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秦国做武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 历史

    类型
  • 2020.07.05上架
  • 36.46

    连载(字)

3413位书友共同开启《我在秦国做武王》的历史之旅

学徒雨中追风男 见习方外剑客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我不想举鼎啊!

我在秦国做武王 陈四奇迹 2070 2020.07.04 09:52

  周赧王七年,洛邑王城。

  黑色的旌旗密布,在风中猎猎作响。

  城墙之上,一个个斗大的秦字精神抖擞,就是在一里之外,也能够看的清清楚楚。

  黑衣黑甲的大秦锐士从王宫里面,一直排到了王城外面,他们手执长戈,身披甲胄,这就是传闻中的虎狼。

  站在城墙上,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一片,似乎这里并非是天子的土地,而是他秦国。

  王宫没有高楼,因为他的雄伟不在高度,而在于长和宽所形成的厚重,正中央一座宫殿,尤其是如此。

  红墙,黑瓦,褐色的箭楼。

  在这座大殿前,有一片极广的空地,上面铺满了青石板,多少年过去了,石板许多都龟裂了,甚至露出了新芽儿。

  四周的王墙上面,也尽是参差斑驳,谁也没有办法抵御时间的侵蚀,就是王宫也不成。

  他已经老了。

  整个王城之中,就只有立在那里的九座青铜大鼎还是历久弥新。

  九鼎形状相同,大小相似,三尺见方,造型古朴,与宫殿一般,颇显厚重。

  传说大禹收九州之金,铸造这九鼎,代表着华夏九州,从夏都商,从商到周,说不清传承了多少年,但一直都是权力巅峰的象征。

  今日,难得王宫的大门打开,洛邑的国人都涌了进来,不知道是被什么吸引,他们都伸着头,拼命的往里面看,要不是有那些个黑衣黑甲的卫士门挡着,恐怕早就挤破了头。

  在九鼎的跟前,还有一群人,他们分了两拨,一拨尽带甲士,另一拨高冠华服。

  眼下,所有人都开始屏气凝神,盯着前方那个威武雄壮,赤膊上身的汉子。

  赵兴望着眼前的九座大鼎,有些愣神。

  此时此刻,他已经不是他自己了,他现在是秦武王嬴荡。

  这是他后来的谥号,君王死了才会有的,好在他还没死,那现在应该叫做秦荡才对,嗯,总算比嬴荡好听了一些。

  此时,正发生着一件历史上的大事,秦武王嬴荡绝膑而亡。

  简单来说,就是秦武王举鼎不小心砸断了腿,然后死了。

  秦国自秦孝公用商鞅变法以来,开始走上强国之路,其子嬴驷称王,史称惠文王,惠文王又生秦武王,秦武王死后,将位子传给了弟弟秦昭襄王。

  公元前307年,是秦武王嬴荡即位的第四年,这一年,秦军打下了韩国的重镇宜阳,直接铺平了连接洛邑的通道。

  嬴荡耀武扬威,带大秦锐士巡游洛邑,兴致一起,便要在王宫举鼎,发生了举鼎绝膑而亡的大事,正是这一事件,秦武王薨,其弟嬴稷继承王位,也就是秦昭襄王。

  他左右看看,这不正是在王宫,眼前的不是九鼎又是什么?

  这样说来,岂不是意味着他马上就要死了,赵兴好一阵无语。

  他本是一个对历史颇有兴趣的外科医生,哪能想到睡了一觉,醒来就成了这样一幅光景。

  四周的一切是这样的真实。

  哎呦,好痛!

  这不是梦,是穿越。

  赵兴看去,他变化不小,这幅身材高大,远超常人,站在人群中很是亮眼,足有两米之高,体格魁梧,四肢健壮,俗称胳膊上跑得马,就是这个意思了。

  史书记载,嬴荡是秦国出了名的大力士,为人好大喜功,洛邑王城举鼎,全是因为他一意孤行才酿成的事故。

  在大鼎的旁边,正躺着一个身材与他一般无二的汉子,赵兴记得,这人名为孟贲,此刻的他七窍流血,面色涨红,几个先生正在帮他轮流医治。

  作为一名外科医生,赵兴一眼就看出,这就是典型的用力过多,导致的血液上涌,颅内压力增高的表现,要是一个弄不好,铁定是活不成了。

  不过,后来的孟贲并没有死于举鼎,而是在秦武王死后,追究他的责任,被五马分尸。

  这第一个要举鼎的,应该是任鄙,这家伙脑子还算正常,虽然举鼎是一项运动,但也要量力而为才是,他直接拒绝了,第二个就是躺在地上的孟贲,孟贲倒了,现在是轮到他了。

  人体骨骼承重有限,看这大鼎少说也有三百多斤,他自付这幅身体异于常人,但也不能去做傻事,以现在的医疗技术,一旦出了岔子肯定就救不回来了。

  嬴荡正值青春,还有大好的年华让他去挥霍,既然这样痛苦,那我不举不就完了,我是秦王,我说了算。

  “大王威武,大王威武,大王威武!”

  他刚想拒绝,却听见大秦锐士们一阵山呼,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起的头,这是要将他放在火上烤,这么容易,你们干嘛不去。

  这时候,洛邑国人也跟着山呼起来,嬴荡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炫耀秦军威武,大秦威武,刚才这举鼎就是因为任鄙随口一说,他就亲自提议举鼎,以示威风。

  现在所有人都上了头,他却想退了,现在要想后悔,还真得好好想个理由了,不然秦王这张脸以后往哪里搁,还要靠他吃饭呢。

  真操蛋,穿越的是个时候。

  不过,也不能再晚,要是再晚那么一丢丢,这秦王可就举鼎断腿了,穿越一来就是个残废,不是更可笑!

  “大王,事不宜迟,周天子是天子,我王更是天之骄子,天子拔九鼎,寓意收九州,此乃大吉之兆。

  正午时分,天地阳气最盛,而此时举鼎,秉承上苍意志,阴阳泰和,当是我王神力最盛之时,此鼎可举!”

  嬴荡刚要开口拒绝,就被旁边另一个黑塔似的壮汉抢先,壮汉虬髯倒插,豹眼环睁,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家伙。

  这人正是任鄙,也是秦国出了名的大力士,秦军中的一员猛将。

  等等,这不对啊?

  原先以为这任鄙就只是一个大力士,没想到他这幅魁梧的身躯之下,还藏着这样一颗玲珑的心,说辞一套一套的,这可与历史上记载的有些出入,还有任鄙不是极力反对的那一个吗,现在怎么这样赞同了,这简直就是要将他捧杀。

  什么张口闭口就是阴阳这些的,这哪是大力士,分明就是阴阳家的说辞。

  难道这是任鄙的副业?

  嗯,这个历史有点不一样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