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鏖战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609 2020.07.19 21:06

  八月初九,辰时,五国联军开始攻城,此战两天一夜,烧鹿角木,平陷马坑,破拒马枪,秦军死伤不多,敌军死伤不少,击退第一波攻击,此战大捷!

  八月十五,辰时,五国联军再次攻城,此战又是一天一夜,敌渡护城河,拆除羊马墙,从此,洛邑城外所有工事都被拆除一空,秦军死伤三千余,敌军死伤数万。

  八月十八,亥时,敌军趁夜色而来,以冲车,木桥填护城河,冯章用火攻,大破敌军,烧毁其辎重不少,此战历经一夜一昼,洛邑人言天火灭世,秦军累计死伤七千余,敌军预计五万往上!

  八月二十一,正午火灭。

  八月二十二,辰时,敌军再次攻城,此战历经二十一天,中途从未停歇,秦国擎苍,黑旗,皂游三军轮番上城,数次打退敌军,秦军死伤两万余众,能战者,不足六万,而敌军未见明显减少。

  九月十四,两军停战,太太平平。

  九月十五,秦军发动洛邑黔首,上城修缮工事,修缮各类辎重,并在这一日,洛阳尚坊重新开始打造兵刃。

  九月十七,再战。

  九月二十,敌军筑起高台,与城池齐平,上设投石车,投来火球,城中失火,烧死黔首八百,大火最终扑灭,但洛邑房屋烧毁数百,秦军虽无一人伤,但城中国人却发生了暴动,卫城军忙碌一夜,平定叛乱,杀黔首七十九,关押三百六十二人。

  十月初一,敌军土攻,埋藏在城墙四周的大缸响动,卫城军顺着声音挖过去,发现敌军地道,总共九条,尽皆通向城中。此一战,卫城军歼灭敌军两千,填平隧道,死一百零三人,伤七百二十人,可为大捷。

  十月初六,城中再次失火,烧粮仓三座,辎重若干,秦王连夜调查,杀探子七人,他们在洛邑闭城前,就已进来,其后全城搜捕,又抓到二十四人。

  也是在这一日,五国联军又开始发动猛攻,此一战,持续整整一月,擎苍,皂游,黑旗三军死伤惨重,战斗伤亡过半。

  十月初九,敌军土攻,卫城军平之。

  十月初十,敌军土攻,卫城军平之。

  十月十二,敌军土攻,卫城军平之。

  十月十三,敌军土攻,卫城军平之。

  一直到十月二十六,敌土攻未断,所幸隧道狭窄,一次性通过人数不多,尽皆灭之。

  十月二十七,西门首次攻破,瓮城告急,所幸击退。

  十月三十一,东西两门再次告破,东门止于瓮城,而西门止于巷战,四军疲惫,随时都可被破城。

  十一月初五,最是凶险,东门告急,北门告急,西门告急,东门大门被破,秦军将士们在城门洞中坚守,终将敌军击退。

  北门告急,城门失,敌军攻入瓮城,所幸,秦军威武,在瓮城中与敌军肉搏了一夜,最终守住。

  西门最是凶险,韩国士卒,破城门,出瓮城,攻入洛邑城中,所幸,秦王率领卫城军将其截断,瓮城几易得手,最后还是坚守住。

  这一战,虽然修缮了城门,可在城门外堵住韩国大军的三百勇士,再也无法回来,呜呼哀哉,何其悲壮!

  两百韩卒冲入城中,秦王手执长剑,亲自带人追杀,那一夜,秦王杀敌二十九人,将士大喊英武。

  时至今日,秦军能战者,尚有五万之众,因为有一口气者,都曰能战,而洛邑城外,怕是已有不下二十万具尸首。

  战斗还在继续……

  咸阳援军,再慢两月也必到,何况是如此紧急的事情,算上今日,只差三天,就整整三个月了。

  秦军悲壮,五国联军亦是英勇。

  有人问二十万人多不多,很多,因为这是一个城镇人口的数量,可有时候也很少,堆在一起,才一点点。

  趁着空闲时间,嬴荡写了这本册子,都是用简体字所写,只给他一人看的。

  王宫位于洛邑正中央,离四方城池还是有些距离,可在这里,嬴荡也能够闻到臭味,那是尸体腐烂的味道。

  这场战斗,要想打上一两年是不可能了,五国联军拖延不了那么久,这几日,他们像是着急了,攻势越来越猛烈。

  黎明前的黑夜总是最难熬的,五国联军越是攻击猛烈,越是说明秦国已经有动作了,这都三个月了。

  嬴荡都不清楚,那城门在何时又会被破开。

  合上竹简,他放下了笔墨,出了王宫往城门外而去。

  夜已深,除去幽微的火把,这里黑的可怕。

  “秦军连日鏖战,还能坚持几时?”

  此时,姬延孤身一人在外,正望着眼前的黑夜。

  大战开始,秦军大捷,他还对秦军颇为有信心,可昨日韩兵都冲到洛邑城中来了,他们一路往王宫方向而来。

  幸得秦王英武,携百多名锐士,将其屠灭,那些个韩兵们,有很大一部分可就死在这大殿前,离九鼎不远的地方。

  想到这里,姬延好一阵害怕,他这个天子,真不知道有什么意思,没有宦官,没有护卫,更是没有宫女,至于舞姬歌姬这些,对他来说早已成了遥远的回忆了。

  这三个月,实在是太长了。

  “说实话,寡人也不知道。”

  王城外的工事早已不再,就连护城河这道天堑,早已架起了许多结实的桥梁,就是加固了的城墙,也早已是破旧不堪。

  城墙上面的投石机,也被烧坏了一半,再战下去,秦军唯一的依仗可就只剩下光秃秃的一座墙了。

  姬职用兵,进退有度,或攻或守,都是有条不紊,水土之攻,用的也是极妙,城池上面一片焦炭,城池下方,早已被挖空了许多,这样的城墙,谁知道会不会塌下来。

  就这个局势,他还真是说不好。

  听了这句话,姬延叹了一口长气,赢荡听到了绝望。

  “天子莫非要投敌?”

  随口这样一说,没想到天子破天荒的点了点头,在秦王跟前说这些,与找死无异,或许是因为死亡离得太近了,这小子也就不怕死亡了。

  “我算过了,若是这一战秦国输了,或者秦王骗了延,那予一人便是天下间最后的天子了!

  世间万物,皆有其时,我煌煌大周八百年,也够多了,但我不想死,若是五国破城,还请秦王让我活下去吧。”

  予一人,便是天子的自称,只是他在嬴荡面前,从未这样说过。

  这个称呼,是姬延最后的倔强。

  这胖小子看着胆小怕事,贪财吝啬,实则比谁都明白,大周或许已经真的不适合存在了。

  西周之时,天下诸国,莫不敢不尊王令,王师所至,无不胆寒。

  后有犬戎杀入镐京,屠尽周人,西周灭亡,天下诸侯,皆在一旁观看,竟无一人前去勤王,如此盛世,居然被一外族所破。

  时,幽王之子,周平王,奔走数百里,一直到了陇上,找到秦人,那时候秦人并非公侯,还只是一个子爵,在陇上放牧。

  秦襄公念在平王之诚,尽起秦人八万,杀入镐京,之后又是千里追杀犬戎,将其彻底击败,后又帮平王迁都洛邑,自此便有了东周。

  平王感秦人大功,封秦人为公侯,并许诺岐山以东,皆为秦土,自此之后,秦国征战外族,于生死当中,立下今日之国。

  秦承周制,这段渊源,便是从此说起,从那时候算,到如今,也快五百年了。

  “大丈夫一言,就犹如眼前这九鼎一般,寡人岂能食言,敌军着急了,说明我秦军来了,我秦必胜,必胜,天子,秦军必胜!”

  嬴荡这几日常常会这样的癫狂,因为他不麻痹一下子自己,还真度不过这个难关。

  话音刚落,人就手提长剑,往黑夜中而去。

  姬延独自叹息。

  忽然间,又听得脚步声音,抬头一看,原来是秦王又回来了。

  “真若是破城,寡人这颗头颅便给天子换命!”

  说罢,人又消失了。

举报

作者感言

陈四奇迹

陈四奇迹

求推荐,求赏赐啊

2020-07-19 21:0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