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黑旗皂游擎苍卫城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737 2020.07.16 23:02

  司马错巴蜀派出的大军不日就能到宜阳,向寿虽然觉得这计策冒险,但大王意志已决,又劝说一番无果后,只得听令,挑选了四万五千精兵,入驻洛邑。

  此次领兵,赫然是孟贲。

  从上次给他做开颅手术已经一月过去,孟贲的身体强健,恢复的很不错,此次他欣然请战,领军驻守洛邑。

  这对嬴荡来说,真是个好消息,眼下他的亲信有向寿,冯章,蒙鹜和孟贲,至于任鄙,也能算一个吧,这已经比当初的孤立无援要好上许多了。

  冯章名为副将,实则是洛邑之战的主将,至于嬴荡自己,反而有点酱油了。

  蒙鹜是先锋,孟贲也为先锋,还有一个任鄙,倒是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将留守在宜阳的大军做一个清洗,改编成一支只属于秦王的军队。

  所谓的“三阳制敌长廊”,也需要一支这样的军队。

  从咸阳到宜阳,在从宜阳到洛阳,三处地名,皆有一个阳字。

  咸阳是秦国的中心,宜阳是连接洛邑和咸阳的中转站,至于洛邑,则是秦国扎根中原的一柄利剑。

  这柄剑,以咸阳为剑柄,宜阳为剑身,洛邑为剑尖,剑柄上下晃动,剑身可上斩三晋,下斩南楚,剑柄往前刺出,可刺宋国,压制齐国,也可抽剑回身,退守宜阳,甚至是函谷关。

  这叫做以攻为守,秦国大军再行变法,始于今朝。

  半个多月以来,城墙一直都在加固当中,没有人会嫌弃护城河宽的,所有挖出的泥土,都用在了加固城池上,多余的也都运到了城内。

  方圆几十里的大树几乎都要被砍翻殆尽,有些用作工事,有些堆在了城墙上,四处大大小小的石头也差点被搬干净了,这些木头和石头都是给爬上城墙的人准备的。

  虽然只有半个多月,嬴荡却觉得如同半年之久,为了这一场战斗,他准备良久。

  有个词叫做什么来着,牵一发而动全身,没想到因为他这一个小小的变故,竟然引动了整个战国,一场大战正在缓缓而来。

  东西南三面城门紧闭,所有的洛邑国人都待在城中,洛邑城中开始戒严,太阳下山后,所有人不得上街,一列列秦军,白天黑夜不停的巡逻。

  最坚固的堡垒往往被内部攻破,洛邑国人并非秦人,对于此,嬴荡可是小心的紧。

  只有西面的城门还开着,络绎不绝的牛车从城门口一直排到了天的边上,这是最后一次运粮了。

  昨日探子来报,洛邑北方百十里处,已经出现挂着韩魏旗帜的大军,和预想的一样,他们最近,也来的最快。

  等这最后一车粮草进来,洛邑城门将关闭,等再次打开的时候,怕是另外一幅景象了。

  算着日子,任鄙该是已经到齐国了,白庆也都开始行动了,向寿派去咸阳的使臣,或许早就登上了樗里疾的府邸大门吧。

  齐国朝堂如何,不知,宋国戴偃怎么想的,也没人猜得到,至于咸阳会闹成什么样子,嬴荡也没底。

  唯一能够知道的,是洛邑与外界的通道即将切断,洛邑会成为一座孤城,外界的信息一概不知,一概不晓。

  要想活下去,就唯有奋战。

  此刻,加上收归的大周军士,洛邑总共有十二万八千大军,宜阳向寿处有六万大军,这一战关乎大秦国运,干系皆在这十八万将士身上。

  王宫之中,筑起一座高台。

  高台三丈见方,高约一丈。

  在高台的两侧,挂着两张大鼓,四个力士正挥动鼓槌,震得大地都开始响动。

  高台下方,有两排军卒,他们手执号角,嘶鸣的声音似乎能盖过一切。

  今日,天空灰蒙蒙的,下着小雨。

  嬴荡站在高台中央,一侧为冯章,另一侧为姬延。

  将士出征,沙场点兵。

  说的通俗点,这就是战前动员,前世嬴荡不仅喜欢古代历史,更喜欢近代史,他深刻的知道一支强大的军队是什么样的。

  一个人尚且还得知道为什么而战,况且是一支军队,这战前动员,就非常有必要了。

  下方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他们都是秦军中的千人,五百主,百将,伍长,甚至还有什长,可以说,绝大部分的军官都站在了这里。

  “今,五国谋秦,国之危矣,幸得我大秦三军将士威武,此战必胜矣,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向死者,得其生,向生者,则不得苟,巍巍大秦,与君同而,共赴国难!”

  嬴荡嘶吼,下面俱是听的清清楚楚。

  以大王之尊,尚且能够不计生死,众将士又有何理由言畏惧。

  一时之间,群情昂扬,下方军士纷纷大喝起来。

  “岂曰无衣,与子同胞!”

  冯章适时而动,郎朗喊道。

  这首歌在秦军中广为传承,是秦哀公所创,当年吴国大军攻破楚国都城,楚国派人到秦国求援,正是这一手歌,给了秦军鼓励,一战而胜了吴军,此时传唱,最为适宜。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自古以来,师出有名,既然是守卫洛邑,那天子就必须得出现,站在一旁的姬延虽非秦人,但也无不动容。

  嬴荡斜眼瞥了他一眼,看来这几天的嘴皮子功夫没有白做,终于让这小子和自己一条心了,攻心为上,攻人为下,控制他的人,不如控制他的心。

  此处是洛邑,有时候还需得姬延鼎力相助。

  “天子,寡人如此大军,比起五国如何?”

  “我曾听人说,诸国变法,最秦国强大,尤其是秦军,变法更是彻底,祖宗立法不可违,秦人居然能刑上大夫,不知劓刑之丑,就连黔首都能够封爵,此乃大缪,如今看来,似是有些原因了。”

  周人重礼,以礼治世,但大争之世,礼法已经行不通了,这小子能想到这点,已经不错了。

  商鞅变法,利国,利军,利农,好处诸多,就是刑法太重了,在街头乱丢垃圾,都被被割掉鼻子。

  “周人尚礼,礼为德,德乃发自内,然天下人人非圣,所以有诸多不通之处,而我秦法,内外兼之,内修品德,外以法约束,如此才能称之为盛世。”

  在两人谈话间,秦军《无衣》唱罢,那边冯章翻开秦王旨意,开始放声宣读。

  “奉大王令,洛邑大军分为四路,一为黑旗,二为皂游,三为擎苍,四为卫城,大王亲率卫城,本将暂代黑旗,孟贲领军擎苍,蒙鹜以千人之职,统领皂游,三路大军,轮番守城,御敌五国,故卫城,黑旗二将空缺,若有立下大功者,可擢升二将。”

  冯章读完,众军士无不动容。

  不仅今日大军会这么分,以后大军也会这样分,一个上将军权利实在太大了,寡人的变法,就先从这军队管理制度开始,眼下刚好是个好机会。

  本来要想一些威武霸气的名字,怎奈想不到,就只好随便用了这四个名字。

  黑旗,黑色的旗帜,皂游,旗杆上的那两根黑色的带子,擎苍,这不正是说的旗杆吗。

  这三军加起来,就是一杆旌旗,一杆大秦的王旗。

  敌军来势汹汹,定会日夜不停的攻城。

  大军也刚好分成三路,每一军四万,隔四个时辰一换防,正好轮番守城,大战一起,城内必定生乱,再调五千为卫城军,维护城内稳定,随时待命支援。

  还有两千多人,尽是一些年纪大的,或者是会手艺的,给他们安排的任务,第一就是修缮城池,第二就是救火。

  对,就是救火,但凡攻城,必用火攻,城内起火,不及时扑灭,整个城都会被烧掉的。

  一支军队,最重要的是执行力,执行力的关键,便是管理,而管理的关键呢,那就是合理的组织架构,现在这个组织架构就很不错嘛。

  本来其他两路大军,也有人统领,不过思来想去,还是空着吧,给其他的人留个盼头,还有就只找对大王忠心的人。

  若是任鄙完成任务,总要给他留一个黑旗军不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