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平衡之道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661 2020.07.10 18:41

    “嗯,很有道理,那是应该一战。”

  嬴荡也跟着附和,给魏冉本来就燃烧的心再浇点油,就不信魏冉能忍得下去,没有他的外甥,对他来说,位极人臣终归是一场白日梦。

  “大王,臣有异议。”

  魏冉站了出来,但这声音不够大,很快被附和嬴壮的臣子们给盖了过去,比起嬴壮的人强马壮,他就显得势单力薄了。

  “魏将军有何话要说,寡人愿听!”

  嬴荡帮了他一把,高声大喝,顿时盖住了一切嘈杂,所有人都望向魏冉。

  从始至终,甘茂态度令人疑惑,他就仿佛一个外人一样置身事外,看嬴荡在如何摆弄众臣子。

  君王是什么,君王就是各方权利的平衡点,他们团结一心,这个平衡点就可有可无,但一生间隙,这个平衡点就必须出现,否则生乱。

  别人要么是为自己争,要么就是为外甥争,可你甘茂已经位极人臣,寡人对你颇为信任,倒是很想看看,你与寡人作对,到底是怎么想的。

  “大王,臣以为公子壮所言有不妥之处,其一,燕国传来消息不假,出使三晋的使者也是真,但事情成与不成,需得两说。

  其二,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才为兵家之道,既然燕国能出使,那我秦国也有使臣,现在游说三晋燕国,还来得及,未到一定要用兵的时候,孙子曰,兵者,国家大事,死生之地,不可不察也,然公子壮所言,有违此理。

  其三,燕国与我大秦互不接壤,姬职并非浑人,何至于肥三晋而弱燕国,尤其是燕赵不和,世人皆知,有此三点,臣以为三晋与燕国难以齐心,与燕交战,不如交好,东西夹击三晋,此为远交近攻之策也。”

  魏冉话落,虽只有寥寥几人为其附议,但这道理,不可谓不深,句句精炼。

  嬴荡感概,这秦国上下都是能人,怎么就不能为其所用呢。

  在臣子们看来,嬴荡大势已去,早晚做不得这秦国国君,魏冉主张交好燕国,如此可以让姬职势力渗透过来,早做准备,等嬴荡一废,顺应着,嬴稷便可即位。

  得不到外力的帮助,现在的嬴稷还非嬴壮之敌,只有这样,才是稳妥之计。

  “魏将军所言也有道理,稷不也正在燕国,大秦的确当与燕国交好,壮,你看如何呢?”

  嬴壮能说如何,当然是反对了。

  魏冉能立住脚,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楚国势力的影响,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姬职不为三晋,为的是嬴稷,这些嬴壮岂能不知,若是再引入燕国,对他来说,绝非一件好事。

  “上兵伐谋是不错,但也要重势也,难道魏将军忘记了,现在宜阳在我大秦手中,大势已变,岂能与三晋燕国交好?

  宜阳之地,犹如一柄利剑悬在三晋头上,尤其是对韩魏来说,更是如坐针毡,他们定然乐意与我秦开战,有这两位,再加上一位雄心勃勃的赵雍,难道还改变不了燕王的主意。

  魏将军所言成与不成,还得两说,实属大谬,在场的诸位何人不知,魏韩赵燕四国在代郡结盟,鹿台都已经筑到一半了,魏将军的探子太慢了。”

  嬴壮问道在场诸位何人不知,嬴荡一想,他这个大王就一点儿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姬职居然来的如此迅猛。

  说来说去,终于到了点子上了,宜阳才是关键。

  真要想和三晋和好,那这宜阳就必须得交出去,这可是秦国争霸中原的桥头堡,嬴荡岂能不知其重要性,死伤那么多将士,肯定是不能交了。

  其他的事情你甘茂可以不关心,但这件事情不能再装作听不到了吧。当初攻打宜阳,也是他主张,现在两边的争斗都挑起来了,该要听听甘茂的意见了。

  是战是和,就只能有两个选择,他总得选择一方站队吧。

  若是他选择嬴壮,那寡人就招揽魏冉,若是他选择魏冉,那寡人就招揽嬴壮,看这个难题你如何破。

  寡人真乃天才,嬴荡心中一阵窃喜。

  “既然众臣相持不下,寡人就听听丞相的意见?”

  如果说秦王是秦国所有势力的平衡点的话,那甘茂现在就是嬴稷和嬴壮的平衡点,经过这一场争论,这个平衡点必须要动一动了。

  “大王,臣以为,公子壮言之有理,不说宜阳得来不易,更是四战之地,对我秦至关重要,所以宜阳不能丢。”

  甘茂说话,有一锤定音之效。

  顿时,嬴壮得意,魏冉失落。

  他是一心想将那外甥给迎回来,现在嬴荡壮年,身后还有一个嬴壮虎视眈眈,没有姬职这个外力,嬴稷岂能入秦,他不能入秦,就算是嬴荡薨,也只能便宜了嬴壮。

  但要与燕国交好,一切都不一样了,其一,燕国人质嬴稷可以顺利回秦,其二,燕王的势力也可以渗透到大秦来,到时候联合众臣子先逼死嬴荡,再联合甘茂逼退嬴壮,这王位就非嬴稷莫属了。

  历史上的确是这样发展的,只不过姬职变作了赵雍,嬴荡现在也没有被逼死。

  臣子们议论纷纷,站在嬴壮那边的臣子们更是声威大盛,嬴荡看着面如死灰的魏冉心中窃喜,来吧,到寡人这边来吧!

  “魏将军所言,也不错,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上策,我秦刚取宜阳,要避免陷入众矢之的,况且将士们也要休息,游说四国,才是上策。”

  没想到甘茂又接了一句,打破了嬴荡的美梦。

  紧接着,众臣子一阵哗然,他们都不明白甘茂到底要做什么。

  “臣以为,公子壮和魏将军计策可同时进行,其一,派遣使者,带金银珠宝出使四国,贿赂臣子,游说诸王,赵燕大军袭击宜阳,必要经过韩魏之地,只要说动了韩魏两国,就算赵雍和姬职算无遗策,这谋秦的计策也不成了。

  其二,大王火速回咸阳,坐镇国都,统率秦军备战,此次攻打宜阳的十五万将士,尽皆守护宜阳,宜阳城池坚固,粮仓丰实,可坚守三月,有此三月,我秦各处大军调集,若是游说不成,那就在宜阳与四国一战。

  此为两手准备,双管齐下,大破姬职之计,众位以为如何?”

  刚才面如死灰的是魏冉,现在却是轮到嬴荡了。

  四国谋秦,在宜阳的秦王顺便督战,必定是军心振奋,此事利大于弊才对,况且就算秦王回到咸阳又能如何,真有大局给他这个无权的君王来主持吗?

  这是什么计策,这分明是攘外必先安内的计策,甘茂是想暂时放下姬职的事情,也让嬴稷和嬴壮暂时放下矛盾,逼嬴荡回咸阳,先控制了这个秦王,再去考虑四国谋秦之事。

  现在嬴荡尚在,就去争论继承人,的确是为时尚早。

  秦王唯一的威望便在军中,远离大军的秦王,才是让人放心的秦王。

  不愧是百家之学,只有他甘茂一人才清晰的认识到了真正的嬴荡,臣子们争来争去,只会给嬴荡机会,一旦他得势,这些个弑君臣子们,没一个能逃脱的。

  嬴壮和魏冉考虑的是更远的将来,却忽略了眼前的威胁,正所谓内患不除,何以安外!

  得了,竹篮打水一场空,嬴荡的计策,全被甘茂一席话全给打乱了。

  左相啊,左相,你始终是个麻烦。

  嬴荡再也高兴不起来了,因为他知道,回咸阳这件事情,是躲不过了。

  “臣,恳请大王立即启程回咸阳。”

  立即,这么着急!

  甘茂忽然拜倒,一声山呼。

  嬴壮和魏冉的分歧被一下子放到了身后,也紧跟着拜下,一时间,群臣山呼,是格外的团结。

  “不,咸阳有左相就够了,寡人要留守宜阳,征战姬职!”

  嬴荡当然知道他们不会同意,这样说的目的,就是为了顺利的引出,宜阳十几万大军到底归谁这个问题。

  你有张良计,我也有过墙梯,能不能上墙,就看这第一步大军归属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