荡对此早有预料,他站起身来,手持长剑,走到人群中。

  “非常时候,当行非常之事,凡不入我秦军医者,视为通敌,斩立决!”

  嬴荡这句话落,哪还有人敢反对,他们都提着自己的箱子,到宋卓那里报道去了。

  这宋卓,便是那日他救治孟贲时候,其中围观的一位先生,当时就属他问题最好,勤学好问。

  一时之间,嬴荡也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选,看他还机灵,就给了他这个战地医宫宫主的职位。

  本来要叫战地医院的,可听起来不是那么的尊贵,不仅有失秦王身份,更是让天下医者也提不起多少兴趣,所以便称作战地医宫。

  好听,又贴切,嗯,寡人觉得真心不错,虽然就只改了一个字!

  至于那本《战地急救精要》是由他口述,和这位宋宫主带的先生们商议了一天一夜,整理出来的。

  里面结合了他上一世所学,还有宋宫主的建议而编写的,尽是一些急救的法门,虽然一开始起不到很大的作用,可总算是开了一个头了。

  至于日后,他所学的那些个医术,还是要慢慢的总结出来,在秦国成立一所顶级的医学院。

  这可是他从前吃饭的家伙,在战国走上一遭,总是要留点什么吧。

  这个年代,医者甚少,而且颇为混乱,甚至巫术与医术同道,极大多数人还是以跳大神来治病,医者名目也混乱,治疗脚的,叫做脚医,治疗头的,该是叫头医吧。

  医者,本就是百家之一,能学这些的人,可谓是凤毛菱角,现在能攒出来这么些,嬴荡已经满意了。

  有了这句话,场中鸦雀无声,一切井然有序。

  只见签了名的每个人,都领了一件白色的围裙,和白色的帽子,这些是嬴荡令人连夜赶制出来的,做工粗糙不说,还模样丑陋。

  医者们地位最低的,也是士子之流,很少穿这样的粗布衣服,不过有五个斩字当前,他们不同意也得同意。

  这战地医院,就设在临时征用的一座府邸当中,签好了名字,穿好了衣服,就报道去了。

  姬延在旁边看着一切,神情说不出是在笑,还是在哭,他真不知道秦王这些稀奇古怪的主意,都是从哪里来的。

  “天子看好了,这战地医宫必定能成医家圣地,此战之后,天下医者心向往之。”

  这话倒是不假,长久以来,百家显学,对于医者,还真没这样一处圣地,虽说齐有稷下学宫,但那里是百家之学,论战之风盛行,多是一些嘴皮子功夫,而这医术,是一门自然科学,靠嘴皮子是不行的,要靠手,战地医宫,是如此的务实。

  “秦王这话不错,只是如此大张旗鼓只为那些黔首,恕延不能理解。”

  嬴荡斜着眼,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

  改革创新,能接受新事物的是年轻人,你虽形不似,但神却似个老头,而且我秦国都跨入封建社会了,你还在奴隶制社会,解释了怕你更听不懂。

  难道要告诉你,寡人要振兴医疗卫生事业,以后军队要职业化,学习曹操,只要精兵,多余的去种地,算了,说了也无用。

  “这不要紧,天子日后会明白的,前日大战,天子也曾看到,我秦军锐士威不可挡,有寡人在,定能守护天子无忧,至于哪些个……嘿嘿……昨日就和天子说了,天子就贡献出来吧!”

  姬延是人在屋檐下,对嬴荡的话无不是言听计从,可这次却偏偏摇了摇头,就像是要了他的老命了。

  “天子需得以大局为重!”

  嬴荡语重心长,可这胖老头还是唯唯诺诺的摇头。

  “此事寡人必须得做,天子愿意不愿意,寡人就顾不得这么多了?”

  终于,嬴稷的面色变了,他起身往外走,姬延却是着急了,一把拉住了嬴荡。

  “秦王若是执意如此,延无可奈何,只是那陈姬陪伴我时日良久,她就留下吧。”

  嬴荡回过身来,面上转为笑意。

  “天子这样做就对了,陈姬美貌动人,纤纤玉……额,那就给天子留下吧,你我攻讦连理,寡人此举,是为了天子的大周,也为了寡人的大秦么,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是秦承周制嘛。”

  说着说着,嬴荡脑海中浮现的,尽是一双美腿,早就对此垂涎已久,可他纵然是秦王,可以随心所欲,但也不能太淫荡了不是。

  闻言,姬延叹了一口气。

  “秦王说这医者,延能够理解,可这护……护医又是怎么回事,王宫的舞姬宫女,老的少的都被你调去,还有宦官也要调去做那护医,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战地医宫,也是医院,既然是医院,就不能没有护士,护士去哪里物色的,洛邑城中的女子倒是可以,已经在征集了,只是速度有些慢,宫女和舞姬倒是现成的。

  寡人这也是好意,都是为这些陷入迷茫的、青春洋溢的、纤纤玉……呸,就是为这些有为青年树立人生目标。

  有件事情嬴荡一直不解,这周天子妃子不少,身子骨又弱,他如何应付的过来,那要这些舞姬何用呢?

  嬴荡思付着,就让她们充当了护士,也是帮了天子大忙了,对了,现在叫做护医,因为士在这个年代,可不要随便用。

  “天子这就不知道了,宫女不管老的少的,还有舞姬加起来也不过两百来人,但军医有三百多人,最起码一个护医一个军医吧,所以不够的就让宦官们当上,他们也足够心细了。”

  完成了这一步,战地医院就算是简单的建起来了,再调集一千老弱军卒过去,他们就不用打仗了,专门来运送伤员。

  等以后掌握了朝中大局,再发布一个招贤令了,不管是能看病的,能治水的,会种地的,能养猪的,各行各业,都要兴旺起来。

  只有强大的国力,才能东征西讨,一统天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