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攻城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723 2020.07.17 13:51

    洛邑,盘踞中原要道。

  若要攻秦,则必取洛邑,否则五国后方不稳,于军不利。

  城池之外,早已是变了一番天地。

  先是城墙,下宽而上窄,能并行十几匹马,其中泥土夯实,中间由木材固定,可谓是坚不可摧,就是火药都难以将其攻破,更何况这是在没有火药的年代,就只有土攻呢。

  紧跟着城墙之下,是羊马墙,羊马墙乃是石头和泥土夯实,极其坚固,虽仅仅只有一人之高,五尺之宽,但敌军若想攻城,这羊马墙就是第一道壁垒。

  羊马墙后,还有宽约十五丈的护城河,洛邑乃是王城,自是坚固,这当年建城之时,就有十几丈之宽,后又经过加宽,最深处可达两丈,最宽处亦有二十丈,若无桥梁,敌方冲车是万万不得靠近。

  护城河后,便是排列紧密的拒马枪,宽有五丈之余,排列紧密,拒马枪乃是一根根削尖的木棍所做,一柄柄的固定在横木上面,枪尖正对着对方冲刺过来的队伍,若有骑兵和战车撞上去,则有死无生。

  这还不算完,其后还跟着陷马坑,上面用稻草填平,再撒上薄薄的一层泥土,外面看不出什么变化,可若是一旦踩上去,那必定是陷入其中,里面插着的长刺,根根倒立,最深可达一丈,掉落进去,也是个有死无生的结局。

  陷马坑之后,还排列这一层鹿角木,鹿角木的下面钉在大地当中,极难拔出,可以很好的阻挡敌军冲车攻城。

  攻城大军若想要靠近城池,就先要清除鹿角木,紧接着填了陷马坑,之后越过拒马枪,还要搭桥度过护城河,拆除羊马墙,才能让攻城车顺利到达城池之下,才能开始攻城。

  五十多丈的距离,尽是秦军布下的防御工事,而这距离,刚好都在城上投石机的攻击范围内。

  真正的历史,远远和书本中读来的不一样来,对嬴荡来说,这将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恶战。

  东南西北四处大门,都内设有瓮城,所以说这大门攻破,也算不得占了城池,破了瓮城,才能够顺利步入城中。

  瓮城当中,可以说是四面城墙尽是敌军,进入瓮城,不是被乱箭射死,那也会被瓮城中钻出的敌军杀了,攻城之战,可谓之九死一生。

  况且外面的城墙也并非是齐平的,而是往内凹陷,这就意味着在一面攻城的敌军,将会受到三面的围攻。

  洛邑城内,一座座高塔竖起,这些高塔要高出城墙许多,站在高塔上面,外面所有一切,都可尽收眼底,此为瞭望军情所用。

  望远镜还未发明,这就需要眼神特别好的军卒,每日站在上面观望。

  城池之上,士卒走动,投石器,滚石,檑木都堆得像是小山一样高,还有一张张弓弩也都排列开来,每一个垛口,都站着一位秦军弓箭手。

  这些都是副将冯章所为,果然是攻守兼备也。

  孙子所云,五而为之,十而歼之,城池如此坚固,若想攻下城池,必定是惨痛的代价。

  但五国谋秦,洛邑倒成了秦国的桥头堡,况且秦王可就在这城中,所以这攻城,就成了他们最好的选择。

  秦军大旗飘荡,正与城池下方的五国联军对峙。

  十日前,韩魏大军到,切断洛邑与宜阳的联系。

  七日前,楚国大军到,立营于南门外,洛邑西南两面被层层包围。

  三日前,赵国大军到,北边城墙和东边城墙看到了赵韩魏的旗帜。

  昨日,燕国的旗帜也能在东边的城墙上看的到了。

  等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五国大军终于来齐了,他们将洛邑团团围住,那叫一个水泄不通。

  眼下,大战一触即发。

  五国大军未到前,嬴荡还对五十五万大军心中有个数,而现在,他早已忘了这个数字,因为只看到了密密麻麻的人,数之不尽的人。

  双方没有来使,只有战斗的号角。

  这一战对于五国来说,是势在必得,胜则可一扫当年六国谋秦的惨败。

  这第一波攻城,马上就要开始了。

  洛邑四面八方,树立起来同样高的数十座高台,每座高台上面,五国大旗悬挂,城中的一切,在这瞭望台上,都可看的一清二楚。

  城池上方准备了檑木投石机,而下方一样是投石车,和各式各样的攻城冲车,甚至空气中还弥漫着膏油的味道。

  攻城之战,水攻,火攻,土攻,此三者最为厉害,其中水攻最为难用,也最凶残,可谓是屠城之计,这土工便是挖掘城墙,开隧道,也不容易了,城墙兼顾不说,而且还要顶着地方的攻击。

  至于,就火攻就容易多了,有投石机便可,点上膏油投入城中,但城内大军也是早有准备,所以这成效是最小了。

  西门大军最盛,嬴荡正在西门督战,冯章在一旁辅佐。

  此次登上城墙迎战的,正是蒙鹜的擎苍军,和孟贲的皂游军,至于卫城军和黑旗军在城下待命,随时准备支援。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敌军远道而来,正是士气高涨,调集两军上来,就是要让他们先吃上一个三连败再说,五国联军,定然不会是一条心了,伤其士气,也是让其产生矛盾。

  这打仗是一门技术活,万万不能有失,嬴荡这个主将,对这些可是陌上的很,所以全权交由冯章指挥。

  “大王真乃妙计,臣走遍四门,都未见齐国旗号,怕是大王的计策应验了,就是没应验,都到这个时候了,田疆辟怕是也不会出兵了。”

  五国大军不等齐国就开始攻城,怕真是不来了,嬴荡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任鄙没让寡人失望啊。

  “冯将军,此战必胜,日后我秦军上将军,必有将军一席。”

  嬴荡猛然站起来,用力拍了一下冯章。

  先前的司马错为上将军,其后便是甘茂,现在是该换个人了,近日来,与冯章多有交谈,虽然此人在历史上记载不多,但的确可堪大用,再来上两场磨难,就可以提拔上去了。

  臣子的巅峰,不是丞相,便是上将军,嬴荡这许诺不可谓不重。

  上将军,统筹全国兵马,位高而权重,战国名将,无一不是有此殊荣,这个大饼子,冯章还是很高兴的。

  向寿虽忠心,老成有余,但开拓不足,而且年岁也高,让一个老人一直带病打仗,也不是个事,他能守,攻却差了点。

  寡人要开疆拓土,提前完成千古伟业,上将军便要冯章这样的,向寿的性子,用来稳定后方,足以让人心安。

  “大王,臣必不辱使。”

  冯章拜倒。

  “好,寡人与将军,共饮此爵。”

  嬴荡拉了他,斟了满满的一爵,一饮而尽。

  “大王,臣看敌军军阵齐备,从一清早就开始宣号,眼下一个时辰过去了,鼓已经过了三通,怕是要开始攻城了。”

  大军作战,最重要的是阵形,若是没有阵形,那便没有士气,何谈大军,自然也不能攻城,现在敌军阵形完毕,怕是要开过来了。

  呜呜呜!

  号角一响,战鼓捶动。

  攻城之战,和嬴荡想的不一样,原先还以为是冲过来的,没想到敌军来的很慢。

  在第一排的,尽是冲车,冲车后面,紧跟着战车,至于攻城用的云梯,却还在老远处。

  冲车上面,盖着一块很大的木板,将四周包裹的严严实实,足以让二十位士兵藏身其中,缓缓驶来。

  还有一些,前面斜斜的立着一块厚板子,能抵挡住箭矢的攻击,除了巨石和檑木,对这些冲车,还真没多少办法。

  “敌军攻城这第一波,必定先是拆除我军防御工事,再度过护城河,才能靠近我军城墙,冯将军,此乃第一战,一定要打出我大秦的威武!”

  刚开始看到洛邑的防御攻势,嬴荡觉得守城有望,现在看到对方亦是如此精兵强将,拔城有道,孙子说的很对,果然死生之地也。

  “臣誓保我大秦!”

  嬴荡将大军全权交由冯章指挥,又采纳了他的计策,冯章使出了浑身解数,精心准备,就是为的今日。

  这时候,敌军尽皆出动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